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著妮古剛才指示的方向走過去是一條滿是各式各樣餐點的街道,因為大部份的人都在廣場上湊熱鬧的關係這邊顯得有點冷清。菲文有點焦急的在路上找尋雪琳那一頭黑髮,可是走了大半氣街也沒看到半個髮色較深的女孩子。

當他開始懷疑妮古是故意給他一個錯誤的方向時,菲文發現了街上一點不太尋常的狀況。韋尼斯是個以賭業為生的城市,很自然的也會有各式的地下勢力扎根在這樣操縱著不同的賭場,同時妓女或是地下錢莊也都是十分活躍的存在。在這樣一個枱面上有公國維持治安,另外兩大國又各有領事組織滲透在賭場生意之內,不見光的部份又有不同的黑幫控制的城市一般都會有些不成文的規定以免一些不謹慎的舉動會挑起勢力之間的流血事件。

特別是在賭場間舉行著爭霸戰的時候,任何小規模的衝突都有可能導致著嚴重的後果,照理說們混混這陣子都會特別收歛,可是光是走在這條街上後,菲文已經看到大約十個左右打扮得像是路人,不過眼神卻異常陰險,而最大的問題是他們都只是盯著街上的少女看。不是那種看美女的輕薄眼神,而是像在搜索下手獵物的眼神。

或許只是自己多心了。菲文這樣告訴自己,畢業韋尼斯內部的事他並不清楚,說不定地下組織之間有什麼主意在蘊釀也沒什麼出奇。他盡可能和那些混混保持一定距離走著,穿過這條大街之後來到了一個細小的廣場。這個小廣場上有很多小攤,同樣的都是在賣吃的。在這樣找了一會之後,菲文在一個掛著炸魚塊招牌的小攤前找到要他要找的人。

遠遠的看到她穿著一身淡藍色的衣裙,長長的黑色頭髮在腦後盤了個用麻花辮編成的髮髻,上面還配了和衣服同一色系的藍鍛帶,那只有藍色和黑色的身影很容易認出來,菲文看到她正幸福萬分似的拿著手上的紙袋,高興的吃著裡面裝的炸魚塊。這個模樣真的很像普通人,為了一份有錢人不會看得上眼的食物高興成那樣子。

菲文不禁跟著雪琳的情緒勾起了一個淡淡的笑容,不過嘴角的微笑很快就沉下去了。因為他沒有看見雪琳身邊有尼古拉的存在,不只是他連阿修斯也沒有看見。想到剛才在街上發現的混混,雖然不知道尼古拉是跑到哪裡去了,可是既然發現了這不慎的空隙,菲文不禁半跑似的趕過去,深怕會因為他走慢一步而發生不幸的事件。

還好這個廣場上的人不多,菲文很快就走到雪琳的身後了,他伸手想拍她的肩膀時一道殺氣由左邊朝他襲來,察覺到這道殺氣的菲文立即停下手上的動作以手臂硬生生的吃下突然殺出來的攻擊。

「呀──!」突然開打令廣場上的人紛紛驚呼著退開,而對上了的兩個人動作卻硬生生停住了。

「原來是你…」發現有人接近雪琳而閃身出現的尼古拉鬆了口氣,而撃在菲文手上的拳頭也收了回去。

「你下手還真重。」雖然已經巧妙地把對方的手勁卸去了一半,不過硬吃下這一拳之後他的手現在還有點麻麻的感覺。

聽到事件好像平息了之後,剛才被尼古拉扯到身後完全反應不過來的雪琳現在才定了定神轉過身還是有點呆的看著尼古拉和菲文兩個製造出來的低氣壓。

「菲…菲文?」因為沒有心理準備會在這裡見到菲文,突然看到他雪琳顯得十分不知所措。

「是的。我追上來了。」菲文放鬆了臉部表情笑著,他引用了之前雪琳之前在維納羅時和他分別時說的話,讓雪琳的臉一下子變得紅通通的。

「呀…呀……」完全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去化解現在的尷尬氣氛,尼古拉也只是垂著眼什麼話都沒說。

「我剛到韋尼斯,什麼都還沒吃呢!」無視尼古斯不著痕跡的瞪視,菲文試圖化解雪琳的尷尬,一提到他什麼都沒吃之後雪琳立即由她手上的紙袋中拿出了一個魚塊,然後又好像覺得應該把一整袋都塞給菲文似的停頓了一下。

可能是男人好勝的心理作祟,菲文實在對尼古拉的存在十分介意。見雪琳把炸魚遞過來的動作停了一下之後,菲文故意拉過她拿著炸魚塊的手讓她親手餵了自己吃一口。成功地他看到尼古拉的眉頭皺起來了。

「你…你餓吃這個好了!」想不到菲文會有這樣大膽的舉動的雪琳看著自己的手都不知道要往那裡擺了,由剛才那兩個男的差點大打出手時已經引來廣場上遊人們的注意,而由差點開打演變成現在好像三角關係的戲碼更是引來途人的吶喊助威。自己已經成了廣場上眾人的娛樂了吧?

「這是騎士該做的事嗎?」尼古拉看著雪琳把手上的紙袋塞到菲文手裡之後沒有再責備他什麼後他暗暗的嘆了口氣。不過當事人罵不出口不代表他也是。

「騎士只是一種職業,把職業包裝剝開之後都只是個普通人而已。」菲文用另一種皮笑肉不笑的笑臉直直的看向尼古拉,一個在假笑,一個冷著臉,感覺上尼古拉好像在吃虧似的。

「我倒希望你努力維持你的職業包裝。」尼古拉冷淡的說完之後死瞪著菲文,瞪得他把手上的炸魚給回給雪琳和道歉為止。他說沒吃過東西根本就是騙人的,大概只有雪琳才會信吧!

「職業面具掛不掛著倒沒所謂,不過我剛才由那邊走來時發現不少混在人群中的流氓。是和什麼有關係的呢?」不著痕跡的把雪琳夾在自己和尼古拉之間,就算心裡抗拒著尼古拉,可是以任務為先也是菲文的堅持之一,雪琳待在他們中間的話四周有什麼事的話才擋得下來。

「你發現多少?」尼古拉皺著眉,他一直都有留意著四周,當然也發現有人混在人群之中,可是他來了廣場這幢也有好一陣子,附近最新的狀況剛來的菲文絕對比他清楚。

「不下十五。這廣場上倒是比較少,有五﹑六個吧?」

「那個…是不是有什麼不妙的事情了?是針對我的嗎?」聽著身邊兩人說的話,雪琳的神經也繃緊了很多,剛才悠哉吃炸魚的心情已經蕩然無存。

「不清楚,或許不是。因為賭場爭霸戰的關係本來各個勢力都互相盯著對方的了。不過時間也差不多也該回妮古那裡了。」和菲文交換了一個不太願意的眼色之後,尼古拉和菲文決定先把雪琳帶回妮古的身邊,萬一在路上真的有什麼突發事年的話,他們兩個之中一定要有一個把她帶走。

而他們走到那條滿了餐廳的街上時,意外就發生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