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沒說要把外邊的客人帶回來呢?」妮古纖細的身子擋在房門邊,雪琳看到被擋在外邊的阿修斯一臉無奈的努力和妮古解釋,然後妮古嘆了口氣後總算讓出一道空間給阿修斯鑽進來。

「喂!看我帶了個什麼人來見妳!」阿修斯說完後讓一個雪琳認識的身影跟來進了房間。

菲文和阿修斯並排站著的畫面很好看,不過現在不是欣賞的時候。好不容易在學院甩掉菲文的監視逃了出來,這件事妮古明明也是知道的,為什麼現在阿修斯會把菲文帶來這裡?

艾琪事件帶來的被背叛感在雪琳心裡面重新燃起。現在阿修斯和妮古是不是要出賣她,把她交給菲文帶回去了?

「尼古拉!你留在這裡,不准這位騎士先生接近雪琳多於三步距離。」妮古似乎心情不太好,光是由她的語氣已經知道現在發生的事不合她的意。她話才說完,打開著的窗戶的窗簾卻在無風的情況下被吹起,然後一個深灰色頭髮藍眼睛的高瘦男子像風般出現在房間之中。

「遵命。」這是雪琳第一次見到尼古拉,尼古拉這個名字在這世界應該和吸血鬼沒有關係吧!因為他是個有著溫柔眼神又安靜的男子。尼古拉出現之後妮古就捉了阿修斯下樓,而尼古拉就站在雪琳身後一步,雙眼全神貫注的看著菲文,只要菲文越過三步距離的界線他一定會立即出手。

「我可以坐下嗎?」菲文指了指房間內梳妝枱旁的椅子,我點了點頭之後他就坐下來了。同時,他把腰間的劍解了下來放在梳妝台上。他想告訴尼古拉知道他沒有打算做出什麼武力行動吧?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認識妮古他們?」雪琳十分緊張的問,即使有尼古拉在身邊,她還是沒有任何安全感。

「妳放心,我來不是來帶妳回去的。我只是碰巧來城西打聽妳的消息,中途被人襲擊再遇上那位阿修斯。我和他並不認識。」菲文知道雪琳非常緊張,她坐在自己的床邊,放在膝上的雙手不安的交握甚至指尖都因太用力而泛白,說話時的聲音也很急促和抖顫。這個少女心裡的恐懼說不定比他想像的還要深。

「不是來帶我走的……呀…」聽到不是帶她回去這句話,雪琳緊張得緊繃的心情一下子放鬆了下來。不過卻因為這樣顫抖反而停不了。

「妳這麼不想回去嗎?」雪琳的表現太過明顯了,菲文實在壓不住心裡的懷疑。她一定是知道什麼連侯爵都不知道的內情吧?

「不…我不要回去…我連侯爵是不是要殺我我也不知道!」

「如果我說之前的殺手和侯爵都沒有關係呢?」

「現在我沒辦法判斷侯爵和所有的事都沒有關係。」雪琳不敢看著菲文金綠色的眸子,或許是被妮古和阿修斯取笑過所以她特別在意吧!

「妳的顧慮我也可以明白。」

「嗯……」

「看到妳現在安全我也安心了。妳的行蹤我暫時不會向侯爵報告,只會告訴他妳現在很安全。妳覺得如何?」

「為什麼?你不是奉命要帶我回去的嗎?」

「老實說,說算我有能力以一敵三把妳帶走,侯爵說不定也不會高興。」菲文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原本站在雪琳身後的尼古拉無聲的走前了一步稍微站在雪琳身前,以行動抗議菲文說出像是挑戰的話,也表現出他的警告。

「我只是打個比喻,不用這麼緊張。」菲文有點無奈的看著尼古拉,不過對方似乎沒打算就這樣退回去。

「菲文……」雪琳在菲文和尼古拉對視的時候不住的掙扎,好不容易終於鼓起了勇氣喚了一聲。

「什麼事?」

「我由學院逃出去時…艾琪……」這個問題她早該問的了,就算沒有再遇到菲文,只要她問,妮古也一定有辦法打聽到消息告訴她,只是她沒勇氣去問而已。艾琪的下場不會有很多個…而且恐怕都不會是好下場。

「她死了。」

「咦!」死亡這個結果她不是沒有想過,不過當真的聽到這確實的答案時腦海中仍是不由自主的重溫了和艾琪種種相處,和最後她背叛自己時的那個神情。

「自殺的。是她先想對妳不利,是她背叛了妳,妳也要為她哭嗎?」菲文走前了一步單膝蹲了在雪琳面前,尼古拉雖然想過阻止要他留在三步之外,不過現場氣氛令他最後只選擇讓靜觀其變,只讓自己保持著有什麼不對勁就可以出手的狀態。

菲文伸手抹掉了雪琳臉頰上的眼淚,這個動作他做得十分自然,可是雪琳就感到有點尷尬。

「眼淚只是不由自主地流下…我明明沒感到有多傷心的…」雪琳慌張的用手背擦著眼淚,然後看到就單膝跪在自己面前的菲文衣服上有幾處勾破的地方。

「是不是因為你接下了保護我的工作,所以連你身邊也變得危險了?」

「我的工作沒多少是安全的,妳就不用想太多了。」菲文站起身,轉身回到梳妝台的旁邊拿回自己的配劍,尼古拉立即閃身擋到雪琳前面。

「我今天就回去了。保重。」說完,菲文和之前不一樣沒有像在學院時用最標準的禮儀道別,反而好像朋友一樣有點隨便又簡單的說聲再見。

看著菲文關上房門,房間內只剩下雪琳和尼古拉,又因為妮古和阿修斯兩人都還沒回來,所以尼古拉也仍然留在房內。他在衣袋中掏了條手帕遞了給雪琳。

「哭不是壞事。」說完,他又走回窗口那邊,倚在窗邊裝做沒看到有人在哭。

「謝謝。」

房間內的雪琳還因為心情的起伏而忙著抹眼淚,而門外又是另一場的更凝重的談判。妮古一直都在房間外等著菲文出來,對她來說一開始她就不覺得菲文是來帶雪琳走的,因為她的情報網可不是省油的燈,雖然目前還沒查得到是誰要殺雪琳,不過那人不是侯爵一事她卻有十足的把握。

「騎士的菲文?初次見面呢!這次的會面能達到你的目的嗎?」妮古故意把話說得很有陰謀似的,就想看看菲文會怎樣應對。

「是的。不過我來見她並不是有什麼目的,倒是我想知道你們是什麼人呢?」

「這就是商業秘密了。說吧!有什麼要求?」

「妳又知道我會有要求?」菲文小心的應對眼前的魔族少女,和阿修斯那種比較大刺刺的個性不同,在這個藍髮魔族看似無害的外表下可是有著不可掉以輕心的心機,說錯一句話就會被她抓著小辮子了。

「就看你有任務在身卻又不帶她走,就知道你一定會有話和我說。說吧!這次我就和你合作一下好了。」

「被妳猜到也沒辦法了,說實在就算她願意跟我回去,我也沒把握讓她待在侯爵身邊就一定會沒事,侯爵也是這樣想。」再一次說著這些像是公式答案的話時,菲文不情願的想到了賈圖的存在,不說安全的問題,他心裡不太希望讓賈圖和雪琳見面,這個想法讓他皺了皺眉。

「那你想怎樣?」

「只要讓我知道她會在什麼地方就可以了。畢竟侯爵也說在她身邊也好,暗中也好,重點是要保護她的安全。在你們身邊,最起碼地下世界現在也不敢亂出手了。相反我的目標太明顯。」

「騎士先生的想法也不錯呀!就這樣辦吧!我們會去韋尼斯,不過我想出發之前一定會被人留難。會是誰在搞局我想你也會猜到呢!就是這樣。」說完妮古就揮揮手示意她想說的都已經說完,已經沒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別說什麼為了正義,我不會單純得相信這麼假的理由。」

「暫時你就別理這麼多了喔。」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