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呀!最不喜歡的就是像你這樣高傲的貴族嘴臉呀!」阿修斯的目標鎖定在賈圖身上,他不需要用劍光是用拳腳已經足以擺平擋在他前面的衛兵,當他清空出直殺到賈圖面前的通道之後,殺紅了眼似的阿修斯就向賈圖拔劍了,他快又有力的劍勢讓賈圖沒全沒辦法招架,這也不是什麼出奇的時,連菲文都覺得自己未必打得過阿修斯,何況是練劍只當作風雅活動的貴族大少爺。

把賈圖的劍挑開了之後阿修斯送了一個上鈎拳把他打到跌趴在地上。遠處的妮古和雪琳無言的看著正在高聲大笑的阿修斯。雪琳尤其感到無奈,那個阿修斯明明就是長得像白馬王子的典型俊男,不過現在卻笑著把敵人揍得趴趴走,像個流氓一樣完全沒有什麼儀態……

「我們好像成了大反派……」這是雪琳心底裡覺得最切合現狀的形容。

「嗯。的確是呢!好像有點過火了。不過尼古拉都應該回來的了。」妮古是阿修斯的搭檔,這種陣仗她應該早已經見慣不怪,說不定平日她會加入一起再轟多幾大洞出來。

怪不得他們說地下世界的人不會對自己出手了,雪琳現在完全明白了。給她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和這樣強悍的人對著幹呀!

妮古由衣領中取出一支小小的銀笛吸了口氣吹了一下,雪琳聽不到笛子的聲音就知道這一定是類似犬笛的東西,她暗暗地做好心理準備,以免一會兒撲出一大群大型犬時又會嚇一大跳。

「妮古在叫什麼來?」

「是小皮,我叫尼古拉去放小皮出來了。我想牠應該快到了。」妮古笑得很燦爛。

雪琳還想在心裡稱讚自己一下先做心理準備的決定,不過暗自高興了還沒幾秒,一聲響徹雲霄的鳥鳴聲響起,然後一個黑影掠過他們的頭頂,黑影帶來的風把單方面毒打別人的阿修斯的注意力由毆打中抽了回來。他看了看天空一眼之後也跟著笑了。

「皮亞諾斯!來得好呀!」

皮亞諾斯?雪琳雙眼已經瞪得不能再大了,雖然她沒有尖叫或是四處亂竄但不代表她不驚慌。剛才做的心理準備只有一點點微小的作用。因為她沒想過在這個世界會看到那種幻想般的生物,她一直以為這樣最厲害都是有魔法這回事,街上的人和動物都很正常,所以一直都忽略了要去認識一下這世界的生態系統。

這種一看就知道這是極不好惹的生物,鳥嘴和爪子輕易就能令人頭首分家吧!這是連雪琳也叫得出的幻想中的生物,代表著雄霸著天空的鷹和陸地的雄獅的獅鷲獸。這隻龐然大物的出現把衛兵們嚇得立即作鳥獸散,他們紛紛退到賈圖那邊,並不是想保護賈圖些什麼,而是因為獅鷲獸停了在妮古和雪琳身邊,他們也只好往反方向逃。

「這是小皮?」雪琳蒼白著臉色的問。

「是呀!牠很乖的呢!來!小皮,給我手!」妮古把皮亞諾斯當作平常女孩養在家裡的小狗那樣逗著,而巨獸竟然也真的聽命把那有著尖銳爪子的前腳遞了起來。

雪琳覺得自己要暈了。這隻就算要改小名也不是『小皮』吧!叫大皮又好,巨皮又好,就是和『小』字一點關係也沒有。

「好了!雪琳也上來吧!」妮古和皮亞諾斯玩夠了之後要獅鷲獸坐到地上,她拉過雪琳要她坐到獸背的鞍上。

「妮古!我的坐騎呢?」阿修斯仁慈的避開了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傷者走到皮亞諾斯旁邊,看到雪琳無從入手不知要如何爬上這隻猛獸的背時,他看不過眼的雙手抱起她的腰把她托了上去。

「尼古拉應該正送過來,看吧!不就到了嗎?」妮古已經十分習慣的在獸背坐好,然後憐愛的撫了撫心愛寵物的頸項。皮亞諾斯發出像是十分舒服的咕咕聲,不過雪琳覺得那有點像牠肚子餓要討食物的聲音多一點。

妮古見尼古拉已經帶著阿修斯的坐騎回來,她拉了拉皮亞諾斯的韁繩打算起飛的時候雪琳慌忙阻止了她。

她看到菲文由始至終都坐在原地看著她,沒有因為巨獸的降臨而退到心理上認為會安全一點的地方,他由始至終都站在那裡。

「菲文!我……」雪琳欲言又止的喚了喚菲文,開了口但接下去該說什麼她又拿不定主意了。菲文收起劍走近了一點,不過因為皮亞諾斯明白的表現出不准這個人類再靠近半步的恫嚇,菲文和雪琳相距也足足有十步遠。

「別擔心,有這獅鷲獸他要追也追不上妳的。我也會向侯爵說明這件事不會再讓他這樣亂來的。」菲文以為她擔心賈圖會立即追上去,所以才說些令她安心的話。

「不是這個問題。你…你會追上來的吧!」猶豫了一會,雪琳鼓起勇氣的問。她在賭,賭菲文真的和想殺她的人沒有關係,賭就算侯爵是幕後黑手菲文也不會把她的行蹤出去。因為她想再見到他,這樣她知道十分任性,也可能給妮古和阿修斯帶來麻煩,不過她還是想再一次見到他。

「我會追上來。妳去哪去我也會追上去的。」菲文又勾起那種和平日不同的微笑,他端正的站姿和語氣說明他的認真和肯定。

「這是愛的告白嗎?」妮古看不過去的插了話進來,心想這兩個人為什麼好像多了什麼進展似的?

「妮…妮古!」雪琳感到十分尷尬,不過菲文就閉嘴什麼也沒說,只是微笑著看著皮亞諾斯拍了幾下翅膀之後昇到空中。

「安啦!有我們在任誰都沒辦法碰得到她一根汗毛。這給你的,看完就燒掉吧!」阿修斯走到菲文身邊把一張小字條悄悄地塞到菲文手裡,然後他上前迎向正在降落的尼古拉那邊。

「我這邊處理好之後會立即趕過去的了。」

「不用急呀!我們在那裡不會這麼快就走。」阿修斯吹了個口哨,然後他的坐騎乖巧的走到他的身邊,和妮古威猛十足的獅鷲獸及尼古拉坐下的黑豹相比,阿修斯的坐騎和他兇猛的個性顯得格格不入。

那是一匹通體雪白的飛馬,就像雪琳所知只有在童話世界才有的白色飛馬。已經飛在空中的雪琳緊緊的抓住妮古的腰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匹幻想般的生物,然後她又想了想這匹看似人畜無害的飛馬和獅鷲獸及黑飛豹一起生活難道不會有被吃掉的危機嗎?

還是說這飛馬其實有一排異常尖銳的牙齒強得可以和這兩隻猛獸搏鬥?

「好了!出發了!雪琳抓好囉!小皮飛得很快的。」妮古說完她揮一揮韁繩後皮亞諾斯發出一道長鳴然後後夜空飛去。

「這次的通行證又沒用了……」騎在飛馬身上的阿修斯無奈的看了看尼古拉,不過後者什麼都沒有回答。由妮古命她把放在公館的的三匹飛行騎獸帶出來時他就知道之後等了一天領到的通行證大概很快又會變成追緝令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