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2012不思議秋季新悅讀《芙蓉仙傳之打工女仙我最大!》試閱

 
1347005084-1132933994

之前出國一星期,雖然知道出版社已經放出了芙蓉的試閱但還是抽不出時間把連結放在自己的部落格中!(艸)
 
不思議工作室的連結︰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92622599

作者 竹某人 + 超可畫風繪者 MO

20121010

不容錯過的歡樂逗趣與驚奇幻想

因為……

神仙也瘋狂的啦!

 

 

 

【2012不思議秋季新悅讀】

書名:芙蓉仙傳之打工女仙我最大!

作者:竹某人(http://foxchan2005.pixnet.net/blog

繪者:MO子(http://zhaomolujian.lofter.com

 
芙蓉

身分:因天地靈氣而生的崑崙女仙,受眾神寵愛。

個性:活潑愛撒嬌,有時卻很少根筋

超級無人能敵的絕技:煉丹時炸了丹爐甚至炸毀宮殿!煉仙藥卻煉出毒藥



仙界東方的蓬萊仙島上聳立一座座高峰,每一座山峰上都建有不同的洞府或是宮殿,裡面住著許多仙人,這些仙人都是聽令於一個人的話。

  那人就蓬萊仙島最高峰上的東華臺主人東王公,男仙之首的他平日就待在蓬萊仙島上的紫府或是他的居處東華臺,玉皇或是天尊們沒有要事要他辦的話,他從不會主動離開蓬萊仙島跑到天宮那邊自尋煩惱。

  就像西王母待在崑崙仙山攬著她的女仙們天天種桃子、開宴會一樣,東王公在自己的地盤天天下棋看風景,過得也很寫意。

  不過,東華臺最近不時總會發出一些打破寧靜的慘叫聲。

  說時遲那時快,在東華臺西側偏殿一處又傳出驚人的爆炸聲。

  正在主殿中一個人擺棋陣的東王公輕輕嘆了一口氣,他站起身擺一擺手,讓棋盤和棋子自行收拾起來,才負手慢慢朝發生騷動的偏殿走去。

  不需要走到發生意外的偏殿範圍,他已經看到有很多當差的仙童膽怯的向冒著黑煙的地方張望,但看來看去就是沒人有膽子往災區探問,你推我讓了一番後仍是沒有結果,拿不定主意的仙童們看到東王公親自來到便立即退了開去,把路讓了出來。

  頭上頂著華冠、身上穿著九色雲袍的東王公連手都不用擺一下,偏殿冒出的黑煙就散了一大半,他停步在偏殿的階梯前,嘴角噙著一道似笑非笑的弧度等著偏殿中闖禍的人發現他。

  這是他的嗜好,也是他的惡興味。他老愛不出聲的站著看那些手底下的仙人需要多久才發現他站在那裡,他這個喜好經常被玉皇說是浪費時間,但是作為仙人,有的就是時間不是嗎?

  有人說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其實那都是騙人的,天上地上的時間還不是一樣這麼過!真要說的話,在仙界過日子若沒有打發時間的好方法,那比在地上還難過了。

  濃煙散去,兩抹和黑煙一樣顏色的影子在一個呈圓形狀的殘骸旁邊發生爭執。

  說是爭執有點不正確,因為剛剛這兩人已經由對罵的架式變成單方面的低姿態哀求了。

  一名不應該出現在蓬萊仙島上的女仙一丁點氣質都沒有的雙手扠著腰,腳丫子毫不留情的踩在另外一個身材比她略微矮小的仙童身上,被踩在腳下的仙童一臉的悲催,可惜他無力反抗,只得屈服在女仙的腳下。

  「我的好姐姐,算潼兒求求妳做好心,不要再向道德天尊借煉丹爐玩了,再多炸幾個,天尊也會被妳氣得發瘋的!」臉上有著被爆炸燻黑了的汙漬,仙童兩眼泛著淚光的看向踩著他的凶手,對方正皺眉看著身邊的圓形殘骸一臉愁容,根本就沒注意自己踩著他似的。

  「天尊大人才沒有那麼小氣,而且他明知道我會把爐炸掉,所以每次都給我次等貨玩。明明用高級貨成功率才會高的嘛!」

  「天尊就是知道給姐姐妳用什麼貨色都只有一個下場嘛!」女仙腳下的仙童欲哭無淚了,他發誓他一早已經勸過了,煉丹從來不是易事,那些充滿靈氣的天材地寶是一股腦兒扔進丹爐裡煉的嗎?這種煉法能成功還要不爆炸才出奇呀!

  可憐他這個小小的仙童連逃走說不的機會都沒有,主子說要煉,他也只能硬著頭皮看著那個從天尊手上拿到手,同時令幾位洞府真人都垂涎三尺的煉丹爐化成一堆破片。

  「潼兒你是欠揍了嗎?」

  「好姐姐,就算我沒欠揍,妳現在可還是把我踩在腳底耶!」

  「呀!不好意思,剛才情急把你踢開之後忘了縮腳。」同樣被燻得一身是黑的女仙把擱在別人身上的腳收回來,她很大方的伸出手扶了地上的仙童一把,之後就蹲到煉丹爐的碎片旁邊認真的研究著,到底她是什麼步驟出了差錯才又弄到爆爐?

  「再多爆幾次,恐怕就得到東嶽帝君處報到了。」終於可以爬起身的仙童把臉盡量擦到回復皮肉該有的顏色,都是多虧他的眼淚才有這個效果。

  「放心吧!我可沒聽說過仙童也得去報到的。」女仙在碎片中翻找的手頓了頓,像是打了個寒顫後又回復動作,總算讓她在破片中找到了丹藥的餘末。

  「東嶽帝君不會放過我的,我可是犯了沒能阻止姐姐妳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東華臺炸丹爐呀!打擾了東王公的清靜,妳是要我如何交代?」潼兒想到萬一東嶽帝君跟他算帳,只會有糟糕兩個字可以形容了。

  「東王公最多不就是一言不發的站在一旁看……呃!」一臉黑灰的女仙現在就算臉色變得多青白也不會有人看得清楚,她自個兒說的話可真是提醒了自己,丹爐爆炸弄出這麼大的聲響說不定連附近洞府的真人們都要驚動出來,更何況是東華臺的主人東王公?

  這一提潼兒也嚇得跳起,當他看現薄煙之後那個穿著九色雲袍的人時,他的淚水立即決堤了。

  「喂,你這樣子好像東王公會對你做什麼似的……」

  「要是有什麼都是芙蓉姐姐妳害我的!」掩著臉痛哭失聲,小小仙童現在心裡覺得十分委屈。

  罪魁禍首實在沒有辦法再硬掰炸爐與自己無關,肇禍的女仙站起身,象徵式的拍一拍除了黑灰還是黑灰的衣裙,扶了扶已經散掉一半的仙女髻,花臉貓般的臉上揚起一個甜笑,她裝起一張端莊相,踩著女仙們都喜歡的細碎蓮步踏出偏殿,在不知已經站了多久的東王公十步之遙處福了福身。

  「驚擾了東王公大駕,請恕小仙芙蓉冒犯之罪。」

  如果不提她的外表實在狼狽得讓人不禁猛地搖頭的話,芙蓉現在的舉止和語氣的確無懈可擊,就連崑崙西王母手下的女仙也未必個個有這麼完美的技巧。

  雖說她這應對沒丟崑崙的臉面,但崑崙的女仙倒是不會把自己炸成一身黑再端出微笑行禮。

  「這番話芙蓉妳說過幾遍了?」

  披著一頭雪色長髮,頭上的髮冠閃著和日光一樣耀眼的閃光,一身搶眼的九色雲袍加上東王公的臉和獨特氣質,令東王公的存在像是無時無刻都在發出溫煦日光的太陽。

  有時候女仙芙蓉會覺得比起玉皇那身金燦燦的皇袍,東王公才真是一身閃,照道理他一出現應該很容易被發現,但事實證明,打扮閃不閃眼和容不容易被發現是兩回事。

  別以為名字有個「公」字,地位又是蓬萊仙島的首領、仙界眾男仙統領的東王公會是個遲暮老人,如果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比起天天操心天宮事務而有點未老先衰的玉皇陛下,閒閒無事待在蓬萊仙島過著養尊處優生活的東王公絕對是位面如冠玉的美男子。如果他不怕麻煩而西王母又准的話,待他跑去崑崙仙山轉一圈,絕對會令那些凡心未泯的小女仙危機重重。

  什麼危機?當然是動了凡心被九天玄女和西王母整治的大懲罰了!

  仙界誰都知道西王母不喜歡女仙們談戀愛,從九天玄女那邊故意放出來的小道消息說愛情不是令女仙們茶飯不思就是心不在焉,且比起男仙,她們更容易因為私事而令工作效率下降,嚴重影響王母娘娘重視的仙桃收成還算事小,整個崑崙仙山天天在冒粉紅色愛心泡泡才是大問題呀!

  所以王母娘娘的確不太希望東王公跑去她的地盤。

  現在這個會令崑崙主人也頭痛的美男子還是負手站在原地,臉上掛著如溫暖陽光的微笑,天知道他到底是想責備她再一次炸了偏殿的屋頂?還是他又得幫忙向天尊交代次貨煉丹爐又爆了?

  芙蓉來蓬萊仙島暫住已經一段時間了,但她還是摸不清東王公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

  比起西王母,勉強也可以從神情和語氣上知道她真正想表達什麼,而東王公永遠就是笑咪咪的樣子,從不皺眉頭,說話聲線輕輕的不會有太多高低起伏,眼睛裡也不會透露他的情緒。

  他一整天除了在紫府工作的時間外就是喜歡一個人待著,連仙童服侍都不用,就自己一個人布棋局或是看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書。

  大概他的脾氣也算是好的吧?芙蓉心想她已經炸了東華臺的偏殿好幾次,多次下來東王公連眉頭都沒有皺過一次,只會淡淡的問她還打算炸幾次才放棄煉丹這個娛樂。

  她芙蓉拍心口保證,她真的不是貪玩才煉丹的!

  「下次一定會成功的嘛!」不著痕跡的嘟了嘟嘴小聲反駁後,芙蓉擺出一個楚楚可憐的樣子眼睛巴巴的瞅著東王公看,但她忘記了自己現在一身黑灰,擺出這樣子除了滑稽之外還是只有滑稽。

  看到這連仙童們都忍不住竊笑的畫面,東王公仍是連嘴角也沒有動一下。他只是垂眼看了看天尊不知第幾個犧牲掉的丹爐,然後視線又看了看芙蓉手中拿著應該是丹藥的黑色物體。

  「過幾天西王母的仙宴,妳心意到就好,禮物就不必了。」

  「欸!怎麼可以!這裡已經沒有桃子送過去了,我還想煉個什麼送去當禮物的嘛!」

  「妳把我殿閣弄壞的修繕費,我已經讓人整理成一本帳本準備送去崑崙,妳可以放心,絕不會是兩手空空回去的。」東王公回想了一下芙蓉最近都找人收集了什麼材料,推測上她手上的黑色渣滓原來應該是什麼丹藥,能把藥煉成這模樣,在另一個角度來看,她也是奇才了。

  「東王公大人,你人這麼好可不可以……」芙蓉大驚,自己闖禍與破壞的修繕費帳單竟然不是以一張張來算,已經是用一本本來計算了嗎?那到底她要賠多少仙石才夠?就算她在仙界人脈很不錯,但到現在位階也只是個小小的女仙,在凡間既沒有香火鼎盛的廟宇供她,她的煉丹術也有目共睹不太可能用煉成的丹藥換仙石,更別說她炸壞的材料東王公說不定也都詳列在帳本上了。

  「那妳自己賠嗎?」東王公平日好話聽得多了,就算芙蓉現在發好人卡,他也無動於衷。他伸出手輕輕一握再放開,一本一指節厚的帳本憑空出現在他手上。東王公翻開帳本最新的一頁,把目前的累積索償額給芙蓉看了一眼。

  「賠……賠不起……」看到上面的天文數字,芙蓉暗暗做好得去找東嶽帝君喝茶的準備了。

  「帳本會送到西王母那邊,妳也不要再去向天尊撒嬌討丹爐了,妳的浪費行為已經引起公憤,再不知收斂,玉皇可就要出面教訓妳了。」勾起一道若有若無的微笑,談判完成後,東王公把新一筆偏殿的修繕費加了上去,然後頭也不回的負手轉身離開。

  「……不是這麼嚴重吧?」看著那個白髮俊男用老人家般的緩慢步伐慢慢離去,性子一向比較急躁的芙蓉早已經急得跳腳,事情原來已經不是繃緊皮向王母請罪就沒事的程度,只是炸幾個丹爐而已,有必要鬧到玉皇那邊嗎?

  芙蓉心裡有氣,剛才裝的端莊假象立即打回原型了。她現在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讓她知道是哪個小心眼去玉皇跟前嚼舌根,她一定不放過!

  「芙蓉姐姐,我就說不要煉丹的嘛!這樣妳回崑崙仙山時,王母娘娘一定不放過妳。」和芙蓉一樣看到了那個令人驚愕的天文賠償數字的潼兒也不禁咋舌,就算把他賣掉任勞任怨工作上百年,恐怕也還不了呀!

  「王母放過我,九天玄女早就不放過我啦!要不是我始終是女仙,我才不想回去咧!」芙蓉鼓著一張臉生著氣,她平日是膽子大、愛闖點小禍,但什麼時候弄出那種天文數字的賠償費了!

  「唔……的確,不提外表的話,姐姐妳的確沒有女仙們該有的樣子。」已經把掃除用具拿出來的潼兒和原本也守在偏殿外的仙童們紛紛忙碌的投入打掃工作,一時間偏殿變得熱鬧沸騰。

  「什麼呀!潼兒你是找死了!」

  反應遲鈍了幾秒的芙蓉發出一記怒鳴,緊接而來的是仙童的慘叫,東方蓬萊仙島上也開始泛起暮色了……

1347005101-2223869574 

究~竟~

 

玉皇把扒、王母娘娘、九天玄女姐姐、東王公等一干眾神,會給芙蓉什麼樣的懲罰呢?

 

更多精采的內容,敬請期待10月10日新書上市!>﹏<

(一切試閱﹑出版等內容以出版社的公佈為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夏天晴(音織)
  • 我來留言了!從比賽認識竹大到現在已經兩年了ˊˋ
    所以這本書抱持著期待兩年的心情而來祝賀,
    希望竹大的芙蓉仙傳大賣特賣♥
  • 晴大!不知不覺已經兩年了!記得那時是鮮的比賽,當時為比賽努力的時間眨眼就過去了XD
    這兩年大家各有工作也在寫文,不時在噗上交流聊天愉快無比!
    讓我們大家的書繼續快快樂樂的寫!>3<
    晴大的蕭邦之後也一套接一套呀!= =+ 嘿~

    竹某人 (竹子) 於 2012/09/14 13:17 回覆

  • 豆漿
  • 這書會有幾冊呢?
  • 預計會有三冊哦!^^
    多多支持!謝謝>3<

    竹某人 (竹子) 於 2012/09/18 17: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