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馬車前往領事館的途中並沒有如雪琳的想像那樣跳出一群攔路賊搶劫,他們平平安安的到達在韋尼斯城臨海的那一面,魔族帝國的領事館就座落在那裡。面向著蔚藍的海洋,風中帶著更濃烈的海水味道,加上領事館本身就是一個十分華美的建築,有一瞬間雪琳真的把眼前的鏡像和自己世界的那個名字差不多的有名城市重疊。

這一次雪琳就沒有自己格格不入的感覺了。因為在四個人中就只有阿修斯一個是金髮藍眼的人類,在清一色黑髮藍瞳的帝國領事館中他立即就成功了注目的存在。

雖然說是領事館,不過建築物的格局和一般的大宅沒什麼分別,除了在大廳上多了一個櫃台而已。那塞滿了馬車的金幣由領事館的職員幫助下全數搬到了一個房間,而他們也待在這個房間中喝著茶。

雪琳好奇的看著這個風格明顯和她看過不同的房間擺設,雖然現在身為半個魔族人,不過從沒接觸過帝國的她光是由書本和魔族分類等書上看到的都只是流於表面的形容。和公國上流社會喜愛看華麗擺設相比,帝國似乎奉行沉實風格,用色多是暗色系,沒有用金銀去過份點綴,雖然不太習慣因為環境而營造出來的無形壓力,不過這房間反而令人覺得更自然。

妮古和看似是負責人的魔族男子在一旁說話,妮古一邊說那個男人就一直點頭,而且還顯得非常恭敬。

「阿修斯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因為尼古拉接替了阿修斯點算金幣的工作,現在金髮帥哥正蹺著二郎腿在喝紅茶。

「幹嗎鬼鬼祟祟的?有什麼就問吧!」坐在雪琳身邊的阿修斯挑起眉毛瞟了她一眼,奇怪她為什麼要故作神秘的壓低聲線。

「那個領事館的人對妮古恭敬成這樣子,你們到底給了多少錢嗎?」

「吓?…哦!妳說這個嗎?妳就別老是想這個問題了,帝國人本就會幫著自己同國的人,就算沒給錢也一樣會客客氣氣的啦!不過比起人類帝國這方面真的做得不錯呢!之前我到東方王國的領事館辦點事,那個負責人的鼻子簡直是長到頭頂去了。看得我不順眼到極點的之後我就一拳把他那囂張的鼻子打斷了。」

「呃…把領事館的負責人打成那樣子你竟然也可以平安沒事的走出來呀?」雪琳不敢想像被打斷鼻子會有多痛,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雖然知道自己的自癒能力超強的,可是這種事還是不要有機會試的好。

「只要把想抓我的人都打到趴在地上就行了。」

聽完阿修斯的逃犯聲明之後,雪琳決定還是不要問下去了,說不定再問下去就會知道更多妮古和阿修斯破壞公物﹑毆打警備隊或是炸掉大橋之類的惡行。

「各位久等了,妮古小姐也還是這麼明艷照人,阿修斯先生仍是一樣不修篇幅呢!尼古拉還是一如往昔的沈默寡言。呀!今年多了一位小姐嗎?」房間的門突然版打開,然後一個漂亮得像個大娃娃似的女孩子蹦跳著跳進房間之中,她的出現和一連串的問候讓被她提到的人紛紛轉過頭看向她。

尼古拉只是朝她點點頭之後又繼續和工作人員點算金幣,阿修斯因為那女孩的話不中聽而無視她,妮古還忘著和人討論不知什麼所以只是打手勢說一會兒再聊。結果,像是被人潑了一盤冷水似的少女很快就發現了沒有做出任何拒絕表情的雪琳,雙眼閃著璀璨星光似的藍色眼睛立即變得生氣勃勃。

雪琳看到在她身邊的阿修斯有點臉容扭曲的站起身大大的走開了好幾步,然後她就知道了為什麼阿修斯會有這樣的表情了。那個雪琳連名字都還沒有交換認識的少女整個人正在撲過來,沒有防備的她砰的一聲連人帶椅的被撲到地上。

雪琳完全沒有反應的癱了在地上,而同樣和椅子一起撞上地板上的行兇者也抱著頭在哀號。

「嘉拉雅!妳就不能戒掉撲人的惡習嗎!」原本還在一邊幫忙點算金幣的尼古拉一反常態的吼了出來,只見他比阿修斯還快的來到昏倒了的雪琳的身邊。

「對…對不起……」自己也痛得流眼淚的少女嘉拉雅撫著頭縮著身子驚慌的道歉,沒想到會是尼古拉出言責備令她大吃一驚。

「撞到頭了吧?先把她放到那邊的長椅吧!」阿修斯湊到尼古拉的旁邊同樣看了看雪琳的情況,兩個對治傷也很有經驗的冒險者確定雪琳沒有把手腳跌得扭曲了之後稍微呼了口氣。還好只是撞到頭暈了而沒有頭破血流,要不是他們就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來隱瞞雪琳是淚血一族的身份。

因為這個家居意外的發生,不止是房間內的人原本的工作全停了下來,而房間外也有人因為擔心而敲門進來察看。

柏穆琪就是其中一個來看情況的純血魔族女子。和妮古帶藍的頭髮或是尼古拉那樣深灰色的不一樣,柏穆琪的頭髮有一道暗紫色的光芒,令她原本已經十分漂亮的臉蛋更添一份美艷。這位目測比妮古更年長的美人一看到抱頭哀叫的嘉拉雅之後臉色更加白了。

「妮古大人,對不起。嘉拉雅又闖禍了。」黑紫髮的美女深深的向妮古彎身道歉,而不得不暫停討論的妮古臉上掛著聖潔又溫柔的微笑走到嘉拉雅和柏穆琪的面前,看得兩個女性露出陶醉的表情。

「嘉拉雅妳知道嗎?被妳撞暈的那位少女是我的僱主喔!」聲音也是溫柔又軟軟的,不過熟知妮古真實個性的兩名男性知道妮古笑得越無害聲音越溫柔就表示她越生氣。阿修斯和尼古拉交換了一個眼色之後決定什麼都不說,以免矛頭指向自己。

妮古把兩人拖到了一旁去教訓,而雪琳在這時候也轉醒睜開了眼。憑著她自身強大的復原能力,頭上撞出來的小腫包已經不太痛只是原來復原能力並沒有包括頭暈這一項。

「醒了的話即是沒事了吧?這樣有多少隻手指?」阿修斯舉起三隻手指在雪琳的面前晃了晃,然後看似十分認真的等待在答案。而尼古拉也接過領事館工作人員遞來的毛巾蓋到雪琳的額頭上。

雖然是有點暈不過腦筋很清醒的雪琳看著那三隻在晃來晃去的手指猶豫了一會,她猶豫著自己應該回答三隻還是五隻,直覺讓她認為無論她回答哪一個答案阿修斯都會說她答錯。

「沒有反應,不會真的是撞傻了吧?」見雪琳還不回答,阿修斯判定雪琳跌傻了似的看向尼古拉。

「雪琳,看清楚一點。這樣有多少隻手指。」這次換尼古拉用一副擔心的表情做出和阿修斯一樣的動作了。

「我說…你們是認真要我答的吧?三隻。」

「不就沒事嘛!沒事就別嚇人呀!」阿修斯誇張的呼了一口氣。

嘉拉雅和柏穆琪兩個是這次韋尼斯賭場爭霸戰中屬於我們見前下榻那所賭場『芙蕾拉之夢』的賭場之花候選人。兩位是不同風格的美人,嘉拉雅是充滿活力的陽光型美少女,而柏穆琪就是有氣質的美艷女人。兩個都是男人們一看就會被迷得神魂顛倒的美人,就連雪琳也覺得她們兩個真的很美,本來已經有看到偶像明星那種興奮感的雪琳現在感到十分尷尬。因為柏穆琪死按著嘉拉雅的頭向她陪罪。

好不容易兩名美女在妮古的首肯下重新抬起頭之後,原來的點算金幣工作變為賭場爭霸戰的對策研討會。這正是妮古趕來韋尼斯的目的,作為賭場爭霸戰的芙蕾拉之夢的幕後指揮官,妮古開始和領事館的代表就著一大疊文份討論。

他們說的各項內容和安排雪琳全部都聽不明白,而除了妮古和有關人員之外全都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結果在中午之前一整晚沒睡的阿修斯終於耐不住疲憊的感覺說要先回去睡覺,所以無所事事的雪琳就跟著他離開了領事館。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