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光曬到床舖上讓她覺得很刺眼,在被窩中翻了個身用被子蓋著頭打算再賴一下床的時候,原本好好裹在身上的被子被人粗魯的扯掉,暖呼呼的身體一下子接觸到冷空氣令她不禁打了個寒顫縮起了身體。身穿睡袍的她即使把自己抱得再緊也沒辦法連裙下的長腿也抱得住。

「喂!起床時間早就到了!滾下來!」伴著聲音,阿修斯完全不客氣的用力踹了木床一腳,窩在上面的人被這突然的襲擊嚇了一跳,睡意一下子消失無蹤。雪琳驚慌的抱著枕頭坐在床上像隻受驚的小白兔一樣,她看了看應該在另一邊床舖上的妮古已經不在,連被子都已經摺好了。房間內就只剩下她和阿修斯兩個人。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昨天換房間時明明是她和妮古一間,阿修斯自己一間的說。想到這一點,再看到阿修斯不懷好意的笑容,雪琳更驚得飛身下床躲到房間的一角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看著一步一步走近的阿修斯,他那張俊臉上的不軌的笑容越來越深,雪琳抱著枕頭慌張的擋著胸口,不過同時她也知道阿修斯要亂來的話她也沒辦法阻止,他的武力行動她昨天在酒場已經見識過了。

「都什麼時候了妳還睡。」阿修斯走到雪琳身前搶了她擋著身前的枕頭扔到一邊,雪琳慌忙用手遮著,她從沒試過沒穿內衣走在男人面前的。阿修斯一把拉起雪琳的手不理會她的驚呼和反抗向前拖行。最後一手把她推進了房間附設的浴室。

「妳給我用最短的時間梳洗,我餓了。妮古偏要說等妳起來才一起吃早餐。氣死我了。我警告妳快一點,別說要泡澡做日光浴的,妳有膽子這樣做我劈了妳!」阿修斯坐到房間內像是梳妝椅上像個大爺似的。

被扔進浴室的雪琳好不容易平伏了驚慌的心情用最快的速度梳頭洗臉。這世上哪有男人這樣闖進少女的房間的呀!就算要叫為什麼不是妮古叫她的?

「阿修斯,雪琳起來了嗎?」雪琳聽到開門聲和妮古的聲音,看來妮古由外邊回來了吧?

「叫起來了。有我出馬她哪敢不起來。」阿修斯的聲音有點得意,看來他對早餐的怨念真的很深。其實現在時間還很早,在學院時雪琳也不用這麼早起來,不過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一副不良份子似的阿修斯竟然是個早睡早起的人,以他的惡劣個性她還以為一定會是每晚喝得爛醉然後倒頭大睡,不到中午都爬不起來的嗎?

「真厲害。不過我想雪琳剛才一定會把你誤會成意圖強暴她的男人。」妮古的聲音帶著笑意,邊說話的時候她把被阿修斯扔到地上去的被子和枕頭放回床上。

「她睡得那麼死不粗暴一點怎麼行?」阿修斯為自己辯護,雪琳聽得出他的聲音比之前來得低姿態。

「對女孩子應該溫柔紳士一點。」

「我的溫柔和紳士風度只留給妮古。」像是愛的宣言的話阿修斯可以毫無顧忌的說出口,他自己不害羞,雪琳在浴室也聽得尷尬了。

「不行呀!雪琳是我『重要』的委託人呀!」

「我明白了。下次我踢一腳就好。」

你還想再踢呀!雪琳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手上正扣著裙扣的手加快了速度,她真的忍不住了,她一定要衝出去好好的反抗一下。

雪琳打開浴室的門映入眼簾的一幕讓她把原本打算申訴的話化為無聲。那個視她為死物般對待的阿修斯正在小心翼翼的為妮古按摩肩膀,雖然這樣的俊男美女圖很養眼,但是果然還是太詭異了!為什麼替人按摩的不是有著治癒系美女獨有氣質的妮古,偏偏要是那個一身不馴氣質的阿修斯!

「呀!早安。雪琳,大家一起去吃早餐吧!」妮古拍了拍阿修斯的手示意他停手,然後她熱絡的牽過雪琳往樓下走去。

「剛才阿修斯沒嚇到妳吧?他就是這樣的一點也不溫柔。」因為轉了房間的關係,現在她們住在三樓,房間比之前的更漂亮。

雖然雪琳很想說出贊成的話,可是那個被批評的當事人就走在她的背後,她都感覺到一道兇狠的氣勢由背後傳來了。再說,他剛才靜靜的為妮古按摩肩膀的樣子真的很溫柔,才不是作假的。如他所說的一樣吧!他的溫柔﹑風度都只會為了妮古。這真是肉麻呀!

「他對妮古溫柔不就好了?」開玩笑的說了這話,可是雪琳立即就後悔了。

「那就是說我粗魯點對待妳也沒問題了?」阿修斯邪惡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像是宣告了她死刑似的。

「不…請分一點點,一點點給我就可以了。」請不要再用踢我的方式叫我起床!這一句才是她心中最想說的話,可是她又擔心說出來的話會引來更嚴重的後果。說話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真有趣。」妮古沒來由說了一句之後就拉了雪琳到旅館對面的一家小餐廳,這店有很多客人,當然在這區出現的都是旅人為主,只見妮古無視在後面排隊的人直直的走進餐廳的深處,那裡早就已經有一桌空了出來。

「這裡的蕃茄湯很好喝,早上喝的話很開胃的!雪琳住了在這裡幾天了,有沒有試過?」妮古向店員一招手,隨即餐點就送上來了。雪琳還呆呆的在看牆上的餐牌,還沒搞清楚有什麼東西可以叫時食物已經送來了。簡直好像VIP服務似的。

「沒有,這幾天我除了買必需品那次我都沒有出去。」放在自己面前的湯香氣四溢,就味道來說有點像過去世界裡的俄羅斯羅宋湯,雪琳拿起湯匙試了一口,味道真的很像令她十分懷念。

「妳自閉的嗎?」阿修斯撕了一塊麵包和湯一起吃,聽到雪琳的話他故意說話損一損她。

「……」

「那現在妳外出也沒問題哦!我或是阿修斯一定會有一個陪著妳,而且要旅行的話妳最好換一雙靴子。」

「這鞋子不行嗎?」

「不太好。等會讓阿修斯和妳去買吧!」

「咦!」

「妳很不滿意似的呢!女人!把那邊的奶油拿來!」阿修斯挑釁的瞪了雪琳一眼,像是不滿她把真正的情緒曝露出來了。

「阿修斯,要溫柔點呀!不好意思呢雪琳,我們之前的委託人都是男人,他太習慣和男人相處調適不過來了。來,試試這個烤雞肉吧!」妮古十分照顧雪琳的先分了一些香噴噴的雞肉給她,然後才分給阿修斯。

其實雪琳很想說妮古妳不必再為阿修斯找藉口了。我真的不介意。因為妳每次說完之後阿修斯瞪我的眼神就越加兇狠一點。

我就這樣惹人討厭嗎?

雪琳還在一旁自我檢討的同時,妮古不著痕跡的和阿修斯打著眼色,之後阿修斯放下吃了一半的早餐離開了座位。

「怎…怎麼了?他不是說很餓的嗎?」雪琳不相信剛才為了要吃早餐而趕她下床的人會突然放下早餐走開,一定是有事發生了。

「沒事沒事。他與到舊識了吧!要去聯絡一下『感情』呀!」妮古無視了雪琳狐疑的表情,睜著眼說瞎話。

相處了一天,雪琳也知道妮古並不如她外表給人的感覺那般無害,不過她不肯說她再問下去也不會有答案吧!有點不安的看了看餐廳入口那邊,總覺得是有人來抓她了。

「那份契約,雖然會阻止大部份沒有實力的傢伙打妳的主意,不過呢!有些人還是會好奇的,除蟲工作真是一刻也停不來呀!」妮古追加的蜂蜜紅茶也送上來了,一頓早餐吃到現在也差不多了。

結果阿修斯沒有回來把剩下的一半吃完。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