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德里恩。這次總算是見到你了。」亞穆塔斯一個人上前,走到旅館前大約三十步左右的距離他就停下來了,視線看著前方。

『我本來也還沒有意思要和你見面的,你見了我只會勸我放過帝都裡那些可恨的罪人。我來只是我好奇那個女孩手上的東西而已。』無人的街上傳來一道冷硬的聲音,但這聲音卻是在四周擴散一樣令人找不到源頭,沒法循聲音找出發話者。

「別動她,不然你去帝都之前要先打敗我。」亞穆塔斯皺了皺眉,沒想到自己替安娜做的那個祝福會引來亞德里恩這麼大的興趣。

聽到兩條龍的對話古斯希特更是把安娜拉到自己身後,雖然這樣做不一定就能阻止亞德里恩,但亞穆塔斯看在心裡還是有點欣慰的。

作為男人就是要保護自己的另一半,就算另一半有自保能力也好這也是不得不做的事。這是一種表態,古斯希特在這方面亞穆塔斯還是滿意的,從以前他還是見習騎士時已經挺身擋在安娜前面一樣。

不過亞穆塔斯還是期望見到他能多點友人說的那套『直接』一點的舉動。

『她身上的龍族祝福是你下的我自然會給你面子不會動她。但看一下也不成嗎?』冷硬的聲音依舊但是語氣多了一點好奇的感覺,但是隱藏起來的黑龍散發出來的陰冷氣息只讓眾人的身體不自覺的打顫。

不是因為溫度變冷,而是氣氛所致。

菲宇因為種族關係對這種陰冷的氣氛十分抗拒,一張小臉皺得快要像酸梅一樣,看到他這樣子被薩芬羅趕了出來的亞克斯連忙施了一個小型的淨化法術讓大家所在的位置飄盪著一層乳白色的光暈。

作為祭司亞克斯對這種闇屬性的氣息十分敏感,而他的淨化法術也十分有效,在乳白色光暈集中的地方空氣中少了點無形的壓力。

旅館中的交涉大致平息了,原本不時傳出的爭論聲也漸趨平靜,正因為已經沒有亞克斯出力的機會薩芬羅才會嫌他礙手礙腳趕他出去,免得等會再次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時這個祭司首當其衝被打死了。

這個小鎮的警備隊恐怕也被收賣了,不然一般的警備隊可不會這樣刁難騎士團的小隊長,雖然其他人身上沒有帶著帝都宮廷的文書,但是由騎士團正式派出來的薩芬羅身上有帶著騎士團的任務書還有洛昂親王的信件,祭出這兩樣東西對方也要用一句文書有可能是偽造的來刁難就絕對是存心留難的了。

薩芬羅心裡都有把這幫傢伙就地正法的衝動了,怎麼可能還讓祭司在旁邊不斷勸說大家要和平共處?

旅館內外現在都處於一種詭異的對峙之中。

對亞克斯這樣的舉動古斯希特是有擔心亞德里恩會不會看成這是對他的挑釁,要知道這連真面目都沒給他們看的黑龍可以讓那個偷竊的共犯之一變成一個活死人從北方來到帝都,期間黑龍一直表現出對人類的負面情緒,他真的因為亞克斯的行動斷定他們挑釁也不是令人意外的事。

而且先生屬性相克,闇屬性的人不可能會對有可能危害自己的光屬性生物有多少友好的感想。現在雙方對峙不是人數佔優就能得勝,就好像薩芬羅一個人直接面對好幾個警備隊的小角色也沒有一絲懼色一樣,亞德里德這頭連帝國這種龐然大物也敢下限期毀城的黑龍當然不會畏懼古斯希特他們幾個人類。

在場能牽制他的只有亞穆塔斯一個。

「她可是人類,你確定你不會傷她嗎?」

『我也是有分寸的,亞穆塔斯。』亞德里恩的聲音好像有點不滿,然後又有點疑惑似的繼續說。『她是你的伴侶?你確定要一個人類?』

「……」亞穆塔斯沈默了,他的沈默在對方眼中大概就等於是默認了吧?

『我個人認為人類和我們龍族沒有將來。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

「我當然知道。」

『那……』亞德里恩的聲音有點狐疑,似乎一時之間也猜不出亞穆塔斯的意思。

「她雖然不是我的伴侶。但也是很重要的人。」亞穆塔斯嘴角勾起一個很溫柔的笑,他輕輕轉過身看向安娜現在的方向,隨即一陣冷風吹過,一道像是從沒有陽光之地吹來的濕冷之風凝結在旅館門口,才一眨眼的時間還很吵的旅館和餐廳內部

『……』

「做得好!你們……」因為警備隊的人突然無聲無息的全部倒下去,薩芬羅心想這或許是安娜或菲宇的傑作,解決了那些煩人的傢伙薩芬羅自然很高興,但是她打開門後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一道像是會把四周的色彩或是光線全部吞噬的黑氣停在安娜和古斯希特身前,這黑得連視線都可以完全遮掩的氣息就連在哈姆雷島上親身感受過死靈骷髏大軍的亞克斯也覺得膽怯,性質很像死靈魔法師散發暗黑氛圍,但卻令人覺得那是超越了舞弄遺骸或是靈魂的小把戲,這完全是能把生機一下子會消滅吞噬的黑暗。

安娜和亞克斯兩人不由得同時想起在湖底遇到的洛倫,那個小女孩和亞德里恩同樣都是黑龍,在湖底時他們也知道洛倫很厲害,即使她不是成年期的龍安娜和亞克斯也知道兩人絕對不會是她的對手,但打不過或許也能掙取一下一撃不死再逃命,但是面前的亞德里恩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他們覺得自己連反抗的機會都不會有。

黑色的氣息化為一件寬大卻顯得略為殘破的斗蓬,黑色的衣服把這個人全身上下都包得密不透風,只露出臉部,而這張臉也被黑得不會反光的長髮遮了一部份,但是顏色的反差還是讓人對這神秘的人有著很深的印象。

可以說是慘白的皮膚配上一雙深邃的紫色眼睛,眼瞳是深紫色,而眼珠子由外至內是漸變的紫色,像是一顆有著漸層色調的紫色寶石一樣。這一白一紫兩種顏色在純黑的配襯下完全被突顯出來。

亞德里恩的人類形態身材很高,說不定亞穆塔斯和他並排也不夠他高,亞德里恩的紫色眼睛半垂著眼看著眼前的兩個人類,正確點說他是看著安娜,只不過古斯希特擋在安娜前面才會走進亞德里恩的視線範圍而已。

『亞穆塔斯你弄的這個龍族祝福看來蠻有效。我走得這麼近這些人竟然還支持得到沒有倒下去。』聲音帶著一點點意外,但是亞德里恩的臉還是沒有一絲表情,像是一個表情凝固了的面具一樣,不過這是一個十分精緻的面具。

「你收歛一下威壓不行嗎?」亞穆塔斯看向亞德里恩出現的方向並沒有急著回頭,但是他的語氣明白的警告亞德里恩不要太過份,不然他一定會出手的。

『為什麼?』亞德里恩反問了一句,這次看得到他的表情果然和他的聲音一樣冷硬,嘴角的線條像是永遠向下的,一張臉永遠板著最嚴肅的表情。

他伸出手,和他的臉色一樣白的手腕在黑袍下探出伸向安娜,但古斯希特卻擋到他前面。

亞德里恩瞇了瞇紫晶般的眼睛然後像是很自然的一樣湊近了點,視線卻由始至終的盯著古斯希特的眼睛看,好像想要從古斯希特的眼睛的探視他這個人的靈魂一樣。

被人這般凝視古斯希特從心底打了個寒顫,雖然有點沒面子但古斯希特是想要移開視線的,但是對方的眼視卻像是附帶禁錮魔法一樣令人連避開都辦不到。

「尊敬的黑龍亞德……欸?」忍著情緒上的不適,古斯希特本來是打算表明態度,然後對方看他不順眼就硬扛打一場的,不過話說了一半,重點都沒來得及說出來對方的行動卻令古斯希特連動都不敢動。

亞德里恩的視線仍是沒有移開反而多了點捕獵者的氛圍,他纖白的手移轉了方向搭上了古斯希特的肩膀,而原本沒動收在黑袍之下手也動了。

『稀罕的契約者……』

「呀…!」古斯希特自己都覺得這聲驚叫太無力太丟臉,但他真的是嚇壞了!搭在肩膀不打緊,但為什麼亞德里恩另一隻手要放在他的臉上!

這隻手很冷很涼,而且放的位置也太驚人,古斯希特長這麼大還沒有這麼驚嚇過!

『看來妳的伴侶應該是他吧?手上拿的是薩拉蒙特打造的劍,以人類的年紀來說這麼年輕有這身實力也算是不錯。』亞德里恩的視線終於從古斯希特的眼前移開轉到安娜身上打量了一記,不過他對安娜的興趣似乎已經告一段落,現在他的獵物變成古斯希特,一雙手更在古斯希特身上又是拍又是掐的直接把古斯希特當作大型玩具一樣。

「等等!」突然被一個男人上下其手摸來拍去的,而且還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更是在安娜面前!雖然對方不是用令人難堪的態度碰他,但古斯希特悲哀的想他真的沒有被男人摸的興趣呀!

所以他下意識手一擋就把亞德里恩的手打開了。

『啪!』的一聲在隔絕魔法的範圍內響起,連亞穆塔斯都驚訝的看向動作頓住了的當事人。

一道黑氣在亞德里恩身後爆發出來,然後那隻被古斯希特打開了的手猛然抓住古斯希特的肩膀一扯,古斯希特連反抗都來不及就被亞德里恩拉了過去,黑龍的動作快得沒人來得及阻止也沒能猶阻止,眼看古斯希特就要被當垃圾一樣扔出去時安娜慌張的撲前去拉住亞德里恩的手臂,同時亞穆塔斯也已經來到古斯希特的身邊,擋住了亞德里恩要把人擲出去的方向。

「好歹他算是我的,別亂發脾氣吧!亞德里恩。」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