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蛋可是就這樣放在一旁不去理會的嗎?」亞克斯想像著一顆被人隨便放在路邊的蛋在某一天走出一條小龍來,那個畫面太過離奇太過不合常理,但是以他的想像力就只能想出這裡去了。

「可以呀!」洛倫笑得天真爛漫。

「呃…我真的不太能理解呢…哈哈…龍蛋不是隨便就會找得到的吧?」怪笑著祭司的想像又開始往奇怪的地方發展了。

「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吧!我弟妹這一顆原本也收得很好的,媽媽把蛋交給了森林裡的朋友代為看管,應該是收在這個湖底神殿的入口那邊吧!那裡也是精靈的禁地,原本還以為沒有人會闖得進去,可是還是出事了…不知道格蕾拉怎麼了呢?蛋不見了之後她也不見了,以前她隔幾天就會來神殿一次的說。隔著神殿的結界我也追蹤不到她在哪裡呢!你們由湖面掉下來的應該還沒到村子去,要不就可以問你們格蕾拉在哪了。」洛倫拉著亞克斯的手搖呀搖,小腳踢著地上不存在的小石子,白色小臉緊緊的皺著。

完全就像一個小孩子呢!安娜低頭看著洛倫顯得十分寂寞的身影,就算她本身是一頭龍,但她的心情和一個普通的小女孩,一個人待在這裡等待沉睡期的過去,現在暗中會來探望的朋友也沒來了,她的寂寞實在可以想像的。

「格蕾拉是?」

「長老的小女兒喔!唔…我睡著前她還是個小孩呢!那時我們已經常一起玩的了。精靈的年紀不太好算……從外表看來應該比你們都還要小一點。」洛倫來回看了安娜和亞克斯一眼之後得出了這個結論。

「精靈的少女?」

「這該不是精靈一族也也對帝國抗議的原因吧?」安娜心情沉重起來了,偷了龍蛋的人,如果他們的行動被人看到了的話,會怎樣對待那個人呢?如果看到一切的就是那名叫格蕾拉的精靈少女,對上幾個擅長戰鬥的人類戰士或是魔法師的話也是一樣危險的。該不會她已經……

「她應該還安全吧…要不精靈早就開戰了…」

「做出這種事的人類,我巴不得他們都被殺掉呢!」

「對不起……」聽到洛倫不帶善意的話,雖然並不是針對他們兩個,可是亞克斯仍是被打撃到了。

「你代表人類向我道歉嗎?」洛倫歪著頭看著祭司,她和亞克斯組成的早低差剛好形成一個微仰著頭,一個沒勁的垂頭這有點微妙的景象。

「不…只是聽到這些事是我同族做出來的不禁就道歉了。」

「祭司都是這麼有趣的人嗎?」

「這個……」

「算了,你們兩個跟我來這邊吧!我帶你們去神殿入口吧!現在的我沒辦法打開通道,不過格蕾拉的姐姐或是她父親應該做得到的。」洛倫再次揚起可愛的笑容,她伸出手撫了撫亞克斯的頭,因為高度略為不足她乾脆先伸手拉著他的衣服讓他蹲著遷就她的高度。

「難道只有格蕾拉可以進來嗎?」

「也不是,只是進來這裡除了我們黑龍之外就只有特定人物,因為這結界是我的先祖用魔法設下的,所以我們知道如何進來,而這裡是希斯和瑪露菲特的墓地,沒有手持信物要打開穿過結界的通道有點困難呢!」

「墓地?這裡?」

「是呀!在我原身睡著的那座塔的後方有一片長著像是水晶般的石之花小平原,那裡就是他們兩人的墓地。這裡原本是我的先祖為了悼念摰友而拜託矮人朋友建的,建築都很漂亮吧!」

「一開始就在湖底?」

「……不是呢。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個遙遠的年代。」洛倫領著兩人繞到塔的旁邊,穿過旁邊幾條長長的走道之後他們就看到了那一片一點也不小的石之花平原,那一株株奇特的花朵反射著上方穿著湖水透下的陽光,這一邊給人的感覺和之前兩人待過的建築群那灰灰的感覺不一樣,這遍花海讓人覺得很寧靜很柔和,長眠在這裡那兩位精靈的先祖也可以得到安息吧!

洛倫沒有再就這座湖底神殿的歷史再作解釋,安娜和亞克斯也認為牽涉到精靈先祖那麼久遠的年代,就算洛倫一一說出來他們也不一定可以聽得明白。

沿著花海的邊緣走著,過了一小段時間他們三人就來到了一個鋪了石板的小花園似的,點綴花園的仍是那些在這裡唯一看見的石之花,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只剩下地板上的一個不完全傳送魔法陣。

「好了,我們就在這裡等吧!」二話不說洛倫已經找了個喜歡的位置坐了下去。

「等?」亞克斯好奇的看著那個缺了一部份的魔法陣,因為魔法本身不是他擅長的項目,所以他只是單純在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嗯!另一半的魔法陣在精靈那邊,得等他們那邊發動了,這邊的才會動得了。怎說真是麻煩呢!要是我不是現在這個狀態就好了,直接把你們送回去!」

「洛倫,你們龍族沉睡著時都會這樣子的嗎?」安娜坐到洛倫的旁邊,那種魔法陣她看過,亞穆塔斯和茵格蘭姆使用的也和這個差不多,這大概算是龍族專用的魔法圖樣吧?這麼複雜的花樣就算記得住,也控制不了要發動這魔法陣的魔力,一想到這裡安娜再次覺得帝國這次和黑龍的紛爭完全是無謀和可笑的。

「只限在這裡呢!因為洛倫是這一任的神殿守衛,所以才可以這裡活動。順帶說一下,亞德叔叔也曾是這神殿的守衛喔!」

「總覺得龍族會做這樣的是有點難以置信。」

「唔……就如同我們不喜歡人類那樣吧!說起來我們算是互相排斥的族群了?我們黑龍因為先祖的話所以來守著故人的墓,精靈和我們也很友好。除了人類之外吧!我們龍族和其他長壽族群一向交情都不錯呢!」

洛倫說著令人猜不到她實際年齡的話,就算是安娜也有混亂的感覺,亞穆塔斯和茵格蘭姆是那種沒有必要就絕不會多說的類型,除了必要的情報他們會說之外對於龍族的想法或是他們知道的長久的歷史都大太多提。

可能洛倫是女孩子也可能是她的年紀小而令她沒有另外兩頭龍那樣沉穩,她的話中所提到的時空令安娜和亞克斯都感到十分陌生。

艾姆斯大陸上的帝國至今歷時二百多年,再追索下去可以在史書上找到大約七百年左右的人類王國的歷史,可是有部份的記錄早就因為戰爭而失落,這七百年之前的記錄少得可憐,就算找得到也不見得是用現在人類的通用語言所寫,這些資料亦不是尋常人家可能讀得到的了。那個時代的事就像只存在於歌謠還有詩歌的世界一樣。

「我又想起來了!」

洛倫突然的驚呼把陷於歷史混亂中的兩人喚回現實之中,他們兩個仍有點迷茫似的朝黑龍女孩看過去,只見小女孩拉起裙擺飛快的朝剛才待過的建築群那邊飛奔過去,行動之突然和快速令安娜和亞克斯兩個只能張著嘴愣在原地。

「那個……我們是不是被那個黑龍女孩遺棄了?」亞克斯看著那個漸漸變成小黑點的女孩身影,明明他更像個大人,可是他就是有被遺棄的感覺。

「這……」安娜也想不出什麼話來安慰一臉可憐的祭司,最後她只是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

到底要等多久外邊的人才會發動魔法陣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