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見封 1 月見封 2 


奮力的想要掙扎但身體和手腳被纏著的水流往下拖,漆黑的水底冰冷得像沒有溫度,蝕骨的森冷侵蝕著她身體所有的知覺,到現在她已經沒有氣力張開雙眼了。

她不想在死前再一次看進眼裡的是一整片的黑。過去多年她都得待在沒有陽光的山洞之內,想不到現在要死了她還是得死在山洞之中。

這是因為她背叛了自己一族的祭神。這就是她的罪孽和必須承擔的後果吧?

身為巫女,處於一族中超然的位置,這個別人趨之若鶩的位置她卻從沒放在心上,甚至巴不得早日有人接替她的位置。

她想要的是自由。就算沒有華服,沒有高床軟枕,沒有跟在身後囉唆但事事打點好的侍女也好,青一族的巫女,應該要說是前代巫女的沐姬從以前開始就希望有一天能離開漆黑的神居。

她想生活在陽光之下,還有親眼看看那個在水鏡中陪伴她過了不少時光的人。

但這一刻恐怕已經沒有機會了。

捲在她手腳上的水流不斷加大力度將她往下扯,水壓令她十分難受,身體裡的空氣全被擠出來了,水由四方百面湧進她的口鼻讓她不禁掙扎起來。

水凌之天為什麼要把那面被詛咒的鏡子送到紅羅一族那裡?為什麼要阻止她和紅羅的巫女對話,水凌之天到底想做什麼?

要是因為青一族的賀禮而讓紅羅的巫女出了什麼事的話,那紅羅一族必定會向她一族追究到底,那可是紅羅一族難得喚神成功的巫女,為了她紅羅一族會不顧一切和青開戰。

就算青一族的領地再富庶,對方可是戰神荒炎之天守護的一族呀!真的打起來青不會得到任何的優勢。

「呃……」身體中最後一口氣都失去了之後,沐姬的意識也跟著沉沒在漆黑的山中湖之中了。

『嘶──!』在沐姬失去意識的一刻一條金色水龍好不容易突破了山中湖的水面阻力飛快地向下潛游。

水是水凌之天錦泉支配的媒介,即使牠是由紅烈親自創造出來,直接闖入滿佈錦泉神力的湖中仍是十分吃力。

湖中掀起了因為入侵者而狂暴起來的水流,一道道水流衝向水龍的方向,對沐姬的拑制相對減弱了不少。

金色水龍一下子變大了好幾倍,隨著它的體型變大水流對他的攻擊就變得輕了不少,金龍高速的飆到沐姬浮沉著的方面,爪子一撈就把沐姬抓住然後飛快的往水面飛去。

『紅烈!你就是要和我作對嗎?』在湖底的深處,一道憤怒的女聲響起,然後整座湖泊都震動了起來。

『錦泉,殺害凡人會有什麼後果妳知道的,這種錯不可一﹑更不可再。』灌入紅烈神力的金色水龍也傳出了一道懶懶的聲音,金龍的主人紅烈藉著金色水龍這個媒介也可以得知水底的狀況。

和錦泉附身的女子交手也只是一陣子前的事,想不到這麼快又和錦泉打照面了。

『我暫時放過那個女孩不代表你可以過問我青的家務事!』現在的錦泉不能離開神方,沒有憑依媒介的她大部份的神力都留在神居的這片湖中,水龍闖入湖中就等於自投羅網一樣。

『在妳把她扯下水去的時候她就不是妳的巫女了吧?既然不是了我要不要救和妳又有什麼關係,再說我救了她也是救妳一次呀!錦泉,不要太過份了。』司水和司火的祭神本就不相容,不只他和錦泉本身個性不咬弦這麼簡單,在水中燃起荒炎之天不滅的神焰的話,最終兩個祭神也只會兩敗俱傷。

『你別神氣,你所下的禁制早晚會被我解除,到時候我要你後悔當初把神方和大地之間鎖上一道該死的門!』由湖底再湧上重壓的水流,來勢兇猛得像要即場把水龍撕成碎片!

『呵!難道讓妳留在大地多害幾個人嗎?待在神方好好的妳就不能安份一點嗎?』水龍每被水流擊中都落下金色的閃光,在水中這些閃光像是落下的龍鱗一樣,但再這樣下去人沒救出水龍身上依附的神力會先用盡了。

『留在神方好讓我看著你們在大地上做出有辱祭神尊嚴的事?』錦泉越說越激動,由她操縱的水流更兇猛的襲向快要游到水面的金龍。

『祭神的尊嚴?妳該說是妳自己本人死性不改的無聊自尊心吧?』紅烈的聲音仍是一貫的懶,但是他也不是不知道這只水龍也差不多到極限,要是還不能擺脫錦泉的窮追猛打,青的過氣巫女就一定沒得救,而被松若知道的話,雖說不會教訓他辦事不力,但一定不會開心。

說到尾倒楣的也會是他吧?

在神居僕役們的尖叫驚呼之下金龍由湖中一躍而起,而他們一族的女巫被抓在這龐然大物的爪子中,不少人已經尖叫著去找神居的守衛救人了。

『紅烈!』錦泉的怒叫化成一道山鳴的巨響令山洞中震動不已。頭頂上的鐘雨洞的尖石有不少因為這突如其來紛紛塌下,幾個走避不及的侍女和守衛被尖石擊中死傷慘重。

金色巨龍躲避開水柱的追擊閃出了山洞的範圍,一旦離開了錦泉的神居金色水龍就不怕後有追兵的往北方逃去。

在一片森林中墮下,原本幾人合抱也抱不住的龍身在墮地的一刻變回一條蟒蛇的大小圈在一邊喘息著,而沐姬則倒在樹林的一角。

『兄長大人……』

『哦!剛剛謝謝你了。墨翠。要不是你暗中幫一把現在還困在水裡。』

『不用多謝。這也是為我自己的巫子做一點點事而已。但是現在要怎樣救醒她?放她在這裡說不定不用很久……』墨翠幽幽的聲音響起,聲音中聽出他的不安,像是還擔心錦泉會追上來一樣。雖然他人沒有降臨在大地之上,但是卻令人覺得他正在東張西望似的。

『這只龍在神力用盡消散之前給墨翠你使喚好了。現在這身體不好用吧?』

『兄長大人…請不要取笑我…我也不想用這樣的模樣見人……只是附在這個身上,對被我憑依的對象沒太大傷害嘛……』墨翠發出嘟嚷的聲音,聽得出來他對自己目前的身體似乎也很不少抱怨。

『要是你有膽子附在人身上,我就當你是錦泉的同黨現在我就讓水龍吃了你!』紅烈調侃的聲音響起,說完還讓水龍撲上墨翠憑依的身體作勢要咬下去。

『我可是冒著被錦泉姐姐追殺的危險幫忙的,兄長大人也太過份了。』

『吱』的一聲,墨翠依附的身體本能的叫著逃竄,但還是被水龍濕漉漉的身體捲上了。

『開玩笑而已。那麼…我也不浪費水龍身上的神力了,好了,我等待我們再會之日。』

『呀…兄長大人就這樣就走了…現在該怎樣做才好呢?』墨翠走到沐姬的身邊,面對這個氣息微弱的少女,憑他現在的身體沒有辦法帶她離開這裡,連去求救恐怕也有問題。

盤成一圈的袖珍版金色水龍倒是很寫意的曬著太陽休息了起來,完全沒有要向新主人示好或幫忙的意思。

果然是物似主人形。紅烈兄長做出來的東西全都投影了他本人的個性吧?現在是什麼情況,竟然還可以寫意地曬太陽?墨翠現在是有怒不敢言。

正開始打盹的水龍感覺到自己身上紮了兩道灼人的視線,它瞇起和神焰一樣顏色的眼睛看著自己的新主人,然後對比了雙方的體型之後,水龍決議繼續曬日光浴了。

『別以為我好欺負……我還沒窩囊到連一只小小的水龍也敢小看……』在兄姐面前表現得很怕事和軟弱的墨翠緊握拳頭下定決心,他好歹也是大地上排行前四名的祭神,大大一個蒼嵐一族的祭神,就算那是荒炎之天神力做出來的,既然送了給他使喚就得要聽話!

墨翠移動到火龍的面前,體積比他大的水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但當這條以大欺小的水龍看到墨翠那雙金橙色的眼睛和雖然抑壓過但仍很強大的神力之後,它很沒骨氣的立即俯身示好。

『去把那個巫女喚醒。』總算把這只水龍收服,墨翠迫不及待使喚它去辦事了。

盤成餅狀的水龍飛快地移動,但當它游到沐姬的身邊後它十分人性化以一臉疑惑的表情調頭看著墨翠,一副等待他下指示到底要怎樣喚醒她才好。

『先讓她把喝下去的水吐出來吧?她泡了很久?』山洞中發生的事墨翠知道的不多,他不敢踏入錦泉的領域之內,所以只敢在水龍帶著沐姬離開水面之後用風盡快把他們送到遠離青一族領地的這裡。

得到明確的指示,水龍露出一副很高興的樣子飄游到沐姬的上方,然後用它那像成年人手臂般粗的尾巴一把拍到沐姬的肚子上。

『呀!你在做什麼?』墨翠嚇得大驚的跳起,而那條笨蛋水龍還像覺得很好玩的再拍了兩下。

『停!停!停!你想打死她嗎?』從不生氣的墨翠在現在這麼緊急的時候也沒有吼一聲,他在一邊用勸架的語氣叫著,雖然沒有氣勢但水龍還是聽話地停下了施虐的尾巴。

『她可是我巫子很在意的人,你拍死她要我在什麼地方還他一個巫女朋友?你用尾巴按她的肚子就行了!為什麼要用拍的?不!現在不用再按了,恐怕她都被你拍到內傷了……』

被墨翠弱弱的聲音說著教,水龍垂著頭像做錯事似的等著處罰。看到這畫面,墨翠回想起當年祭神們還沒離開大地的時候,他和兄長們經常待在一起,而紅烈兄長就是最愛用奇怪的懲罰方法去整治手底下做錯事的人,而那些等著受罰的人都會擺出和水龍一樣的表情。

怎麼紅烈兄長連這些表情都給水龍塑造出來了?

「唔…嗚……咳咳咳……」在祭神和水龍兩個交換著沒有實際用途的對話時,被重擊了幾下的傷者真的咳著把肚子中的湖水吐了出來。

才剛開始回復意識身上就只感覺到很痛,雖然她沒有試過由山頂滾下山坡,但如果真的滾下去大概也會和她現在一樣這麼痛吧?不過身體雖然痛,但是她卻覺得很溫暖,而且刺眼。

『妳……醒了?這就好了,再不醒來就很危險了。』墨翠鬆了口氣,不到臨急的關頭他不想動用神力呀!一旦用了很容易就會被錦泉知道他的所在了。

沐姬奮力的爬起身茫然的看著自己身處的林子,四處都是竹林青竹的香氣,陽光點點灑在地上和她的身上,這樣的環境她很久沒有見過了,除了間中可以在山洞的洞口看看天空之外,她根本沒有機會走在山林之中。

眼前的景象就像是做夢一樣不真實,但是身上的濡濕卻又是告訴她這不是做夢,她不久前激怒了水凌之天被拖進山中湖都不是假的,那冰冷的水溫仍可以讓她不敢打顫。

但為什麼她現在會在這裡?

『是紅羅的荒炎之天救了妳。妳之前用水鏡和他們對話了吧?』

「呀…是誰?」突然在耳邊響起的聲音讓沐姬嚇了一跳,平日沒什麼生氣的臉龐也不禁添上了一抹疑惑。

『那…那不重要。身體有沒有什麼不舒服?能走嗎?妳必須要走了。』

「身體…肚子很痛…」沐姬不禁抱著肚子。

『……』墨翠幽怨的瞪了水龍一眼。『雖然辛苦了點,但我們要盡快趕去蒼嵐的領地,見到了百風妳才安全。』

「你認識百風?」沐姬驚喜的問,可以她問的方向卻是一片竹林。「那個…請問恩人你在哪裡?可以露面讓我當面道謝嗎?」雖然一直聽到聲音,自己身邊也有一條散發著微弱神力的水龍,那個神力她不陌生,那是屬於荒炎之天的神力。但是一直和她說話的聲音卻不是由水龍發出的。

『我在妳前面。』

「前面?前面沒有人……」沐姬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前面,那邊的竹樹的確是比較稀疏,但仍是沒有人呀?

『不…不是那麼遠……妳往下看。』

「咦!」

『我是冽嵐之天的墨翠,事不宜遲了,妳動身前去蒼嵐的領地吧?』

「咦!祭…祭神大人……冽嵐的祭神大人……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

「對不起…我失禮了。因為……」

『我知道。總之祭神目前除了兄長他們可以用原本的姿態出現在大地之外,其他祭神只可以附在其他動物身上。附身在人身上是禁忌……妳…妳…妳不要笑!』老好人脾氣的墨翠能明白凡人現在這模樣的他說話一定會嚇倒,他也耐心的解釋,但他的臉皮本來就薄,沐姬一笑他就開始慌了。

「對不起。」

『妳…妳再笑…我就不帶妳去找百風!』

「祭神大人,我真的可以去找百風嗎?」

『…我都這樣說了,為什麼不可以?』

「我背叛了我的祭神水凌之天……」

『……別放在心上。妳沒做錯,這次是她不好。』墨翠走了幾步,又吩咐水龍再縮小尺寸跟著沐姬,準備直接出發攀山去了。

「謝謝祢……那個,不如我抱著祢走吧?」看著墨翠吃力地奔跑才追得到沐姬的步伐,她蹲下身伸出了手。

『麻煩妳了…這個身體真的不好用。』尷尬的甩了甩尾巴,墨翠小心翼翼的走上沐姬的掌中。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