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藍月亮的亮光而遮蔽了眾多閃爍星星而顯得有點寂靜的夜空中俯瞰下去,賭城韋尼斯的確和由阿修斯告訴她的一樣是個不夜之城,現在都已經差不多是半夜時份,換作是其他的城市早就沒入夜色之中,只會有幾盞微弱的燈光指示著夜歸的人們。可是韋尼斯這個地方就像雪琳過去的世界一樣即將到了晚上仍是熱鬧不止。

「很壯觀吧!這賭城可是個不夜城呀!雪琳妳抓緊一點,要降下去了。」因為在之中午的時間找用餐的小城市而耽誤了不少時間的一行人到了晚餐時間就陷入前不著店,後不著舖的尷尬中,草草的以不太好吃的乾糧解決了晚餐之後接連趕路,終於趕在午夜來到他們的目的地,北城臨海的第一大城韋尼斯。

經過兩天和獅鷲獸皮亞諾斯建立了最基本的友好關係,受過訓練的小皮在主人的指示下很快就接受了雪琳這個同騎的半魔族少女,而從沒見過獅鷲獸的少女很快就把皮亞諾斯當作是大型寵物犬一樣接近了。

由空中急降到韋尼斯上空的三人並沒有引起城內居民太大的反應,在這五光十色的城市中人們關心的不是在自己頭頂上飛來飛去的珍騎獸,而是自己在幹的買賣和參與的賭局能不能賺大錢。

妮古率先把騎獸停在一座廣大而華麗的建築物的屋頂平台上,皮亞諾斯乖巧的走到屋頂的一角向還在半空中的同伴們吼了一聲,在獸類的角度小皮只是發出一個快樂的呼喚,不過在趕上來的侍者眼中小皮的呼叫絕對和恐怖畫上了等號。

兩位有著魔族外表的少女站在皮亞諾斯的身邊,而兇猛的騎獸正親暱地磨蹭著雪琳,要少女撫摸牠的毛皮,正因為牠是這麼愛撒嬌雪琳才會這麼快適應這隻猛獸。

三匹騎獸之中,就算尼古拉的黑豹雪琳還沒有辦法以平常心接近。阿修斯的雪白飛馬就如同她知道的童話生物一樣高貴又友善,不過有著豹子外表的飛豹很難令她漠視牠的危險性。

「阿修斯太慢了!」妮古不滿的看到才剛降落的阿修斯,三匹騎獸中照理說應該是阿修斯的飛馬速度最快,但偏偏他是最後一個才降落的。

「這個嘛…反正都到了不是嗎?」把飛馬的韁繩交給恭恭敬敬湊上來的侍者之後,他和尼古拉立即充當小團隊中的行李生,把兩位女性帶著的行李全數拿起下樓去。

走下一條鋪著厚長地氈的樓梯來到這座建築物最高的一層樓,領路的侍者把一行四人領進了一個佈置得十分華麗的房間中。在過去的世界只有在電視介紹中才看過的華麗總統套房真實的出現在雪琳眼前,這個比在學院的房間更漂亮的套房除了這個客廳的陳設外還有另外幾扇門,應該是睡房吧?

「雖然現在也都不早了,不過大家也會想吃點什麼吧?」阿修斯把拿著的行李扔到一邊,高大的身體重重地扔進放著軟綿綿坐墊的大椅中。

「隨便點一些小食就好,趁這個時候我先去梳法一下。」立即就進入狀況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的兩人一個去叫食物和酒,一個去了房間洗澡。一時之間只剩下雪琳和尼古拉兩個無言的坐著。

「要替你把東西拿進去嗎?」沉默了一會,尼古拉好像也覺得氣氛太過死寂似的開了口,雖然屬於雪琳的行李只有一個大袋子,比起阿修斯和雪琳的少上很多,單憑雪琳一個也拿得動,但目前除了這個已經沒其他話題可以說了。

「呀…不用了「我自己等會拿進去就可以了。尼古拉先生的腳好一點了沒有?早上看到好像還……」

「腳的傷不礙事……我是魔族,自癒能力比人類好。」尼古拉淡淡的說,可是見雪琳好像不相信的樣子,他少有地開口補充。見雪琳好像放下心之後他還是決定把少女的行李放到屬於少女的房間。

原本以為自己會住在妮古旁邊的雪琳跟著尼古拉走到對面去,她邊走邊回望的樣子把心底的問題原本的曝露了出來。

「那邊的房間是相通的,一向都是阿修斯和妮古在用。」尼古拉仍然是那麼淡然的語氣,可是雪琳聽到他話中的意思之後不禁覺得有點尷尬,不禁有點胡思亂想,就算阿修斯一開始已經表現得和妮古有更深層次關係的態度,不過當事實擺在眼前了她還是覺得很點不好意思。

「你們經常來這裡的嗎?」

「這個房間是妮古名下的,所以每次到韋尼斯都會住這裡。浴室在那邊,等會阿修斯叫的東西來了後再叫妳吧!」尼古拉的話還是一樣少,留下雪琳在精緻的睡房後他就無息無聲的退了出去。

雪琳打量著這個房間,和自己知道的酒店大致上都是相同的,有獨立的浴室﹑衣櫃和書桌,毛巾浴袍也是一應俱存。在浴室洗了個消除疲勞的熱水澡後雪琳坐在床邊擦著頭髮,邊著邊著原本已經疲倦的身體慢慢的窩到舒服的床舖之中,披著還是半濕的頭髮就這樣連被子都沒蓋就睡了。

再次敲門打開房門的尼古拉看到的就是這副情景,一瞬間尼古拉完全呆立在房門口進不得退不得。他不想進去一個睡著了的少女的房間,不過站在他身後的人又不容許他向後退。

「怎麼不進去了?我看看?」同樣披著一頭半濕的頭髮,不過和累得睡著的雪琳相反,妮古精神奕奕的穿著一身仔細的裙裝拿著一只酒杯站在尼古拉的身後,因為雪琳的房間還亮著燭火所以妮古一看就看到那個睡死了的少女。

「這樣的話叫醒她也太可憐了。不過不理她也不行,可是會冷病的呢!你說對吧!尼古拉。」

「……」尼古拉沒說話,視線也是一直看在地板上。他這個樣子讓妮古不禁壞笑起來。

「起碼把她塞到被子中吧!」妮古說完第一時間就逃開了,擺明說她什麼都不會理,尼古拉要是狠得下心就由得雪琳半夜冷醒得感冒吧!

回到客廳中喝了幾口酒吃了幾口小食後,妮古一邊的看著還猶豫不決的尼古拉一邊等著被她趕去梳洗的阿修斯。男生梳洗永遠都比女生來得快,才被趕入浴室十分鐘左右阿修斯就已經換了個樣出來了。原本已經有惹人注意的白馬王子形象現在因為換上了昂貴高雅的衣服令他更像一個童話中的王子了。

「妳這是欺負尼古拉嗎?」不適把原本扣好了的領口又鬆開,完美的童話王子打扮立即轉變為流氓王子的標準風格。站在同為男性的立場,阿修斯的確十分同情尼古拉老是被妮古欺壓的現狀,無奈那個老實又認真的尼古拉每次默默地完成妮古硬塞他的工作,包括要老實都不可思議的他去接近睡著了的少女。

「才沒有呢!」

阿修斯反了反白眼,明明就是故意的。

「尼古拉!我們先下去辦正事。」妮古把手圈到阿修斯的手臂中,故意選在尼古拉好不容易踏出一步時開口,然後壞心眼的看著尼古拉好不容易提起的腳步又硬生生的停下來。看不下去的阿修斯飛快地把還只顧壞笑的妮古拉出了房間之外。

「就算是命令,我還是會有不想做的事呀!妮古哈拉斯娜大人…。」在客廳們關上之後,尼古拉嘆了口氣抱怨了一句。他放輕手腳的走進雪琳的房間,睡得像蝦米的雪琳壓住了被子的一半,不想弄雪她的尼古斯最後只好在衣櫃中翻出另一張被子出來。

解決了蓋被的問題之後,尼古拉又很自然的拿起一個乾淨的碟子把阿修斯叫來的小食每樣都選了一些放了在雪琳房間的桌子上怕她半夜起來會餓。

然後他關上雪琳的房門,好像有點打撃似的坐在客廳的中由衣領取出一個放著相片的吊咀。

「明明一點都不像…為什麼…」他看著吊咀中的那個人的笑臉,根本就沒辦法和正睡著的少女有任何的交雜,即使她們都是一樣的黑髮藍眸。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