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異世的重生 05

 

下午的課堂已經開始,走廊上也只有幾個跑著趕去課室的學生,雪琳一個人往他們的反方向走到了另一邊的建築物上了一樓,在一扇白色大門前站定深呼吸了一口氣。

對方是自己的未婚夫,這個認知讓她很不自在,從前的雪琳又好,現在的雪琳又好,她們兩個不同的靈魂對這位未婚夫都只有陌生的感覺,過去的她更認為他是侯爵派來監視她的人。

她還沒有心理準備去面對這個很有可能成為自己丈夫的人,這幾天她都忙著適應,很多事都還沒時間去細想,但她肯定自己不會想就這樣走別人安排的人生。

不過逃避也不是辦法。雪琳輕輕的敲了敲會客室的們,聽到裡面應了聲之後她就打開門進去,轉身把門關上之後回過身來,那位印象中十分秀氣的青年已經由原本坐著的座位上站了起來,一臉殷切的看著她。

「迪拉斯先生你好。」看到他那樣熱情的眼神,雪琳覺得有點不妙,以她過往和人交往和被告白的經驗,眼前這個人現在絕對是認真的。而偏偏他還是自己現在名正言順未婚夫。恐怕跟他說她不喜歡他,對他沒意思,他也會非常體貼的說不要緊,我要等妳回心轉意的。她就是有這樣不妙的感覺。

「希格洛小姐,妳的身體沒事嗎?」賈圖那雙手遞起又放下,而神情又欲言又止似的。

「沒事,之前的傷都已經好了。謝謝關心。」這句話好這幾天都已經說得有著麻木了,所以她沒有留意到賈圖那雙好像發了光的眼。

「這是妳第一次這樣對我笑。」

「吓?」又是第一次?這只是很普通的笑好不好。雪琳額邊好像出現了一組黑色條碼線一樣,只可惜她還沒說些什麼解釋一下這種『第一次』時,她身前的那位斯斯文文的青年卻一反常態的把她抱住了。

「雪琳…雪琳…我可以這樣叫妳嗎?」賈圖十分高興的抱著她,可是雪琳卻被他的舉動嚇得花容失色。

「放開!」雪琳推了他一下,當賈圖一放開之後她立即就逃到門邊去了。她的手都已經放了在門把上,一副賈圖再有什麼無禮行為的話她就立即奪門而出。

「抱…抱歉……我很抱歉我失禮了。」他一臉歉意,雙手尷尬的收到身後,臉上滿是潮紅和歉意。

「不要隨便抱我!」雪琳瞪著他,讓他臉上的歉意更濃了,可是一會兒之後,他反而笑了笑。

「我本以為妳會打我的。」賈圖剛才忍不住抱了她,當她在自己臂彎時他第一時間不是去享受這難得的擁抱,反而等會要如何承受雪琳的怒氣才是他當時腦海中唯一在想的事。

「本來是想打的。」雪琳小心翼翼的走到賈圖替她拉開的椅子那邊。

「這次的確是我不對。就算被打也怪不了妳的。……其實這次特地再回來找希格洛小姐是有一件特別的事。」賈圖正了正臉色,害得雪琳也立即跟著臉色凝重了起來。

「是的?」

「侯爵大人得知小姐的房間被歹人闖入更受了重傷後感到十分擔心,現在已經在路途上,所以這次是特地來替妳向學院請一星期的假到別墅和侯爵大人見見面。」賈圖說完之後看著雪琳,好像很怕她會像平時一樣說他就是侯爵派來監視她的而對他更加冷淡。

「侯爵大人?」

「是的。」

「但要請一星期的假?我之前已經休息了好幾天了。」

「學院的事並不重要,讓妳來學院的目的本來就不是學業。即使請假學院也不會過問的。」賈圖以不解的表情說,她應該知道自己來這裡上課只是讓她避避在首都的生活好過得自在一點而已。她不是一早就知道而且也毫不在意學校成績的嗎?

還是說他聽到的傳聞是真的,她這次受傷之後性情大變,而且好像有很多事都記不清楚的樣子?

「但是我才剛覺得學院的事很有趣,也剛想轉科……」

「轉科?除了貴族小姐的基本課程之外,希格洛小姐還有特別的科目想讀?」

「嗯。本來是想轉到格鬥系的,不過學院的格鬥系好像不收女生,所以正在想要不要到魔法系去。」

「魔法系?雪琳小姐……我沒聽錯吧?」賈圖驚訝的睬大眼,但語氣也還是十分壓下內心的訝異。

「沒聽錯,我想學點東西自己保護自己。」兩個人之間隔了一張尺寸不小的茶几,感覺上有了一個安全距離,而且雪琳發現自己對賈圖那溫文的態度沒什麼抵抗力,像這樣明明她對他完全不了解也還是自然的說出自己的打算了。

「等到妳明年完成了學院的學業之後,我們就會結婚的了。妳…是覺得我保護不了妳嗎?」賈圖一臉受傷的表情,但這並不是令雪琳嚇到的原因。

「結婚?」雪琳嚇得整個人站了起來,湛藍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她畢業不就是明年的事嗎?明年就結婚?

「妳…不會是連這樣的事都忘了吧?」賈圖也大驚失色的走過去拉起雪琳的手。

「我不記得呀!」這個時候什麼都推著不記得就好,怎麼可能叫她一年之後就嫁一個談不上有感情﹑更談不上認識的男人?

賈圖別有所思看著正煩惱要再找什麼藉口的雪琳,見她任由他捉著她的手也沒有揮開還是不悅的看著他,他真的覺得她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她的眼神活潑了很多,甚至他可以由她的眸子中去猜測她正在想什麼,而不像以往他看到的只有一片冷漠。

那麼即使過去他們相處得再不好,現在也是可以重新來過了是不?

「那希格洛小姐對我的事記得多少?」

「沒…沒多少。」其實是一點印象也沒有才對。

「那麼…雪琳,在這一年內讓我們重新認識好不好?以前我們總是處得不好,每次見面都沒能好好的說上幾句話,現在不正是一個很好的契機讓我們重新認識嗎?」賈圖大膽的直呼她的名字,他的心裡有著無限的期待,對於雪琳,他一直都是打從心底喜歡的,自從他第一次和她見過面之後就一直對她念念不忘,可是不論是定下婚約前還是訂婚之後,雪琳對他只有越來越冷淡,從來就沒有過好臉色,這狀況令他也不禁有點擔心,到他們結婚之後是不是也會繼續這樣陌生。

當他聽到雪琳遇襲受傷的消息,那時他正在回去首都的途中,慌張地派人通知了侯爵大人之後他又立即趕回來,本以為迎接他的會是那雙沒有改變的冷淡眸子,可是她卻改變了。

她變得平易近人,雖然他對於她現在喜歡和平民待在一起的傳言也令人有點微言,但這都只是小事,最重要的事他真得有了一個新的機會重新和她相處。

面對他這等同告白的話,雪琳沒辦法回答他什麼,什麼重新認識,她根本還沒認識他呀!她掙開他的手,說了聲失陪之後就沒有顧及禮貌逃了出會客室了。

雖然賈圖他很英俊秀氣,氣質溫文又有禮貌,但是她沒辦法想像自己就這樣要和他結婚!

唯今之計只有先避開他了!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