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暗處的毒手 01

 

由學院的校務處出來,雪琳一臉的沮喪,想不到她連自己想轉科也重重阻礙,她只是過去校務處問一下,可是那裡的職員就已經好像聽到好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似的,還說沒有侯爵書面的通知,他們不可以現在就給她轉科。

有點鬱悶的踱步回到宿舍那邊,今天的下午她沒有課,如果走到會客室所在的廣場那邊就很有可能會遇上又來找她的賈圖,她真的不太想和他獨處。

「呀!日安。希格洛小姐。」路上,雪琳又遇上了同樣剛下課又還沒到下一節課的里雅老師。

「日安。里雅老師。老師剛剛下課?」雪琳好不容易停下差點下意識的鞠躬動作,改為一個屈膝禮。

「是的,現在有一點休息時間,說起來,希格洛小姐現在也是沒課呢!是準備和迪拉斯大人見面嗎?」手上抱著幾本厚重的書,臉上掛著一幅小巧的眼鏡,看在雪琳眼裡真的很有學者的感覺。她一直都很好奇,里雅從來都不是她所修讀科目的老師,但他和她偏偏又好像很熟似的。不,應該說是里雅單方面對雪琳很在意吧!

「……不是呢!…他在廣場…那邊?」聽到不太想見到的人的名字,雪琳的表情變得很奇怪,她不是討厭賈圖,但對他把她當作什麼淑女的態度加上他明言要和她好好培養感情,她就覺得如臨大敵了。

「我剛剛好像看到迪拉斯大人在會客大樓那邊。」里雅沒有對雪琳的表情露出任何一絲不解。

「里雅老師…不知道你現在需不需要學生幫你辦事呢?如果需要的話我十分樂意!」既然賈圖已經在會客室附近,那麼等會即使她回到宿舍,艾琪也會興高采烈的通知她未婚夫來了,然後在簡約的制服上用盡辦法加上花枝招展的打扮再推她出去。雖然最後還是沒可能逃得掉,但她還是想多做一會鴕鳥。

看到她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里雅神經再大條也能猜得出雪琳想要什麼,所以他微微一笑,然後說他需要一位學生幫他整理一下書藉,這當然只是藉口,但既然是雪琳第一次開口各他請求,這種無傷大雅的事他也不會介意太多。

「里雅老師,這次你真的救了我一命呀!」她跟著里雅回到教師們的大樓屬於里雅的辦公室,辦公室裡放滿了字典級厚度的書本,簡單一點說就像是一個書海。相比雪琳過去世界高中裡的教員室,里雅的這個辦公室更像是大學裡的教援研究室吧?需要她還沒有拜訪過什麼大學教授。

「希格洛小姐為什麼這樣說呢?」里雅放下手上的東西到一邊的書架之後,他轉過身就的到雪琳好奇地看著他書架上的書。

「因為我現在真的﹑真的不想和他見面。」

「這還真是很少會聽到妳這樣說呢!」里雅坐到他的桌子那邊,興味的看著雪琳,而她卻因為把注意力放到房屋裡各種不同的書上面而忽略了里雅語氣正透露著很他認識她的程度。

「唔……因為他老是提著一年後結婚,我們要重新認識什麼的,令人很尷尬。」

「這樣說的話,其實我和希格洛小姐也得重新認識才行。當然我和迪拉斯大人所說的那種認識有點不一樣。以前的妳,說話可沒這麼生氣勃勃,初初我只是以為妳心情上有點改變而已,但看來真的像變了個人似的。」里雅的笑容仍然是那麼敦厚友善,不過他的話讓雪琳在心裡流下不少冷汗。

「現在…這樣不好嗎?」

「現在的妳更像我認識的小時候的妳。」

「小時候?」糟了…開始話當年的話她一定什麼也接不下去。

「嗯。我和妳父親當年可是當過一陣子同學,妳小時候我也曾經和妳見過面,不過妳一直都好似想不起來似的。」里雅笑著稍微回憶了一下往事。

「你說侯爵大人?」雪琳下意識就聯想到現在自己養父了。

「當然不是了。雖然我也算是認識侯爵大人,但我說的妳父親是指親生的那位,杜里荷.希格洛。」

「咦!」想不到會突然冒出一個認識自己『父親』的人,一時之間令她又想起了那封看不完全的信,如果問他,他會不會知道什麼?

「看來妳真的不認得我了。不過也難怪,小時候才見過幾次面,不認得了也很正常。」

「老師認識我父親,那他的……」

「我只知道他感到將會有危險時,他就把還年幼的妳交付給侯爵照顧而已。」里雅搖了搖頭,雪琳猜就算里雅本身有什麼憶測,他也不會謬然的告訴她。

「父親和侯爵大人很熟?」

「他們是很好的朋友。」

「唔…朋友呀!」但也不能否定侯爵和父親到最後也是朋友吧!那封信上那句子,簡直就好像說待在侯爵身邊很危險似的。

「說起來希格洛小姐妳也向學院請了假陪伴遠道而來的侯爵大人呢!是由後天開始對吧?」

「是的。」一想起得和侯爵見面,雪琳心裡又是一陣鬱悶,賈圖他一副貴族作風她都已經很不習慣了,對方是侯爵不用想也知道繁文縟節一定會更多吧!要說什麼要做什麼,她可沒什麼概念。

「妳在煩惱什麼?」

「那些禮儀…很麻煩呀!吃個飯也得換衣服又放了好幾十支刀叉……呃!」幸好好由電影和小說中得到的貴族知識和禮儀可以勉強應付一下現在的生活,但一旦到了正式場合,她那些湊合出來的禮儀知識一定會令她陷入大危機之中。而且她實在不喜歡,還是自由自在大大步的走,吃飯大口大口的吃才最令人開心,因為心裡一直有著這樣的壓力,所以她就把自己心中的抱怨說漏嘴了。

「妳…果然和傳聞的一樣變得平民化了。」

「平民化很好呀!能腳踏實地最好了。」雪琳有點自暴自棄的說,反正現在再裝淑女還是掩飾自己說錯話也沒什麼意思了,乾脆把想說的都說出來就好。看里雅這個人也不會這麼雞婆到處亂講吧!

「哦!妳是這樣想的嗎?」

「是呀!」因為我本來就是個平民!她只差沒把這句也說出來而已。

「所以妳想轉科?」

「我剛剛被校務拒絕老師就已經知道了?」雪琳有點驚訝,里雅是什麼時候知道她轉科失敗的事了?

「小道消息可是傳得很快的,一個貴族小姐說要進魔法系可是件少有的大事呀!」一般貴族就算有那個魔法資質也會不屑去學,因為他們都覺得貴族是不需要去做這麼勞動的工作,即使是稀有的人類魔法師,他們也只是看成有錢就可以僱得到在手下工作的一個普通人,因為有著這個想法,所以貴族們才不會這樣做。

「我就真的不明白,混血的人不是都隨處可見嗎?但貴族還是這麼老古板,血統血緣什麼的,不是在故步自封嗎?」

「這個想法可是一大進步呢!記得以前妳總是說和妳沒有關係。」

「因為我改變了嘛!現在是全新的雪琳!」

「好。那我以後也不因妳的改變而再驚訝了。」

「謝謝你!里雅老師!不過呢……我想問一下,老師你是負責什麼學科的呢?」在里雅的書房內東張西望了這麼久,看到這麼多的書名,雪琳還是掌握不了里雅所負責的學科是什麼。她的問題讓里雅停頓了好一會,然後他好像想到有什麼好笑似的笑了起來。

「才剛說不要因為妳的改變而驚訝,可是這次妳真的嚇到我了。我是哲學的老師呀!希格洛小姐。」

「哈哈哈……抱歉……」雖然里雅不是她所就讀學科的負責老師,不過全學院會這麼不清楚各個老師的人恐怕也只有她了。

「不要緊,以後有什麼問題也來和我商量吧!我這裡什麼時候都歡迎妳來。」里雅看著雪琳以笑掩飾尷尬的樣子,又再次勾起了那已逝友人的回憶。

他當年也常常以笑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呢!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