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2-1 第二章 臉紅紅夜會東王公!)


  「記得妳下凡前那一年第八十六次炸掉我東華臺偏殿的屋頂時,也沒有像現在這般神色慌張。到底是什麼事令妳擺出這樣的表情呢?」

  「沒有啦!我哪有慌張?」芙蓉嘟了嘟嘴,嘴硬說沒有,但語氣卻又比剛才心虛了幾分。

  手不自在的拉了拉衣襟,芙蓉也有點在意東王公竟然記得那麼清楚……原來他真的有在數!

  「罷了。以為一段時間沒見,芙蓉會高興一點的。」

  「這個嘛……」

  「不過在東華臺的時候妳也不是和我太親近,這樣也是正常。」

  東王公故意這樣說,配上他嘴邊淡淡的微笑但刻意營造的落寞眼神,芙蓉有一刻差點上當。

  「東王公這麼久沒見,個性好像變得惡劣了一點?」發現東王公是裝的,芙蓉不禁惱了,她真的有幾秒覺得是自己不對,誰知道東王公竟然是在耍她!

  「是嗎?」

  東王公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高興,這讓芙蓉更加摸不著頭腦,這樣說他,他應該給點生氣或是惱羞成怒的反應才對吧?她沒有接著東王公的問話回答,畢竟若真的給了個正面的答案,誰知道東王公會不會記在心裡,回頭在她那帳本中悄悄加了幾頁!

  「本以為妳下凡這麼久,事情不順利會心情鬱悶,玉皇可擔心極了,所以我才想說說笑,不過看來沒什麼效果。」

  「東王公像平時那樣就好了,千萬千萬不要突然變了性子,小仙心臟其實不太好,禁不得嚇的呀!」芙蓉呼了口氣,心想要是東王公性子變得像玉皇那樣,又或是變成東嶽帝君那樣,對她來說都不是好事。

  玉皇對她是很寵溺,差不多什麼都由得她的,如果套用凡間的形象去形容,玉皇是位「慈母」,而她怕得要死的東嶽帝君不用說,行事作風或是芙蓉過去的親身經歷都反映著帝君是位極品「嚴父」,這兩個種類她都不想再增加數量了。

  東王公像東王公那樣就好,要是他變得和其他人一樣了,她會覺得很可惜的。

  至於可惜什麼她說不出來,只是有這樣的感覺。

  「我聽說了妳敢跟東嶽帝君爭取讓他出手幫那位五殿下,看來妳的心臟應該還很健康。」對話仍是持續,但是提起李崇禮的存在時,東王公的嘴角別有含意的笑了一下,但是芙蓉和潼兒卻沒有察覺。

  芙蓉大吃一驚,那次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膽般的跟帝君開口要求,事後她也得到了大大的教訓,被訓了差不多一個時辰,完全是偷雞不著蝕把米了。

  「東王公你怎麼會知道的!是東嶽帝君說的嗎?」

  「誰說的重要嗎?」

  「重要!如果是帝君的話我就不能尋仇了,要是別人的話……」芙蓉說到尾時看向潼兒,目露凶光的瞪得潼兒不禁打了個寒顫。

  「別為難潼兒了。我讓他下凡,自然就得讓他把該說的都說出來。」

  「果然是潼兒你呀!」芙蓉咬牙切齒的瞪了潼兒一眼,大有等會秋後算帳的意味。

  「那天的事不說不行呀……」潼兒下意識抱著頭,可憐兮兮的,他知道芙蓉九成會順手敲爆他的頭。

  芙蓉鼓著腮還在生悶氣,自己被東嶽帝君用定身術定著說教這麼糗的事,她本來以為只有天知地知,還有帝君和她本人加上潼兒知道,轉輪王和秦廣王兩人不敢議論東嶽帝君,二郎真君不是嘴碎的人,就算他多嘴,說的對象也是玉皇不會是東王公呀!

  再說他們就算知道她被東嶽帝君教訓,但沒看到實際情況的嘛!本來她可以不用丟這個臉的!

  潼兒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芙蓉氣得在心裡大喊。

  因為丟臉怒上心頭,她都忘記了潼兒自始至終都是東華臺的人,報告給東王公知道根本就不算吃裡扒外。

  「潼兒,把我之前給你的東西拿出來。」東王公當作沒看到芙蓉對潼兒做出的威嚇,這點小事要是他插手,芙蓉生的氣一定更大,小輩的事讓小輩自己處理就好。

  「什麼東西?」聽到潼兒身上有東王公給的東西,好奇心驅使下芙蓉也暫時忘了衣裝上的尷尬,興致十足的湊到潼兒身邊去,等著他把東西拿出來。

  既然潼兒連這麼大的一面鏡子都能藏起來了,他身上一定和她一樣有個萬用袋子,說不定除了傳訊鏡外,還有其他不錯的東西呢!敢把她出賣掉,不打劫一些好處她這口氣嚥不下!

  潼兒在單衣下摸出一個小布袋,在裡面掏出一個只有掌心般大小的錦囊。

  「是那種在危急關頭拿出來的救命錦囊嗎?」芙蓉看向這個在刺繡的功夫和外型都沒有特殊之處的錦囊不禁有點失望,還以為東王公給潼兒帶著的東西會是什麼難得一看的寶貝,誰知道竟然是一只錦囊?

  有事拿錦囊出來救命的年代不是已經過了嗎?

  芙蓉一臉鄙夷的看向那東西,好奇心被打擊了一大半。

  「看不出來嗎?」鏡中的東王公輕輕笑了。

  隨著他的動作,雪色的長髮在九色雲袍上滑過,柔順得像絲線般的雪白長髮從肩上滑下垂到胸前,看得芙蓉都呆了。她竟然有衝動想去摸摸東王公的頭髮是什麼觸感,光是看已經覺得比李崇禮的要柔順軟滑好幾倍。李崇禮的頭髮也很滑,但因為顏色的關係,視覺上就沒有雪白色的柔軟和輕飄飄了。

  不想還好,芙蓉很快就想到令她咯咯笑出聲的事情來。

  東王公好像李崇禮的脫色版?

  她忍不住的一直笑,讓潼兒把她當作神經病發作般,連忙伸手在她的面前揮了揮,把她已經飄到九重天外的思緒拉了回來。

  「咳咳……」回過神看到望著自己的兩雙眼睛,芙蓉使出厚臉皮的功夫咳了兩聲輕輕帶過,活像她剛才完全沒有走神似的。「東王公拿出這麼老套的東西,感覺怪怪的。」

  「芙蓉!」潼兒大吃一驚趕緊撲去堵住芙蓉的嘴,就算真的覺得救命錦囊老套也不要當面說呀!

  「我也承認是有點老套。」難得東王公點頭同意了。「玉皇碎碎唸了很久,說派人來之餘也得有幾手準備。好歹把妳送下凡是頂著罰妳的名頭,拿太好的東西幫妳也說不過去,不過芙蓉妳的感想我會和玉皇說的。」

  「不要!千萬不要跟玉皇說我嫌老套!」芙蓉慌忙阻止,整個人差點就撲到東王公所在的鏡子上了。要是嫌老套的話傳到玉皇那裡,那位高高在上者一定會用一臉哀怨的表情看著她,煩她煩得要死。

  「東王公你行行好,把剛才聽到的感想忘記好嗎?我現在覺得這救命錦囊既簡單又帥得天上有地下無呀!」大眼睛眨了眨,在月光下竟然還能發出閃閃的星光,芙蓉輕輕的嘟著嘴裝可愛,這一招她面對玉皇或是其他男仙人大都可以過關││雖然她自己也覺得有點噁,但為求目的只能不擇手段了。

  看著芙蓉這麼刻意的討好,東王公忍不住笑彎了眼,手伸到下巴輕輕托著,像是在沉思什麼重大事情似的。「我考慮看看。」

  「不要啦!」聽到東王公不肯定的答案,她真的緊張了。雖然知道東王公不會這麼無聊跑去找玉皇就是說這麼簡單的事,但芙蓉還是撒了一下嬌,好像不這樣做東王公就不買她的帳了。

  「潼兒。」東王公還是不理會芙蓉,由得她在鏡子前窮焦急,喚了潼兒上前,指了指潼兒拿在手上的錦囊。「這個東西你讓五殿下帶在身上,不能離身。」

  「這是什麼呀?」雖然被無視了,但芙蓉還是擠到潼兒身邊,還伸手想要摸摸那個救命錦囊。

  「芙蓉妳別多手呀!」潼兒擋著芙蓉的手,誓死不讓芙蓉拿到手上的東西,他知道被芙蓉得手就不用想完整拿回來了。

  「有什麼事發生的話,可以保五殿下絕對不死,不過芙蓉不能碰,萬一毀了就壞事了。」

  「東王公你把我說得像是有怪力的女力士似的。只是摸一下會壞嗎?」伸出的手收了回來,芙蓉不滿的嘟了嘟嘴。

  或許隔著一面傳訊鏡不是真正的面對面,她的膽子跟著大了一點,芙蓉竟然大膽到用不滿的視線瞟了東王公一眼。

  芙蓉肯定東王公看到她的大不敬行為,但他竟然完全沒有發作,視線對上他只是笑了笑。

  「妳想拿五殿下的安危開玩笑的話就請隨意。」東王公做了個請便的手勢,不過他的話卻已經把芙蓉的動作堵住。

  「哪有可能拿他的命開玩笑!」芙蓉認輸,看著東王公把潼兒遣了下去。

  明明是大半夜,李崇禮早就睡死了,這個時間要怎樣把錦囊交給他呀?

(續)


芙蓉仙傳之神探女仙我最讚!-封面 (200)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036

書名:芙蓉仙傳之神探女仙我最讚!

作者:竹某人

畫者:MO

上市日:20121212

價格:定價220元,特價170

購書方式:可至全省7-11超商、金石堂門市、墊腳石書店、誠品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