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精靈的聚居地,安娜和亞克斯兩個醉酒的人很快就被安排了休息的地方,經過精靈中的醫師看過之後,他們兩人遠還沒到醉死的程度,睡個一天自然就會醒過來了。

一天也正好一直擔心著的另外幾人一個休息的時間。古斯希特和亞穆塔斯也不可能為了帝國的事硬是給兩人灌草藥讓他們快醒。

是夜,亞穆塔斯仍是守在安娜房間裡,坐在床邊,一雙金眼微垂的看著臉色因為醉酒微紅的少女的睡顏,月光早已經高高掛在天空,時間也早已經是正常人入睡的時間,不過他還是坐在安娜的床邊沒有離去,目光也始終沒有移開。

要是湖底中待著的不是洛倫會發生怎樣的事?

亞穆塔斯有一種不敢想下去的感覺,湖底由黑龍守護一事他雖說略知一二,但以黑龍一向的脾氣要不是洛倫那樣小孩心性的守護者,換了個有著亞德里恩一半個性的黑龍,或許不至於會殺了闖進湖底的兩人,但也肯定不會像洛倫這麼好心把他們帶到法陣旁邊去等。

安娜身上流傳於西菲爾斯的血脈已經很薄,除了他這種有血緣關係的同族外其他的龍未必一定察覺得到安娜的身份,而以安娜的實力真的和一頭龍打起來也不可能戰勝。

湖底的守護者是洛倫真的是他們一行人的幸運。

「原來你在這裡。」房間的門被無聲的打開,外邊暈黃的光視透過門縫在房內打亮了一個角度,不知道是還沒睡下或是中途醒來的古斯希特從門外探頭進來。

「深夜還待在女士的房間不離去而且連燈都不點一個好像有點變態吧?亞穆塔斯。」

「半夜你不去睡覺還沒敲門就打開少女的房間你又是打算做什麼呢?」

古斯希特下意識的紅了臉退後了一步,雖然他過來真的只是想看看安娜有沒有睡得好,絕對不是亞穆塔斯話中暗示的那樣,但被人當面這個懷疑他仍是覺得自己有種解釋不了的尷尬。

本就不是有意要責備什麼,亞穆塔斯伸手再一次拉好安娜身上的被子後站起身,黑色金邊的長衣在昏暗的光線下隨著他的動作畫出一道暗金色的流光。古斯希特不禁瞇了瞇眼認為自己是看錯了,這種款式類似的衣服亞穆塔斯貌似有很多,那道暗金流光大概不是他的衣服所發出來的。

不會又是這傢伙暗地裡在生什麼氣,把四周的雷元素壓縮成這樣子吧?這危險的假設令古斯希特背上都冒了冷汗。

亞穆塔斯不會認定他是心懷不軌的半夜過來,所以打算拿雷電劈他了?

亞穆塔斯一步一步的接近,古斯希特硬著頭皮的待在原地,不過心裡卻已經打定主意要是他的龍有什麼大動作他一定立即轉身就跑!

不跑的話連武器都沒有帶在身上的這一刻他一定會被劈死!

走到門邊亞穆塔斯輕輕的帶上門,金色的眼睛帶著一點笑意的看了古斯希特一眼。「門我下了一道隔絕魔法。」

「你!你是真的把我想成夜闖少女寢室的………」

「的什麼?」亞穆塔斯一臉認真的等待古斯希特的回應,看著他的契約者支支吾吾仍是沒法把該說的名詞說出口他不禁有點惡作劇成功的滿足感。不過同時他也玩夠了,再不放過他的契約者恐怖會惱羞成怒。

「要喝酒嗎?」亞穆塔斯看了看古斯希特手上的提燈,剛才的亮光原來是他手上的燈帶來的,從走廊盡頭的窗看出去精靈的聚集地已經沒多少燈是仍亮著的,四周的氣息都平伏著,大部份的人都在休息。

亞穆塔斯沒有睡的打算,本來就自己一個品嚐一下洛倫送他的酒也是不錯的選擇,但既然古斯希特出現了邀他一起或許會不錯。

「那種普遍人喝三口的烈酒?」古斯希特皺了皺眉,他自問酒量一般,這種烈酒他喝下去大概也沒能撐多過十口。

「沒膽喝?」

「抱歉,我還真的沒膽挑戰,如無意外明天我們也得出發了吧?」古斯希特聳了聳肩,雖然酒他沒興趣,但是難得亞穆塔斯主動邀約他也很奉陪的一起出了屋子。

精靈的屋子隨樹而建,樹與樹之間有很多走道或是涼亭,亞穆塔斯現在就領了古斯希特在其中一個涼亭坐下,他手邊的是一個酒瓶,而扔給古斯希特的卻是一個手掌大的果子。

見古斯希特一臉狐疑的看著手上的果子,亞穆塔斯語氣有點玩味的說。

「精靈特產的水果,不敢喝酒的話就吃這個。」

言下之意是說這東西是孩子們最喜愛的水果嗎?他是在拐圈損人嗎?古斯希特真的有一下子覺得血氣上湧,亞穆塔斯這傢伙是認真要刺激他的嗎?

不過這次古斯希特真的是誤會了,亞穆塔斯扔出這個水果真的沒有其他意思。而這東西的確是精靈一族中的特產而且很受歡迎。

「我們要盡快去找亞德里恩。」

「但我們連他在哪也不知道?既然知道了被盜的是龍蛋,或許我們應該說趕回帝都想辦法把龍蛋搶回來?」

「你覺得成功率有多少?」亞穆塔斯挑了挑眉看了古斯希特一眼,好像在說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提議般表示著他的意外。

古斯希特提出的的確不是最好的方法,要是沒有事先和黑龍亞德里恩打聲招呼,萬一在他們回頭去搶龍蛋的時候蛋出了什麼意外的話那就等於把黑龍的憤怒直接轉移到自己身上。

雖然亞穆塔斯心裡也想早日把自己同族的蛋取回來,一想到蛋在那個可恨的女人手邊他心底就會翻起如巨浪般的怒火,如果是他們龍族單方面的行動亞穆吉斯當然想用最直接的方法解決,但是他要顧慮自己契約者的立場,可行的話他也希望亞德里恩能和他們合作。

不過要說服亞德里恩不是一件易事。

「……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現在連亞德里恩在哪裡的線索也沒有,哪有時間去找?」

古斯希特提出的問題的確也是現在最大的難題,來到精靈的沉默之森雖然得到了那瑰寶的情報,但是遺憾的事在龍蛋和格蕾拉被人帶走了之後亞德里恩只是來過沈默之森一次。

他接下來打算怎樣做,現在人在哪裡連精靈都不知道,亞德里恩的下落可說是斷了。想要從他目前所有的行動推論他的位置也是不可能的,龍有著人類沒辦法使用的傳送魔法,由大陸最北之地走到最南邊在龍的角度也只是花費幾分鐘的事情。

「你們要找亞德里恩大人的話我知道他的位置呀!」


此文新寫和之前分章一樣,一個章節約8-9K,不過每次更的字數要看當日進度……(艸)
一次起碼更2K以上的!(握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