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三隻飛行騎獸完全和夜色融合在一起之後,在維納羅城北大街上的眾人陷入了尷尬莫明的氣氛。賈圖臉上掛彩的由輕傷的衛兵攙扶下咬牙切齒的走到菲文面前。菲文也轉過身面對賈圖的瞪視。

「你這該死的西大陸騎士!這就是騎士應做的事嗎?」賈圖本想撲上去揪起菲文的衣領狠罵一頓,可是想到自己現在一身狼狽,而且菲文也不會乖乖站著讓他這樣做,賈圖也不想再更加扔臉了。

「作為騎士的我如何和委託人處理這次的事我們自有打算。雖然我也並不想放小姐一個人在外。」

「我不會把雪琳交給你的!混帳!你們給我拿下他!快點!」

「那你就得說明我犯了什麼罪要被維納羅城的守備隊逮捕了?迪拉斯伯爵。」菲文把賈圖的叫囂視同無物,他再討厭自己也得給他的委託人面子,要守備隊無名無份的抓人不但損害了他的名譽,更會直接開罪侯爵,這樣得不償失的事賈圖不會幹的。

見賈圖氣得七竅生煙,菲文沒再和他糾纏下去,決定先去找侯爵交代一下事件,畢竟雪琳始終是他放走的。交代完之後他也得立即追過去了。

眼看不把自己放在眼內的騎士走遠,賈圖覺得這晚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對他的侮辱,他被人打得頭破血流,可是菲文就只有幾道淺淺的刀傷。他可是公國的伯爵,出生以來哪會有像今天這麼狼狽的!

被獅鷲嚴的鳴叫引來的其他守備隊看到賈圖身邊混亂的情況之後,領隊的隊長當機立斷的下達了命令。雖然無視伯爵的存在直接指揮了借出去的衛兵是有點不妥,不過被破壞的了街道還有眾多受傷的同僚可不能扔下不管。

「先送伯爵回去,輕傷的幫忙把倒下的人送回去!」隊長的命令之下所有還能活動的衛兵紛紛依照命令行事。而隊長詢問跟在伯爵身邊知道詳情的下屬到底發生過什麼事造成這次的混亂,越聽他的表情就越驚訝。

「剛才聽到的獸鳴竟然是獅鷲獸!我們城裡什麼時候有這樣兇猛的騎嚴了!」隊長的驚嘆同時也是在場所以有心裡的疑惑,看到了三匹飛行騎嚴的衛兵有得還覺得自己心情激盪,畢竟在公國境內最多最普及的騎乘動物是馬,再不是就是牛這種力氣大的動物,所有雪琳也才會有著這世界同樣沒有那樣幻想生物的錯覺。

既然公國本土沒有出產那些種類的騎獸,那就一定是來穿自外地,那兩名魔族所乘的獅鷲和黑豹來自東方,兩種都是以難以捕捉和馴服見稱,一個晚上就看得到兩匹已經是奇事了,而西大陸的天馬在公國更是更難看上一面,因為天馬雖然外表溫馴無害,但其實在戰鬥上也有很強的攻擊力,加上牠飛行的速度,就算牠們不是什麼太難看到的物種,但要捕捉也是一樣困難。

物以罕為貴,能擁有那麼難以入手的騎獸的團隊要查也不是那麼難,守備隊隊長決定儘快把現場清理乾淨好繼續追查在大街鬧事的傢伙。

而賈圖被護送到他下榻的旅館後他立即命令隨行的僕人以最快的速度替他處理傷口,同時派人通知侯爵他將前往拜訪,因為同住一個旅館回覆很快就來了,侯爵家負責留守的管事說他的主子應市政府的邀請出去了。賈圖第一時間就想到一定是因為剛剛發生雪琳逃出維納羅城的事件,他立即就決定也要趕過去一趟。

他再次步出旅館時天已經全黑了,時針也快指向晚餐時間,賈圖緊繃著臉登上僕役叫來的馬車往侯爵所在的市政廳前去。

來到市政廳的門口剛好遇上由那裡出來的菲文,兩個相看對方不順眼的男人碰面沒有擦出什麼火花,賈圖只是裝出一副高傲的臉無視菲文而去。

向市政廳的人通報之後賈圖來到了一個廣大的會客室,在裡面不只有侯爵和維納羅城負責行政的市長,在坐的還有三名有著亮黑色頭髮的人。這三個男人統一的穿著充滿東方魔族色彩的黑色禮服,由一根髮絲到腳上的長靴都是清一色的黑。賈圖剛看到他們時嚇了一跳,驚訝的不是他們的魔族人身份而是他們的衣著所表達出來的身份。他們身上的黑禮服上刺繡著魔族帝國的國徽說明著他們和帝國宮廷有關係。

「幸會了。伯爵。」三名魔族男子中為首的一個向賈圖打了個招呼,他臉上掛著親和力十足的笑容,加上他年紀也快踏入中年,讓人覺得他十分穩重,這樣的男人從事外交的工作絕對可以令交涉對方沒辦法以太過強硬的態度去對抗他。不過現在的賈圖心情複雜的僵在原地,不久前他才被兩個魔族加一個人類搞局令自己的未婚妻在自己眼前逃去無蹤,實在沒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自己的心情調整到可以裝得若無其事地和對方笑。

「岡亞那大人是東方帝國派駐公國的貴族。」侯爵瞄了賈圖一眼,對他的態度十分不滿,他簡短但威嚴十足的話讓賈圖心一驚,慌亂正了臉色回了個禮。

「請別這麼客氣,這一次我們也有疏失。」名為岡亞那的魔族男子像是很抱歉的向賈圖笑著賠禮,不過他的眼神卻又明白的告訴賈圖他的低姿態都只是做出來給他看的表面功夫,實際上這三個魔族人根本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過失和責任。

「那三隻騎獸和那三個人都是你們的人嗎?把我未婚妻帶走的那三個人!」氣在頭上的賈圖忘記了冷靜,沉不住氣的他輕易的就被岡亞那控制了行動的方向,在市長和侯爵面前衝動的質問了起來。

侯爵和市長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賈圖的問題正正就是他們剛才向岡亞那詢問的問題,得知了答案的他們自然不想賈圖問下去,尤其他以現在這麼衝動的狀態和魔族打交道一定不會有什麼好處。

「我想伯爵有點口誤。不是帶走,是保護。那三位除了是在公國登記做為冒險者及傭兵之外,同時也是我們帝國名下登記的隊伍。而我所說的疏失是指我方應該把寄放在我帝國官邸的三匹騎獸帶到城外才交還給他們的主人,這樣的話就不會嚇倒城內的人了。」

「那即是說把我帶著的人打得滿身傷痕的都是帝國的人了!這樣的話…」

「閉嘴!」侯爵沉聲一喝讓賈圖不得不住上嘴。

「事情既然都已經向侯爵和市長說明了。我們也失陪了。」岡亞那向侯爵和市長點了點頭致意之後就和同行的二人離開了。

市政廳會客室的門就這樣被打開又再次關上。室內的氣氛因為兩名貴族的沈默凝重得市長連一刻也沒法待下去,藉口去處理善後工作之後市長也逃了出去。留下不用花心思去猜也知道有話要談的兩名貴族。

「賈圖。這次你太過份了。雪琳的事我不是說話全交給菲文去做的嗎?」侯爵的聲音滿是不快,不說賈圖無視他的決定,單是做出在城內引發混亂這麼不謹慎的事件已足以讓他失望的了。

「侯爵大人難道你放心把雪琳小姐交給那個西大陛的騎士嗎?他眼睜睜的看著雪琳被人帶走了!」

「菲文所做的我任都知道。」

「難道侯爵對我的信任不及那個由東大陸來的人嗎?我是侯爵大人選給雪琳的未婚夫呀!」

「現在我在意的雪琳的安全。我已經吩咐過市長不要再把維納羅城的守備軍借給你做私事。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伯爵還是回去等候消息吧!」侯爵沒把賈圖質問的語氣放在心上,這種年輕人衝動的情感他也明白,現在和他說得再多也不會聽得入耳。如今雪琳已經離開了維納羅城,他們也該回去首都了。

侯爵走到會客室的門邊用手杖敲了敲門,然後守在門外的侍從就立即恭敬的打開了門。侍從在侯爵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只見侯爵挑了挑眉回了一聲之後就離開了。賈圖的侍從久久不見自己的主子跟著侯爵出來擔心的由打開的門探頭進去,看到自己的主子一臉頹然的坐在一旁。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