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維爾羅城出發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個星期,日夜兼程的趕路下到今天終於看得到韋尼斯城的城牆。

菲文把地圖捲起放回身後的行李之中,頭上的太陽正在天空的正中央,雖然陽光有點猛不過還不至於讓人覺得很辛苦。隨便喝了點水補充水份之後菲文再次踢了踢馬腹讓坐騎朝海岸線上的城市奔去。

本身是東大陸騎士的他即使整天待在馬上行軍幾天也還支持得住,所以他知道自己一定會比賈圖.迪拉斯早一步到達目的地。他知道就算侯爵如何阻止都好,那個青年貴族一定會鍥而不捨的追來,他一定要在賈圖來到之前找到雪琳一行人。

說句真心話,他不想雪琳被賈圖帶回去。就算不為自己,如果她不願意,他就不會讓賈圖帶走她。那樣的貴族在王國時見得太多了,貴族婚姻從來都是利益在先,夫妻間的感情比起家族間的維繫﹑財富和面子都排得後。如果是以前他由資料所知道的雪琳的話,他一定不會理會,顧好她的安全後就任由她嫁到伯爵家就好了。不過現在那個像是誰也沒辦法去相信有點戰戰兢兢的少女,接觸到她像是迷途小孩似的眼神,他就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就這樣扔下她。

這次因為別人賣人情而踢他來公國出任務也變得比較有趣了。除了雪琳.希格洛之外,她不知由什麼途徑認識的那個名為阿修斯也令他感到十分有趣。那個人單憑用劍的手法就知道他是個騎士,之前一定是和騎士圈子的人混過來會知道那套不太好用的劍術。有那樣實力的人也值得去交作朋友。

嘴角帶著心情好的笑容來到韋尼斯的城門,賭城的門檢十分簡單,對任何旅行都只是簡單的問幾句就放行了。不愧是靠著以外地人為主要入收的賭城。菲文牽著他的馬走到一間看上去還算不錯的旅館安頓下來。

妮古之前交給他的字條上有著他們預定下榻的地址,原來他也以為應該也是他們之前下榻的牛頭魔人旅館那樣滿是冒險者或是旅行商人的普通地方,可是當他當城門口的人問了一下芙蕾拉之夢怎樣走的時候,由他們立即上下打量他的眼神中,不用他們再詳細解釋菲文也知道那一定是高級得一定得做門面功夫才進得去的地方。

最起碼那一定不是以現在這身滿是塵埃的斗蓬可以走進去的,即使不太願意,他還是得先把自己整理一下才親自過去確認雪琳的狀況。還有那個叫妮古的純血魔族這麼慷慨地把地址交給他一定也有什麼原因。

換過一身乾淨的衣服之後重新繫上配劍之後,菲文一如往常的先和旅館的老闆問一下城內的狀況。得知城內賭場將會有一連串的競爭活動之後,菲文不禁嘴角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

又是這樣會引來大批人潮的活動。在內心不斷的咒罵著妮古這個完全不能說是好的安排。雪琳還在被追殺的竟然還偏要往熱鬧人多的地方鑽,就算是拋磚引玉也太超過了。

「說到賭場之花的話,今天在中央大廣場上好像有活動,小哥你這次來到就去看一下吧!畢竟難得集合了來自不同地方的美女嘛!」旅館老闆壞壞的笑著,作為一個男人,誰不喜歡看美人呢!特別是那些由首十名高級賭場選出來的可是有金幣也未必有機會看得到。要不是得顧著自己的生意,他也會跑去湊湊熱鬧呀!

點了點頭之後,菲文在前往芙蕾拉之夢之前決定先繞路丁中央大廣場一趟,基本他也不用再向人問路,因為街上的人好像一早就約好似的,大部份的人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不論男女似乎都對那些賭場之花很有興趣似的。

廣場上塞得水洩不通,當地人佔了大多數,因為有頭有面的人早就坐在廣場最前端的貴賓席上,而原本應是一片空地的廣場架設了一個單面舞台,就好像劇場一樣有人在上面演奏跳舞吵熱氣氛。

在台上走動的女孩子應該就是那些所謂的賭場之花候選人吧?菲文有點無聊的想著,他也會看美人,但對這種刻意出來賣弄的女人並沒有太大的興趣,而且隨便一看也知道那些人類女孩子早就被那兩個有著不同氣質的魔族女子比下去了。兩者之間的差距太大,如果說那兩個魔族女子贏不了比賽才真是有黑幕。

覺得無聊想轉身離開,可以不斷湧入的人潮把菲文越推越前。深深體會到另類的人海戰術的他只好動彈不得地被擠到頗前的位置。台上的表演吸引不了他的視線,開始四處張望的他很快就發現了人群中一個黑漆漆的團隊。那群有著黑髮的人當中那個帶著藍色光采的人實在太過顯眼了。

發現了自己原本計劃要找的人,菲文艱辛的在人群中移動,好不容易排除萬難來到那群黑色的人附近時就被攔下了。和攔路的警衛交涉了一會也沒有辦法讓他們放行,不過剛好他交涉所引起的小小風波引起了妮古的注意。只見她和身邊的人說了幾句之後,就有人來跟阻擋民眾的工作人員交代放他過去了。

「騎士先生想不到你也只是比我們遲了幾天就到了。」坐在清一色魔族人的角落中,沒有阿修斯這個金髮人類在場,妮古的藍髮在墨黑的一群人中十分搶眼,加上她坐的位置又好,還是她身邊的人對她的態度也好都在說明著妮古是這群人當中的領頭人。身為東大陸人類王國騎士團的一員,必要時得披甲上陣和帝國的魔族撕殺的菲文自然看得出來妮古身邊的魔族人身上穿的衣服都別著一個官式的襟針。

「雪琳她現在在這裡嗎?」面對著連帝國領事館的人也可以隨意指使的妮古,菲文絕不敢掉以輕心,不可以被她牽著鼻子走,否則說上半天恐怕也不會問得出來雪琳的下落。

「剛才還在,尼古拉陪她去買點東西,你就在這裡等一等就好。我想他們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吧?」妮古指了指廣場另一邊的出口,那裡沒有民眾聚集,明顯是預留給貴賓出入的通道。

聽到尼古拉的名字,菲文立即就想起那是誰。回憶起那次在旅館和雪琳見面的時間他那保護的姿態讓菲文攢緊了眉頭,為什麼現在會是他和雪琳在獨處呢?

「我過去找他們。」

「我沒所謂,要回來的話就會著這個吧!」妮古聳了聳肩後把一個像銀幣般大小的吊飾扔了給菲文,吊飾上有著賭場芙蕾拉之夢的徽連,還有那個扎眼的帝國徽號。

即使妮古什麼也沒說,但她這樣的舉動無疑是告訴菲文她和帝國有著不淺的關係,是要他對她的身份安心,放心有一半魔族血統的雪琳讓她保護還是利用她和帝國的關係對他來個下馬威?

菲文現在搞不明白,妮古這個純血魔族到底在打算什麼?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