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了多了個?」時間仍是早上,在熱鬧的城西旅館街的一條後巷中妮古找到了她要找的人。

「十三個,大多是情報販子,剩下的是衝著我來尋仇的。」除了阿修斯站在這裡之外,他的腳邊還有兩個被揍成豬頭一樣的男人,從他們的傷勢來看雖然不會死,但是重點在臉上的傷勢,恐怕要用真面目見人得休息上好一後日子。

「試過你的拳頭,他們應該會乖乖的把消息截了吧?」妮古蹲到其中一個傷者身邊,隨即那人不理會自己的傷勢拼命的想要逃走。可是前面有妮古,後面有阿修斯擋著路,他想逃也沒有辦法。

「你就說一下,有什麼人在打探消息了?你不要說不知道呀!要不我會要你好看的。」妮古輕輕的把手伸向男人的衣領,然後以旁人想像不到的力度把他的揪到自己面前。面對妮古的手勁和她藍得讓人心寒的眸色,男人強忍著臉上的腫痛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部說了出來。

「妮古,妳變成反派了。」阿修斯嘆了口氣。

「不打緊,他不會有膽說出去的。」妮古站起身,臉上仍是笑得十分溫柔婉約。

「妳把她一個人留在旅館不怕嗎?」扔下兩個傷者,阿修斯和妮古離開了後巷往旅館走去。

「尼古拉在呀!我叫他暗中保護她。」

「是尼古拉呀…那也不用擔心。怎樣?現在去找那個騎士嗎?」在情報販子口中目前就只有這個明確的人物在找雪琳,奇怪的事在情報界是近期才有人打探雪琳的消息,之前一直都沒有人理會少女的存在。

「不,騎士的話現在還不用理,又不是他要殺雪琳。要殺她的人說不定是條大魚呀!」

「大魚嗎…九成是上不了枱面的組織吧!也好,大幹一場也沒有人會反對。」阿修斯邊說邊和街上一些熟悉的人打招呼。經常在各地旅行的他們認識的人不少,妮古不愛和人交際所以不計算在內,但是男人總是不打不相識,所以無論走到哪裡阿修斯都會遇上熟人。

「我們幫雪琳查出幕後黑手之餘也得處理其他事,這個星期也差不多要動身的了。」

「我去打點一下就成了吧!多一個人而已要準備的東西不多。」

「那下午時你就和她去重買一身旅行的衣服和靴吧!」

「為什麼是我?同是女生的妳比較好吧!」

「我有事要忙呀!你忘了我得去辦登記嗎?每次出城我都得登記的喔!」

「呀…我都忘了。」

「是呀!那就拜託你了。」說完,妮古就在路口扔下阿修斯走了。阿修斯抓了抓頭髮走回旅館在三樓的房間把雪琳挖了出來。

「喂!女人妳真的自閉的嗎?除了在房間內妳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坐嗎?樓下也好,不一定會呆在房內吧!」敲了兩下門阿修斯就把房門打開,看到雪琳正縮在角落看書。

「呀…不…我只是覺得在房間安全一點。」

「下去了。妮古說要妳重新買過所有東西。」阿修斯臉上的表情有著少許不耐,所以十分成功的讓雪琳手快腳快的把外出用的布包收拾好跟著出門。

「不是只有靴子嗎?」

「妳自己看看,妳現在像不像跟在我身邊的女僕?」才出了旅館的門,雪琳就緊跟著阿修斯的腳步,別人不知道真的會覺得她是阿修斯新僱來的沒見過世面的女僕。

「……」

「自己都這樣覺得吧!」阿修斯看著雪琳大受打撃的表情大笑了起來,然後再帶著她繞了兩條街來到一家裁縫店。

「老闆,現成的就好,給她幾套旅行用的衣服,要最好的。」接下來雪琳就被裁縫抓著試了好幾套服裝,當中有的需要改尺寸,不過即時可以拿走的數量也不少。

整個過程阿修斯都一言不發的看著店外,雖然他的坐姿仍是一貫的沒品,可是眼神卻很凌厲的觀察著外邊走過的每一個人。這就是他工作中的樣子吧?在她等著裁縫把可以拿走的衣服包起的時候,妮古就來到店裡會合。

「選好了?」

「應該吧!」阿修斯隨便的應了一下,手指了指櫃台上的衣物小山。

「尼古拉會解決的。」妮古順著阿修斯的的視線看過去,看到外面一個暗角有著不尋常的人影,她隨即勾起了一道另有深意的微笑。

「妮古,我的衣物到底有什麼問題要重新買過?」雪琳抱著裁縫包好的衣服湊到妮古身邊,新買外的衣服都很漂亮,用料又好,連配襯的靴子也有兩雙。不過這個量不是旅行人士應該買的吧?而且也不便宜。

「因為我們下個目的地是韋尼斯,妳是我們重要的客人當然也得打扮一下了。」

「就說妳穿得太像女僕!」阿修斯又重提舊事惹來雪琳的狠瞪。

「我說是你太奢侈了!很多人也是穿這樣普通的衣服的!」雖然說雪琳後半句時的氣勢萎縮了一半,不過她的批評還是讓阿修斯聽得清清楚楚了。

他的臉色一沉,雪琳覺得空氣變得沉重了起來,她不敢看他現在的表情,她知道一定會很猙獰﹑充滿著殺氣的。她看著地板的視界中的到他站了起身走到了她的面前。然後他的手托起了她的下巴強迫她看著她。

眼前那雙像是翡翠般的綠眸定定的看著她,那頭金色的閃著光的刺著她的眼,可是不知為何,阿修斯那張超級俊美的臉卻讓她看成是那個有著麥金色頭髮,金綠色眸子的人,一時之間她看呆了。

「喂!我只是我想稱讚一下作為貴族不過想法不錯而已。不用呆掉了吧!再不回神我就用絕招了!」阿修斯不住的在她眼前揮手喚回她的注意力,見雪琳還是呆呆的看著她,他乾脆掐了她的臉頰一下。疼痛果然是喚回注意力的最佳良藥,雪琳現在回過神撫著臉頰尷尬萬分的躲到妮古身後。

「這傢伙一時看著我入迷似的發呆,一會兒把我爛作洪水猛獸,這是什麼態度!」

「我才沒有看著你發呆…我是…唔……」雪琳忍不住反駁,她一定得澄清自己絕對不是因此阿修斯的俊臉而發呆。

「雪琳是想到未婚夫先生了?」妮古想起雪琳名義上的未婚夫,侯爵家的婚事只要隨便打聽一下就會知道了。

「不是!」聽到雪琳既肯定又堅決的否定,妮古的表情仍是沒有變,而阿修斯反正有點驚訝的樣子。

「原來是婚外情嗎?」

「阿修斯,不可以把實話說出來哦!心裡知道就好了。」妮古對著名修斯搖搖頭,狀似責備著他。

「不…不是……」雪琳無力的說,她的心情十分混亂,本來把阿修斯看成是菲文已經令她心慌的了,現在偏偏被說是什麼婚外情,她就更尷尬了。

「不打緊的。一切只要有愛什麼都可以衝破的。」阿修斯擺出一個正經的表情說,好像想要給她什麼鼓勵似的。

「對方是什麼人呢?怎樣認識的呀?」妮古把雪琳手上的包包扔到阿修斯手上,然後圈著雪琳的手臂開始說著女生的悄悄話。

「不是…我和菲文什麼都沒有…呃……」

「喔!原來叫菲文嗎?」

「不是……妳誤會了!」

「嗯。我知道的。不過不打緊,事情解決了之後再解除婚約就可以了。你說是不是呢!阿修斯!」妮古眉開眼笑的說,高興得好像她現在就要送雪琳出嫁似的。完全沒她辦法的雪琳沒有其他辦法之下只希望阿修斯不要附和下去。

「勇於實踐自己選擇的路的人我最欣賞了。我對妳改觀呀!」

「就說是誤會……」不過已經沒有人理會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