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身材瘦削,臉色有點黝黑,一頭削得很短的頭髮配上銳利的眼神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是傭兵的可能性很高。見到對方也是一副不好惹的樣子菲宇沒有擺出精靈一貫驕傲超然的態度,很和氣的朝那個人點了點頭說了聲抱歉,要是普通人看到一個孩子這麼認真的道歉了自然也不好意思追究。

但如果那個人原本就不懷好意的呢?

這個男人沒有說話,看著菲宇的眼神連變動也沒有,當菲宇察覺到身邊的空氣流動變快了時男人已經出手,他的動作很快地從衣袖滑出一柄匕首,菲宇完全來不及反應對方手上的利器已經朝他的頸邊劃過去。

精靈的反應是很敏捷但是菲宇和那個男人的距離太近,身後又有桌子擋著他來不及完全避開,眼看就算沒割斷脖子臉上或是肩膀都不得不掛點彩。幸好坐在菲宇身邊的薩芬羅反應也沒有慢,雖然不是第一時間但她還是來得及把菲宇撲到一邊剛好躲過了突襲的一刀。

愛好和平的祭司亞克斯驚叫起來,而像是連鎖反應一樣餐廳中一些無關的客人也紛紛驚呼著避了出去,旅館的這個小餐廳立即陷入一陣混亂之中。

說離開的是一些無關的客人是因為留在現場的還有好幾個看似不起眼但仔細觀察卻發現有著一種嗜血感的男人。

「大膽!旅館﹑酒場等地方亮武器是違反法令的!」和菲宇一起撲到地上去的薩芬羅習慣性把自己的身體擋在孩子外型的菲宇前面,人類先入為主的觀念令她即使知道他大年紀大自己很多還是下意識的把他當小孩。

保護弱小是騎士信條之一,而薩芬羅是個對自己有要求也很驕傲的女騎士。

「這個人怎麼這麼沒禮貌,我不是道歉了嗎?只是碰到一下就要殺人的嗎?人類是這麼蠻不講理的嗎?古斯希特?」爬起身的菲宇拍了拍一身衣服,他斗蓬的兜帽因為剛才的動作已經掀下露出了他那長尖的耳朵和精靈才會有的獨特髮色,還有那比娃娃還要精緻的五官。

「是精靈!」

那些本著看熱鬧的好奇心沒有走得很遠的旅館客人紛紛發出驚艷的呼聲,雖然這個小鎖距離沈默森林很近但其實小鎮的住民也沒多少個真的見過森林中的精靈,更不要說這些在帝國土地上游走的旅人了。

現在眼前就有一個活生生的美麗精靈不少人都看傻了,即使菲宇還只是個孩子外型但其容貌也足夠吸引人注意力的了。而有點清醒的比較快的心裡更是在想要是看到的是位女精靈就更死而無憾了。

同時臨時組成的小隊成員也沒有坐著看戲,在薩芬羅行動的時候古斯希特已經上前把那男人和薩芬羅二人隔了開來,而安娜也快速的走到亞克斯的身邊充當祭司的護衛。

「難道我會是矮人嗎?一看就知道是精靈吧!」

「先別廢話!」菲宇嘴裡還咕嚕咕嚕的抱怨時薩芬羅已經有點粗魯的把他挾在身側退了開。

敵有還有好幾個,現在不是分心耍嘴皮的時候。雖然知道這一點但是薩芬羅聽著菲宇自己的碎碎唸真的有想一手巴下去的衝動,只是換了是她隊中的部下她一早就動手了!

看著餐廳中一觸即發的場面一行人中戰力無疑是最強的亞穆塔斯並沒有動,也可以說也沒有人想他動手。先前還在沈默森林的時候他就因為皇后的行動發了好大的脾氣,要是現在由得他出手的話不要說這些埋伏的人一定會死得一個不剩,說不定這個小鎮也得消失在地圖上了。

所以他現在一動也不動的坐著古斯希特完任不介意,甚至是有一種回去當初和他結下契約時的感覺。那時候亞穆塔斯也是完全不會插手古斯希特的事,除非古斯希特主動開口要他幫忙,不然他就是這樣一言不發的待在一邊或是藏起身影。

「皇后派來的手下嗎?」

古斯希特這個問題自然不會得到答案,他也只是循例問了一下而已,始終顧忌帝國法令所以他的劍還沒有拔出來。古斯希特把視線投向薩芬羅想她亮出騎士團的身份免得之後被警備隊糾纏。

不過預想永遠跟不上現實,薩芬羅還沒來得及開口她剛才驚險萬分地救下的小精靈已經跳了出來,而且手上拿著的是一柄閃著紅光流光﹑比匕首要長一點但又沒有短刀那麼長的小彎刀。

他一跳起沒有襲向剛才攻擊的男人,反而衝向仍留在餐廳中一身殺氣的另一個男人。

他以小孩不應該有的速度像是閃現般來到目標面前,對方有備而來早就進入戰鬥狀態反應也是極快,長劍一出鞘已經擋下了菲宇連續幾下的刺撃。

不過他們兩人之間的戰鬥菲宇還是有優勢的,他手上拿的是短距離武器,而對方是長劍,只要距離拉不開就等同肉搏戰,雖然菲宇和對方相比身型是一整個單薄,但是精靈的速度和敏捷是出了名的,比拳頭氣力菲宇一定會認輸,但是比靈巧速度他有自信絕對能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我是精靈呀!帝國法令用在我身上可行不通呢!有膽子想宰我就要做好心理準備被反攻呀!」菲字笑嘻嘻的說著,他的確不受帝國法令管束,就算等會事情平息警備隊來了也不敢把他抓起來入罪。

「帝都騎士團鷹獅分團小隊長薩芬羅.尼安!在此拔刀者按帝國法令論處!」薩芬羅心知在場只有自己先動手是最名正言順的,帝都騎士團的名頭可比地方警備隊要大,等會事情完結時也一定是由她出面應付,畢竟一行人之中真正背著公務名義的只有她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