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異世的重生 02

 

再一次恢復意識,身體上的痛楚已經退卻,現在的感覺就像是重感冒發燒時的感覺一樣,身體虛軟無力,而且頭重重整個人昏昏似的。想像平時起床前一樣翻翻身,但身體虛弱得動不了,最後她唯一能做得就是慢慢的睜開眼睛,張開眼後看到的是不熟悉的房間,不是她過去的家,也不是之前看到屬於雪琳的房間。

對了!由今天開始她就不是由紀了,而是雪琳了,用了雪琳的身體和身份,在這個世界重新生活下去。

現在的身體狀況一定很糟糕,她光是要維持睜著眼也好像很累似的,眨了幾下眼嘗試移動一下,好不容易把手伸出了被窩,而她撥動被子的聲音終於引了來房間內另一人的注意。

「小姐妳終於醒過來了!真是太好了!我現在立即去叫人來!」那個負責照顧雪琳的女僕撥開床邊的白布簾走到她床邊,看到她真的清醒過來之她好像很感動的眼泛淚光,一邊抹一邊跑了出房間外去叫人了。

「小姐妳知不知道妳已經睡了整整三天。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以前無論是什麼傷,小姐轉眼就會好起來了,這次卻要三天……」過了一會她又走了回來,她先是走到床邊把她輕輕扶起讓她墊著身後的軟枕坐著,期間她說得很激動,好像她三天才好起來是什麼可怕的事似的,這樣的傷會好得這麼快其實才是奇怪的吧!

不過想到她三不五時就會看到自己照顧的小姐自殘弄得一身是血又立即好起來,那她會擔心她三天內好不起來也很正常了。

「謝謝。」喉嚨很乾,聲音有點沙啞無力,但她還是努力的說出這兩個字。她才一說完,女僕扶著她身體的手震了震,然後一臉驚訝的看著她。

「第一次……第一次小姐跟我說謝謝!」女僕的眼眶都泛起眼淚來了,她一臉不知所措,想伸手安慰她但又沒什麼氣力。

「那個………我想喝水……」化解尷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轉移話題,而不論到了那一個世界這個方法似乎也很管用似的,只見那個女僕忍著眼淚點點頭,由床邊的矮桌上拿了杯水慢慢餵她喝。

「小姐慢慢喝。里雅大人和佩西亞大人已經正趕來的了。」女僕沒讓我一次喝太多,讓我喝了半杯之後她先停下和我說話。

可以坐著感覺好多了,喝了水喉嚨的不適也舒緩了很多,她環視四同,覺得現在正待著的這個房間很樸素,和之前看過的學院建築還有宿舍很不一樣。

「這是哪裡?」

「這裡是學院老師們的住處,因為他們說讓小姐還待在宿舍那邊萬一有什麼事的話不太好,這邊有魔法系老師們設下的屏障比較安全……小姐…這次不是小姐自已……」說到後半,女僕的語氣變得有點奇怪,她欲言又止的模樣立即令她會意起來,雪琳之前的自殺傾向的確令這女僕很是擔心。

「不是…這次是有個人闖進來……我以後…不會再那樣做的了。艾琪。」一話句得分開幾段來說有點辛苦,但她真的不想有人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已,那就好像看到自己的父母守在她身邊擔心她一樣。

「小姐…小姐竟然叫我的名字!天呀!小姐竟然叫我的名字!嗚…嗚…」女僕突然感動得伏在床邊哭了起來,面對這狀況,她更加不知所措了,幸好艾琪之前去叫的那兩位老師剛好敲了門,艾琪哭得再慘也得收起淚水去開門。

她哭得像大花貓的臉似乎也給兩位老師很大的刺激,隔著床邊的白簾她看不清他們的神情,但由他們緊張的語氣來猜的話表情一定不會太好。

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把手遞到自己臉頰上,感覺那久違了的溫暖感覺,沒有身體的那幾天好似作夢一樣,她又活過來了。而由這一天起她就是雪琳了。這個認知有點令自己一時之間適應不來,但因為在昏倒之看過一些有關雪琳的片段,她覺得自己已經和雪琳好像分不開似的。

「希洛格小姐?」外邊的交談聲稍微停了下來,然後一位十分成熟的女性探了頭進來,她對這個人沒什麼印象,因為她得知有關雪琳的記憶其實不多。但她既然不是里雅,那她就是佩西亞了吧?

「是的。」她微微一笑應了聲,就像平時一樣,可是同樣地對方好像有點愣住了。

大概是因為雪琳以前從沒這樣笑過吧……想到這樣,她有點困惑,要是這樣她每笑一次對方也要愣住的話就太麻煩了。

「妳身體有沒有感到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

「沒有,只是好像很虛弱,而且有點餓。」

「那我去叫人幫妳準備一下。」

「謝謝妳。佩西亞老師。」

「妳叫我佩西亞老師?」

她點點頭,這次那位成熟女子大驚失色的掩著嘴。

「里雅老師!這次不好了,希格洛小姐竟然把我認錯是佩西亞老師了!」她驚叫著跑了出去,這次不用猜她都知道自己搞錯人了。

等了一會艾琪把一份稀麥片般的東西端了給她,等她吃完了之後,再次進來看她的是那位她都見過的斯文中年人,她肯定他叫里雅。

「希格洛小姐,妳還認得我嗎?」

「嗯。里雅老師。」她說完後覺得喉嚨又有點喝,伸手去拿床邊的水杯,里雅見狀立即拿起遞給她,她也說了句謝謝,同樣地里雅瞪大了眼,但感覺上他沒其他兩人這麼大反應。

「看來妳沒有把我忘了呢?」

「剛才那位…我記錯名字了嗎?」

「那位是魔法系老師的雷茜,負責教授禮儀的佩西亞老師是位已經四十好幾的婦人。」里雅邊說邊定睛看著我,他的眼神好像會把人看穿一樣令她有點不安,不會是他這麼快就知道她不是真正的雪琳?

「我好像腦子中有些東西都記混亂了。」她試著掩飾,這種時候說自己失憶是最有用的方法,可是她偏偏不是撞到頭。

「可能過點日子就會好。但這次的事好像讓希格洛小姐有了一點改變。」他只是笑了笑,然後和由紀第一次見他時一樣給人溫和敦厚的的感覺。

「唔……我是想…一定得改變才行…」她想到那次雪琳對她說的那留話,她還沒有細心都揣摩話中的意思,但是她大概也知道雪琳說的是什麼,她過去的處事方式很有問題,就像美奈說的……

說到美奈,她有點想念她了,美奈看到她被電車撞到時哭得很慘,她都沒辦法去安慰她。果然…當失去了才會學懂去珍惜,以後她要再認識一個懂她又為她著想的朋友恐怕不是易事吧!

「希格洛小姐明白就足夠的了。」里雅高興的笑了笑,而她聽到他這樣說也微微的一笑回應。

「現在希格洛小姐的笑容比之前讓人安心多了。說實話,之前希格洛小姐妳的笑令人感覺很遙遠,就好像對世上任何事都沒有興趣,毫不留戀似的。」

「那都成過去了。」

「聽到這句就好了。」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