混亂並不是以三人為中心,而是他們三個走在半途被突然開始的毆鬥捲入,在街上聚集或是用餐的人一看到兩方人馬碰頭都紛紛走避,無奈剛好夾在中間的三人進不得又退不得。

「要殺出去嗎?」雖然對上了的兩幫勢力沒有把路過的三人當作攻擊的目標,不過也沒有任何一方親切的讓出一條路讓他們逃走。三人中有戰力的兩名男性把雪琳拉到一邊的牆邊,而他們即暫時充當人牆。

「先看一下情況吧!這裡離廣場那麼近,很快就會有人來制止的了。」尼古拉觀察著那些打扮得和一般人沒什麼分別的流氓,他們的武器大多是短刀或是匕首,有菲文在他應該也不用出手吧!長劍和短刀之間,菲文絕不會佔下風。

三個人中只有尼古拉比較清楚韋尼斯的情況,可是他也沒能在故意喬裝的人中看得出他們來自什麼勢力。

雪琳在兩個男人的背後倒沒有表現得太過驚慌,畢竟在學院的宿舍被原本的女僕襲擊,在大街上又看過妮古轟掉一個街角和守備隊的混戰,雖然她是非戰鬥人員,自保的能力也令人存疑,更別說她這個外行人連對手有多強也沒有辦法去分辨。可是幾次下來她已經對同伴們的戰力有著很大的信心,而且雖然自己的體質很可能是被追殺的原因,可是也因為自己驚人的痊癒力令她對處境的擔心少了很多。

情況就好像她過去看電視劇視時播的黑道打鬥一樣,兩方的混混先是對著叫囂挑釁,然後製造一言不合的契機開打。一時之間拳腳交加,原本混混握在手中用來威嚇的刀子全部都收起來了,似乎他們也十分愛惜自己的生命,只是用拳腳開打,再傷也不至於致命。

所謂拳腳無眼,即使菲文和尼古拉站的位置已經很靠邊了,不過仍是不時有些被打得蛇行的混混撞過來,忙於把這些人推到一邊去的菲文和尼古拉很快的也開始感到煩躁了。

「沒完沒了的。都打了快十分鐘了,看來不像會有人過來調停的樣子。」菲文一邊起腳把跌過來的手踢開,然後又得瞪著另一個對他出腳感到不滿而想衝過來的流氓,這樣比要他揮劍和流氓撕殺更加累人。

不過很快地城內守備隊的哨子聲就響起來了,像是接收到撤退訊號一樣原本還在毆鬥的混混們十分有共識的撤退下去。

「守備隊還沒到就吹哨子不是打草驚蛇嗎?」雪琳十分單純的發表自己的意見,最起碼警察也要看到打劫的賊人才大叫『警察!雙手舉高投降』吧!人未到聲先到的後果不是刺激到犯人就是好像現在這樣鬧事的人已經鳥獸散了。

「是故意的,抓人不是這裡守備隊的目的。我們也趁現在走吧!」菲文抿了抿嘴看了尼古拉一眼,然後他搶先伸手捉住雪琳的手臂繞過地上來不及被同伴拖走的流氓往廣場走回去。

「等等!」尼古拉本來也跟著走,可是走了幾步之後他卻有什麼不祥預感似的叫停了菲文和雪琳。

「有什麼不對勁嗎?」見尼古拉臉色不對,菲文也加緊留意四周,可是他並沒有感到特別的視線。

「不確定,剛才有一刻覺得被人盯上了。」尼古拉皺著眉,剛才肯定有人投來露骨的視線,可以他想找出是哪個方向時對方卻完全沒有氣息了。

「那麼此地不宜留……」話還沒說完,菲文就播到雪琳面前,長劍快速的出鞘打下了兩柄如薄片一樣的飛刀,被長劍打下的兩片薄刀掉到地上發出鏗鏘聲,不過正因為這兩片薄刀的出現這條街道又再次陷入恐慌之中。

習慣了旅行冒險的尼古拉和騎士菲文是當中最快反應過來的人,因為不確定潛伏了多少人,他們兩人必須嚴陣以待,還沒走了多少步,大街上兩邊由不同的方向射出了無數的刀片,攻擊對象不只是他們三人,不論是警備隊或是走避不及的途人住都是刀片的目標,飛刀就像是箭矢一樣高速,即使菲文不斷用劍擋下向自己飛過來的刀片,但也沒辦法把全數刀片擋下來,而尼古拉的情況也沒有好上很多。

「是無差別嗎?」朝自己方向的薄刀開始有減少的跡象,手上變得有餘裕的菲文和尼古拉開始小心的向廣場撤退。

「不…那邊倒地的是黑幫哈堤的一個負責人,這是尋仇!」尼古拉眼尖的看到了一個腳上插著兩片飛刀正血流不止的男人,剛才流氓毆鬥時這個人並沒有下場,應該說他本身和毆鬧的兩幫人沒有什麼直接關係,他應該是因為守備隊要過來了才由某所餐廳離開而成為目標的吧?

雪琳小心翼翼的縮在他們的背後,她知道現在自己亂動絕對會加重他們的負擔,她還可以完好無缺的站在這裡,可以不少無辜途中被撃中在慘叫著。

「呀!」一片薄刀在尼古拉和菲文的死角中飛了過來,運動神經只屬一般的雪琳只來得及縮緊自己的身體,然後一道火辣的痛覺劃過自己的手臀。最初並沒有太大的感覺,上一次對痛楚有強烈印象是剛接收了這副身體的時候,不過因為很快就失去意識所以那個痛感有點不真實,那次之後她也沒有再受過這種會見血的傷。被薄刀劃過的痛令她低叫,然後她看到了那隨著刀片濺出的血花正凝成一顆顆紅血色的寶石。

「雪琳!」尼古拉臉白剎白的叫著,而看到那在半空中出現變化的血珠的菲文則是有一刻呆掉了。

「小心!」忍著痛用手按著自己傷口的雪琳臉色發青的看著朝菲文看過去,如果他再沒有任何動作就會被亂飛的刀片刺中了。

長劍及時把襲來的危機解決,不過菲文的臉色卻變得非常難看。紅色的寶石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暗血但卻十分光滑的表面反映著陽光,還寶石中好像多了一道金光似的。如果不是在這混亂的場合的話一定會更有好心情作一下寶石鑑賞。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菲文咬牙的問著正俯身下去把凝固了的紅色寶石撿起的尼古拉。他撿得很快很明顯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

「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把地上看得到的看得到的淚血石收起之後,另一邊應該是目標人物的黑幫負責人身上也再多了幾片刀片,由他已經不會再哀叫和掙扎的情況來看,他已經成功被隱藏的人幹掉了。

可是橫飛的刀片仍是沒有停下來。

「抓著我!」因為情況太過詭異,暗藏的殺手的目標是不是只有那個黑幫負責人是沒有辦法去確定的事實,剛才雪琳受傷的一幕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得見,再待下去不只安全有問題,連雪琳的情報都會外洩。尼古拉把手上撿到的淚血石先放在自己的口袋中後一手攬過雪琳的腰,然後另一手抓住還在戒備的菲文的手臂。

一道帶綠的光流隱約的出現,然後尼古拉帶著兩個成年人飛了起來,而他們的身邊捲著一陣帶著綠光的氣流。那是屬於尼古拉的魔法。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