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底之中沒有明顯的晝夜之分,舉頭往上看去都是一樣泛著光的水面,單憑眼前一成不變的光景安娜和亞克斯沒有辦法分辨得出自己被關在湖底已經有多少小時。

不過他們的身體卻很清楚,強撐著不睡覺的精神疲憊還只是小事,他們兩快要餓扁的肚子才是最大的問題。

被洛倫扔在魔法陣的旁邊應有大半天了吧?還是已經有一天了呢?

安娜有點難受的看著同樣不太精神的祭司。相比她沒試過這樣捱餓,亞克斯除了臉上有睡眠不足的痕跡之外,餓肚子好像對他影響不大似的。

是不是神職人員都是這樣的呢?過的是經常得餓肚子的生活嗎?

「你們餓死了沒?」隨著精神奕奕的聲音出現的黑裙少女抱著一大堆東西蹦蹦跳的跑到安娜和亞克斯面前。她把手上的累贅物品放在地上去之後好奇的湊到安娜和亞克斯的面前觀察他們疲憊的神色。

「情況很壞似的呢…我才走開一天而已嘛!」

「一天沒有水和食物人自然會憔悴一點的。」見安娜完全不想說話,還有氣有力的亞克斯當起代言人起來。

「已經一天了嗎?噢…我找東西都忘記時間了。這些還可以吃的。」洛倫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然後她率先在帶來的物品中翻出一瓶酒和一堆乳酪。雖然包裝上會令人懷疑是否已經過了保存期限,但是當洛倫小心翼翼的把酒瓶的瓶蓋打開之後那個香味立即就讓他們知道酒質一定沒有變壞,而乳酪也飄著濃郁的香味。

「雖然這些用來充飢有點不足,不過用來吊命應該沒問題的!」洛倫落力的把食物分給兩個飢餓的客人後自己也開了一瓶酒嗅著。暫時沒有實體的她沒辦法品嘗這些珍藏的好酒,不過光是聞香也足夠了。

「真是太感謝了!」

「現在看時間湖上應該是天亮時份的了。」

「洛倫分得出這裡的晝夜嗎?」

「分不分得出來也沒有關係,我們龍族一向都很少去理時間的問題。一天﹑一小時什麼的單位太小了。」洛倫滿足了之後把瓶口重新封好,然後坐在一旁有趣的看著喝了一小口酒就已經醉醺醺的祭司。

「也是呢!」因為口渴安娜一口氣喝了好幾口酒,但喝完之後很快她就後悔了。

剛喝進口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可是只吃了幾口乳酪就喝酒讓她很快就覺得醉了,也因為酒的味道很容易入口,她也不自覺的沒了節制。

「安娜睡一下啦!我會在這裡陪你們等。」洛倫自顧自的說,基本上也沒有人回應她了。硬撐了一天的疲憊加上酒精,那兩人早就已經倒下去睡著了。

「呀!終於來了!」沈默的等了好一會,洛倫高興的跳起身走到魔法陣圖騰的旁邊,滿心期待的看著慢慢被光線填滿的圖樣。當整個圖樣被重新繪畫出來之後,在魔法圓當中出現了一個人形,而當這個人形踏出魔法圓的光線來到這湖底神殿之後洛倫第一時間就撲了上去。

「亞穆叔叔!好久不見了!」黑龍化身的女孩子撩起裙擺跳過去一把圈住來人的脖子,還熱情的送上幾個熱情的親吻。

「原來現在是洛倫妳嗎?休眠期?」亞穆塔斯笑著抱住同族的少女,狀似寵溺的撫了撫她的長髮再把她放回地上。

「嗯。我聽到安娜說叔叔也一起同行就知道你一定會親自來接他們的了。」

「妳又知道了?」亞穆塔斯先是過去把醉癱了的祭司拖進魔法圓中,然後再走過去抱起安娜。

「氣息喔!她身上有的氣息強了點,在外邊還好,一旦在這樣的結界裡的話就很容易察覺了。」洛倫一直緊跟著亞穆塔斯的步伐,像個要撒嬌的小孩似的圈著大人團團轉。

「亞穆叔叔,這些你帶回去!我特地找出來送你的!」洛倫獻寶的指了指地上的酒,其實好去找這堆東西出來的目的是送禮多於拯救飢餓的人類。

「怪不得他們都醉成這樣,妳竟然拿這種烈酒出來呀?」亞穆塔斯哭笑不得看著正吐舌裝傻的洛倫,她翻出來的酒的確是自己的至愛,但同樣也是出了名酒力不遞的人不到三口就會醉癱的烈酒呀!

「沒辦法,這裡可以給人吃喝的東西只有這些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把一瓶瓶的酒都放到魔法圓之後亞穆塔斯再一次走到洛倫身邊,他蹲下身撫了撫她的頭頂。

「放心,我一定會把蛋帶回來。還有妳那個精靈朋友。」知道少女一直跟在他身後轉並不是因為她有多崇拜自己,一早就看得出她想向他請求這兩件事,她的神情和想法還沒能收藏得好,很容易就看穿了。

「真的嗎?謝謝亞穆叔叔!將來我睡飽了之後一定會去找你道謝的!」洛倫紅著小臉的跟在亞穆塔斯的身後來到魔法陣的邊緣。

該帶回去的都已經放在魔法陣中了,亞穆塔斯最後再向洛倫笑了一個之後就從魔法陣中消失了。待魔法所帶來的光芒褪去之後地上只剩下一個缺了一半的魔法陣。而黑龍的神殿守護者再一次回去她應該待在的建築群之中。

在森林的深處,眾人緊張的等待著亞穆塔斯的歸來,古斯希特一眼都不敢由魔法陣上移開。相比他的緊張,負責把缺少了的魔法陣用魔法石的粉末補上去的菲宇則十分輕鬆的待在遠一點的粗樹幹上,他對自己的能力十分有自信,魔法陣一定是完美無缺,亞穆塔斯一定可以把人帶回來了。

而如他所料的一樣,過了一會亞穆塔斯就平安的把人帶回來了。伴著一陣酒香味。

「酒?祭司還喝酒?」薩芬羅不可置信的看著醉得邊流著口水邊睡的亞克斯,她在擔心他們安危的時候這傢伙竟然喝得酩酊大醉!

「神殿只有這個可以喝,所以沒辦法。古斯希特,先把安娜帶回去休息。」亞穆塔斯簡單地說了一句就抓起祭司的衣領往自己肩上拱了。

古斯希特如言的把安娜橫抱起來,當她真真實實的被自己抱在懷中後,他才覺得被高吊著的心終於回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