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莉娜紅眸瞇了瞇,心裡在想茵格蘭姆這次來的用意,既不是亞德里恩讓他來,那是誰讓他來?世上還有誰指使得動他?還有他故意拿在手上的銀色沙漏芙莉娜也看見了,看到那已經開始計時的沙漏她心裡的不祥預感越發加深了。

「請恕我插話,是因為之前騎士團追捕竊賊時焚毀了部份森林嗎?」洛昂小心翼翼的上前一步,位置有點微妙的站在芙莉娜的稍後方營造出一種他不是用皇親的名份開口,而是魔法師芙莉娜的後輩身份。

「不愧是帝國聰明的親王殿下。」洛昂的主意茵格蘭姆一下就看穿了。他嘴角牽了個像是笑的孤度,冷色的眸子似有若無的掃了洛昂一眼。「裝傻不是你應該做的吧?親王殿下?」

從茵格蘭姆口中吐出的『親王殿下』四個字就像從天而降的冰凌一樣砸得人又痛又冷。有著學者氣質又帶了點神秒感的茵格蘭姆換了一個坐姿,來自他身上的威壓在沒了壓制後很快就襲到洛昂身上。

芙莉娜難得有點擔心的看了洛昂一眼,她現在絕不能出手幫洛昂一把,茵格蘭姆願不願意賣她面子還不知道,但如果是現在她所知的三位龍族中,茵格蘭姆是她認為最難觸摸的。

亞穆塔斯是冷淡寡言但是對一般人類的敵意不算深,當然他對帝國皇室的態度是特別差的,但對其他人他最多就是態度冷淡不理不睬。黑龍亞德里恩芙莉娜沒見過,但一顆蛋被偷這麼大的事他也可以等,還給出一個寬限期也可見他為人大概是十分在意凡事有規有矩,這種個性最多就是固執點,但是茵格蘭姆呢?

感覺這位有著賢者之稱的白銀之主性子說不定是最多彎彎曲曲的一個。

「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嗎?」茵格蘭姆勾起嘴角笑著說,現在的畫面倒是他把帝國的親王當作了隨侍的僕人一樣,他以主人的身份冷眼質問,被問的僕人卻沒辦法擠出一句解釋的話一樣。

「如果你把躲在寢室中的那個皇帝撤了下來換你上去的話那倒是有資格和我談條件了。」這句話茵格蘭姆一說完洛昂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準確點是難堪。

「尊敬的……」

「不用客套了。不如說說你們打算怎樣阻止亞德里恩?我想一定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吧?芙莉娜小姐的公會打算幫忙?」

「公會不會插手,和龍族為敵一事魔法師是做不出來的。」芙莉娜搖了搖頭,洛昂聽了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很明智的選擇。不然人類的魔法師們可就得絕望了。」茵格蘭姆站了起身,隨著他移動一頭銀色的頭髮移雜了陰影之下,在光陽下反映著銀色的光澤。

除了他的頭髮,四周的環境好像也在不知不覺中多了一些細碎的銀光似的,芙莉娜看到了,洛昂這個實力不算高的魔法師也看到了。

這是很具現化了的魔法元素!

「茵格蘭姆大人,這次的事雖然是人類的所為,但也只是一小部份的人……」

「但那卻是能代表你們人類的皇后不是嗎?」冷色眸子一瞇,他們身邊的楓樹飄下落葉的頻率好像加快了不少,快要變成紅葉雨似的。

「要怎樣做才可以讓茵格蘭姆大人你不插手這件事?」洛昂開始覺得氣溫不尋常的下降了不少,眼前的銀色光點他總算是弄清是什麼元素。

未入冬,空氣中的冰系元素不足,這是從水元素中演變而來的冰霜元素,多了這些溫度才會一下子變冷。確認了這件事後聽著茵格蘭姆語氣冷硬的提問,洛昂心都涼了。

他猜到會發生什麼事了。

「你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位你們人類帝國中最尊敬的皇帝不只是動了亞德里恩親族的蛋,而且還動了精靈一族的成員。芙莉娜小姐,妳應該還記得山谷的精靈喚我一聲什麼吧?」

「白銀之主,他們是這樣稱呼你的。」

「所以聰明的親王殿下,你認為我是為了什麼而來的?」

「是為了精靈族……」如果地獄是一層一層的,茵格蘭姆是很正成的把洛昂連環打下了幾層了。

洛昂之前的各種打算現在變得沒有用了。黑龍的行動給了他們一個錯覺,那個限期是黑龍為了處理被偷的龍蛋和同時被抓走的精靈而定下的,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為了精靈會引來另一個同樣難應付的敵人。

「你們應該慶幸精靈王很能忍,格蕾拉小姐的父親也很能忍,他們兩個都沒有開口要求我插手,甚至他們都不讓底下的精靈把消息告訴我。不過我這個人就是不喜歡別人跑到我的頭上撤野。」如果之前茵格蘭姆對洛昂的笑是故意的冷漠,現在的可說是明白表現出他對洛昂,或許說是帝國皇室的敵意了。

「茵格蘭姆大人,請給我們一點時間,只是有多一點時間我們……」

「能解決事件?真的能嗎?如果你是皇帝的話說不定能。但你不是。」茵格蘭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這樣說的,看到洛昂蒼白的臉色他看似十分滿意。

茵格蘭姆又看了一眼在旁沒有出聲的芙莉娜,他明白她是想幫口的,只是礙於擔心弄巧成拙才忍著。

「亞德里恩給你們的限期是初雪降下之時,如果按照自然的天候你們大概還有十天半個月左右的時間,但是我現在宣佈限期恐怕要提前了。」茵格蘭姆的心情看似變得不錯,他伸出手,空中飄盪著的銀色元素歡快的聚到他的手上,地面開始結出薄霜,而四周樹本的枝葉上面也結了層薄冰。

「等等!茵格蘭姆大人!」

「三天。三天後帝都就會下起今年第一場雪了。」說完茵格蘭姆把手上的元素散去,再把那個沙漏拋了出去。

他所做的很明白,三天之後他會用魔法降下今年的第一場雪。

要不是洛昂還得顧全親王的臉面,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失儀的跌坐地上洛昂或許現在就想像他的哥哥那樣裝暈又好,裝成膽小嚇壞又好讓人簇擁送回大宅關起門來發抖就成。

就算他想也不能。

只剩下三天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