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暗處的毒手 05

 

晚上的晚餐時間又是令雪琳坐立不安的時候,今天還是多上一個那薩洛在場氣氛也沒怎樣輕鬆起來,席間沒有人主動提出話題,簡直就像是四個陌生人剛好坐在一起而已。這種氣氛真的令人討厭。

才雜開學院兩天,雪琳已經十分想念學院的大餐廳和那群會陪她聊天或是他們自己在嬉鬧的同學們,那裡快樂的環境才不會令人消化不良嘛!

晚餐過後,男仕們例行去到另一邊房間閒談,而身為唯一女眷的她乾脆躲回房中,好自己一個自由自在,不用裝淑女。但她的如意算盤打得太快了,她上了一半樓梯,賈圖就已經追了上來,她心想薹得一整天都沒有被他纏,最後還是躲不過呀!

「聽說妳下午扭到了?」

「是的。不過已經沒事了!」連高跟腳都可以重新穿了,摔倒時的擦傷也是轉眼就已經沒有痕跡,她不特地說出來的話根不會有人認為她曾經跌倒扭傷過。

「這樣就好。」賈圖大大的鬆了口氣,看到他對自己的關心,雪琳還是會感到高興的,但同時也覺得異常沈重就是了。

「你要侯爵等不是太好吧?」她不清楚侯爵為人,但第一印象,還有那薩洛給她的印象,侯爵是個很典型的貴族,身為伯爵的賈圖要侯爵等是在找死嗎?

「嗯。我等會就得回去,但我想先知道妳好好的沒事。」

「我吃得走得,那些傷不礙事的。」

「即使妳的體質很快痊癒,但不是刀槍不入,妳受傷我還是會心痛的。」

「呃…可不可以請你別這樣說。我會覺得很大壓力的。」雪琳為難的退了一步,因為再後面就是樓梯的關係,她想再退就要退上樓的了。

「抱歉。那麼…我就不打擾妳休息了。」有點苦澀的笑了笑,雪琳的態度無疑是讓他難受和令他有一點點失敗,不過比起以前,還是有進步了,他得再多放點耐心,慢慢令她接受自己,總有辦法令她習慣他的存在的。

「晚安。」見他沒有死纏爛打,雪琳也鬆了口氣對他笑了笑。

「晚安。」賈圖拉起她的手輕輕的在她的手背吻了一下,害雪琳一下子紅了臉,看在他眼中自然是覺得很可愛。

雪琳尷尬的逃回房間後,忍不住把手背在裙子上擦個痛快,這類接觸其實會令她打冷顫。擦得手背都快紅了之後,雪琳才放棄繼續虐待自己的手,過去房間拉開窗簾本打算看看那個藍月亮,可是才一打開窗簾她就呆住了,她房間的玻璃窗被人打開,而她打開窗簾的地方正有兩個冒著臉的人在,他們一看到她同時也嚇了一跳,但他們卻比雪琳更快回個神來。

「呀…唔………」雪琳的尖叫才發了個起音就已經被窗外的兩人伸手掩著嘴,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她被爬進她房間的人制服了在地上。嘴上很快地被塞了一團布巾,這兩個人很明顯早已經有準備了。又是想來殺她的嗎?竟然連侯爵的別墅也有膽闖進來!

雪琳不解又慌張的看著他們,她之所以慌張是因為她看到這次這兩個男人不是掏出刀子來打算刺她幾刀,如果是用刀,她還不會太害怕,因為上次被刺出一個血洞還由二樓跌下去身體也可以復原,雖然被刀子開血洞是很痛的事,但她寧願被砍也不要被人用繩勒死,這個死法以前的雪琳沒試過,可能真的會死!

她才活過來沒多久,才不要這麼簡單又要和死神報到!不想死的推動力很大,雪琳死命的在地上掙扎,讓按著她的男人一時之間鬆了手,她亂踢的腳踢倒了房間內的一些擺設,但是弄出來的聲響卻不大,地上那該死的地氈把聲音都卸掉了一半。

「喂!你按好她呀!要不先把她敲昏再勒!」正在準備繩子的一個男人不滿的壓著聲音,而負責抓住雪琳的男人也很奮力的抓住她,最後他乾脆用手勒住她的脖子。

「嗚唔……」窒息的感覺令她慌亂的掙扎,但她的手力實在敵不過一個大男人,很快她都覺得視線開始模糊了。

這兩個人是怎樣沒人發現的藏在她房屋窗外,是一早就已經潛進來的嗎?一棟侯爵所在的別墅會這麼容易被人潛入的嗎?這個疑問不停的在她的腦海中響起,懷疑也深深的扎根在她的心底。她要活下去不能死!對生存的執著讓她的潛力爆發,她忍著頭昏眼花的感覺向後送了一個肘撃,勒著他的男人痛呼一聲鬆開了她的脖子。對自己的拑制一解除雪琳立即跌坐在地爬到房在的小茶几上,把上面的茶具掃到地上。

茶具才剛跌到地上發出刺耳的碎裂聲,她的房門就被人打開,一抹人影一看房內的狀況二話不說衝了上來,銀光一閃那人腰間的長佩刀已經刺向那兩名闖入的不速之客,只聽見兩聲悲鳴,冒面的兩人已經負傷倒在地上。

把長劍收回劍間劍鞘的菲文走到跌坐地上撫著頸項喘著氣的雪琳物邊,他看了看場變得有點凌亂的房間,但見雪琳身上的衣服都還好好的穿在身上,他的眉頭稍微放鬆了一點。

「有沒有受傷?」他輕輕一問,然後雪琳抬起頭,臉上掛著兩行淚痕一臉驚慌的樣子看著他,令他不由自主再放輕了聲線。

「有沒有什麼地方受傷了?我幫妳叫人來。」其實剛才發出的聲響早已經觸動了別墅中的僕人,現在門外就已經有女僕驚呼著去張羅打掃和整理的用具。

「不要……現在不要走開……」雪琳一手拉住意欲離開的菲文,但她的雙眼看著的卻是那兩名倒地正在呻吟的歹人。

菲文以為她是因為遇襲而害怕,所以也沒說什麼只是靜靜待在她的身邊等著樓下的侯爵或是她的未婚夫上來照顧她。可是跌坐在地上的雪琳可不是因為害怕而不讓菲文離開,雖然她也是不知道菲文的來歷,但是比起他去喚來的賈圖或是那薩洛,那些人更沒能得到她的信任。這兩個男人說不定是在這別墅內的人引來的,要不是怎麼可能沒有人發現?

到底是誰要殺她?為什麼要殺她?如果為的是淚血石,殺她絕不是什麼好點子才是呀!

「妳沒事吧?我還是叫位女性陪妳吧!」覺得雪琳有點不對勁,菲文也不會處理受驚的女生,他才站起身,雪琳原本拉著他的手又用力拉住他。

「不!請你留在這裡……」

「但是……」

「哪裡都不安全……怎辦…?」她也知道沒可能抓著菲文不放他走,可是她也沒能想到其他辦法能讓自己安心一點。

「發生了什麼事?」原本在一樓交誼廳的三人率先由那薩洛走了進房,他看到房內的情況也表現得很驚訝,而他的驚呼也把賈圖引了進來。

「雪琳小姐!」看在賈圖的眼中,房內的凌亂和地上的傷者都沒能入了他的眼,他只看到雪琳拉著菲文的那隻手,讓他心底湧上一道妒心。雪琳對她的碰觸表現得那麼抗拒,可是現在她的手卻拉著另外一個男人。

「你們都不要過來!」雪琳放開菲文的手,退到房間的一邊角度,眼神十分戒備的看著現場的所有人。

「我要回學院!我明天就要回去!」就算回到學院一樣會有人潛進來襲擊她,但她還是覺得學院比較安全。

「雪琳……妳是嚇壞了吧!回學院的事明早再說好不好,先到別的房間休息一下吧!」賈圖想走近雪琳,可是他走一步她就退一步,再這樣下去她就會退到牆邊去了。

「不!我明天就要回去!」

「雪琳!」

「那薩洛。由得她,明天派人送她回去。」不知什麼時候由管家陪伴的侯爵已經站在門邊,他看了雪琳一眼之後又看了看菲文和賈圖,然後一言不發的回到他的書房。

侯爵……他對她又一次遇襲的事竟然毫不驚訝!雪琳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侯爵離開的身影。就算是他派來的,不是也該裝得像是不知情的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