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人生路不熟 04

 

兩個人無視酒場內眾人的視線互相對視,當中不和的氣氛有增無減。不滿自己剛才所受到的對待的雪琳氣鼓鼓的瞪著眼前那個正蹺著二郎腿的男人。不過被對方狠狠一瞪之後她又有點退縮的別開臉。這個循環看在旁邊的妮古眼裡令她覺得十分有趣。

「他叫阿修斯。雖然是個粗魯﹑自大﹑口沒遮攔又好勇鬥狠的人,不過他也是個可靠﹑實力又強的劍士,也是我的搭擋。」妮古介紹著她身邊的絕世俊男時使用的用詞完全不是稱讚,那根本是當面在損那個男人的面子,可是那個男人好像很讚同妮古的話不時的點頭。到底他是因為有著妮古說什麼都對的心態,還是真心同意她話中的形容,雪琳完全搞不懂。不過她至少知道一件事,她和這個長得很美俊但是坐姿態度都像半個流氓的俊男暫時沒辦法有任何好感。

因為第一次兩人見面時的不愉快事件,雪琳現在的額頭還在隱隱作痛。阿修斯有點不耐煩的撥了撥他的長瀏海,這個鏡頭原本是很養眼的,如果沒有剛才的事件。

「妳還死不了吧?我說妳的頭呀!」阿修斯在妮古的微笑恐嚇下終於開了金口問候了雪琳的傷勢。

「還死不了!」

「妮古,她也說自己沒事呀!」

「我哪有呢!雪琳,妳別介意阿修斯的話,他說話是這個調調的。」妮古軟軟溫婉的噪音讓雪琳變得不好意思,她搖著手說不介意時,其實妮古的手正在阿修斯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下去。

「妳們兩個聊吧…我走開一下。」阿修斯面色有點怪異的撫著疼痛的大腿離席,這奇怪的舉動已經讓雪琳把他定為怪人了。

「嗯。你放心,有什麼事我會作主的了。」妮古笑著目送阿修斯走出旅館,然後她請老闆替她準備了羊皮紙和鋼筆。

「請問妮古和阿修斯不是同一國家的人吧?」

「是呀!我來自西大陸的魔族帝國,而他一副十分陽光的外表完全是東大陸的人呢!很有趣吧!我們兩個來自相反比方的人會變成搭擋。」妮古在羊皮紙上用她細緻端正的字體寫著類似契約書的東西。

「也不是奇怪的事,現在不是很和平嗎?」雪琳不以為已的說,看這裡也有很多混血兒,魔族的人口也很多,而且三個國家之間也很和平,不同的人會聚在一起不是什麼右怪的事呀!雖說東西大陸萬一開戰就會變演成這裡的世界大戰了。

「和平也算是的呢!來,妳看看這個,我想我們立下契約書妳會比較安心吧?我們會保證妳的安全,同時協助妳找出想殺妳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還沒想得太遠,只是知道身邊有人想殺自己,所以一定要逃出來。」被對方問著自己的打算,雪琳一時次間真的說不出什麼具體計劃。要把殺她的人找出來?她要如何入手,那封信她又不在手上,她又不知道雪琳過去的大部份的事,根本無從入手。

「這也不是什麼難題。」妮古又在契約書上寫了好幾行字。「妳一天不把想殺妳的人找出來,妳也不會安心過日子吧!乾脆把調查的事也寫在契約上,我們幫妳把事情查出來。」

「可以嗎?你們可能要查……」

「侯爵。不是嗎?別擔心,我和阿修斯都不是公國的人,得罪一個半個公國貴族大不了被通緝一下而已。」妮古的笑容讓人很安心,可是她說的話又把人推向徬徨恐懼的邊緣。

「妳都知道我的身份?」

「莫露把委託轉交給我,我也得問清楚委託人的背景。所以我知道妳是誰,阿修斯也知道,不過他應該沒有記住。或許侯爵會用懸賞的方法,不過妳也可以放心,錢我們不缺喔!」

「為什麼你們好像說得像無條件幫我似的……」這樣很可疑…雪琳心裡這樣想。

「比起金錢還是別人喜愛的地位,我對有趣的事情比較有興趣,阿修斯也是個不安份的人,別說要他規規矩矩了,接了妳的委託真的可以和貴族大戰一場的話他說不定還會多謝妳哦!呵!」

聽到妮可的話,雪琳認為這兩個人根本就是危險份子了。一個笑著把人吃掉,一個乾脆用武力把對方擺平。

「這契約書妳不用簽名,我和阿修斯簽了之後會送去登記。」妮古率先契約書簽了個秀氣的名字,她是簽全名,可是因為是簽字體,雪琳辨別不了她的姓氏該怎樣讀。

妮古才站起身打算去外邊把阿修斯叫進來,可以她才離開座位一步就迎面飛來了兩個大漢,妮古輕輕閃開了身看著那兩個男人直直的撞到雪琳旁邊的位置。四周的桌椅都被撞得東歪西斜,本在酒場內喝著酒的有的嚇的退到一旁,有的則是大著膽子上前吶喊推波助欄。

雪琳被這突然的陣仗嚇了一跳,她連腳也縮到椅子上面,當她還在思考自己應該繼續留在原地以免一移動就被人肉保齡球撃中。

「隨便把人打飛是很危機的事呀!」妮古走了過去把雪琳和桌上的契約者收起走到旅館櫃檯那邊。然後和她夜錯走向酒場的是一臉怒容的阿修斯,他把腰間的劍連同劍帶甩向妮古的方向,妮古也輕輕的接住,然後她把劍塞了給雪琳拿著,她則去拖了兩張椅子過來。

「這劍很重…原來是這麼重的呀…」

「差不多吧!這是標準長度。坐吧!那邊的熱鬧得花點時間才會結束。」

「妳的意思是他們還得打上一會嗎?」

「是呀!老闆,我家阿修斯又給你添麻煩了。」妮古像是要看好戲似的看著酒場上已經扭打成一團的三個大男人。三個人波及的範圍不知不覺把更多的人捲入,打了不到一會,由原本三人演變成差不多十人的群架。雪琳看得呆掉了,電視上拍的打架場面都是開玩笑就鏡頭之類拍出來的,不過現在卻看到了真正男人打群架的現場。那邊的大叔被人打塌了鼻子正在噴鼻血,這邊的被人打飛了牙齒,這些真實的畫面她在原來的世界不加入黑道世界的話是不會看見的吧!

「下次叫他要打在外邊打。」老闆沒好氣的數著今次又打壞多次張桌子和椅子,得讓人去倉庫把替換的搬上來才行了。

「不要呢!我才不要在他生氣的時候去送死呀!」妮古端坐看戲的神態自然得像是在看歌劇似的,明明那邊的是極度暴力的畫面,雪琳都已經別開臉不敢看下去了。

打了大約十幾分鐘吧!男人們都把體力花得七七八八,好幾人早已經倒在地上撫著被打得青紫的臉在痛呼,而一開始被扔進來的兩個男人的臉現在更是腫得像是豬頭一樣,要不是他們身上的衣服還算好認,雪琳會誤會他們兩個已經人間蒸發。

在一堆臉上青青紫紫的男人堆中唯一還保留著一張隻臉的阿修斯原本帥氣的衣衫變成了像堆破布般的布條,衣袖被撕了一半,襟口又扯去了大半。還好他的褲子還好好的穿上身上。

「阿修斯,這邊。」妮古向勝利者招了招手,經過了一場戰役的男人就像要帶著自己的勝利一樣走向他的女神。可以女神大人只是催促著他快點把名字簽上去。

「這些事妮古決定就好了。要保護這樣的一個女娃又不是什麼難事。」衣衫襤褸的阿修斯又看了看在一邊還呆著的雪琳,他的未體比他的為人來得斯文,他和妮古簽好名了之後他順手扔了給旅館老闆。

「小姐,有他們兩個的保證妳就不用擔心了。他們說做到就會做到。找得到他們幫忙算妳有運了。妮古,我先把契約拿去登記了。」旅館老闆把紅封漆倒了一點在契約書上蓋上了一個有著特別圖案的印章。

「那是什麼?」

「那份契約書會在地下世界公佈,敢動妳就要和我兩個為敵,基本上可能擋掉一些麻煩,畢竟我和阿修斯也算是惡名昭彰呢!你說是不是?」妮古滿意的看著老闆把契約書處理好。

「嗯。所以知道有我們這兩個煞星關照妳也有人出手的話,對方是什麼人大致也猜得出來了。」阿修斯好像不覺得冷似的任由自己穿著那件破爛的衣服,然而又像想到了什麼似的在褲袋掏出數個金幣放給老闆。

「這些先放在你那裡付修理費,之後不夠的話再告訴我。」

他之後還打算再這樣大鬧下去嗎?雪琳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幾個用來付修理費的金幣。他到底想打爛多少桌椅?

她是不是要早點習慣三不五時就會這樣大打出手?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