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的一刻發現自己正躺在一處濕冷的地上,地面上鋪的雖然是石板,可是卻異常的冰冷,就像沒有照過陽光一樣由地底不斷的透出寒氣。

亞克斯打了個顫勉強的睜開雙眼後看到的是一片大部份都被灰白色蒙上的世界,還有點模糊的視線看到四周有著一連串或高或矮的建築物,但是他仍記得自己剛才明明就在森林的入口處,那裡絕對沒有這樣的建築物,難道說他被人送回帝都了嗎?

「嗚……」

再次閉上眼揉了揉疼痛的手腳,亞克斯最後還是忍不了身體的疼痛替自己用了一個低階的治癒魔法。神屬魔法的閃光讓這個灰色的地帶閃亮了一下,這下子亞克斯終於看清楚現在身處的地方。

沒有活人氣息的地上有著一座座原本應該是白色的建築,而天空沒有雲,也沒有太陽,更不像晚上的夜空那樣有著點點星光,舉頭往上方看過去,只有一片像是水面般波紋,而這裡之所以看得清楚東西也是因為在這片水波透著亮光。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安娜小姐!」亞克斯爬起身環顧了四周一下之後發現了倒在遠一點地方的安娜。頭腦現在清晰一點後亞克斯當然記起了安娜是被他連累才會一起向湖裡滾下去的。

他驚慌的跑過去查看安娜的狀況,還好她身上也只是有一些輕微的擦傷,也沒有流什麼血。一陣金色閃光之後安娜身上看得到的傷口都被亞克斯毫不吝嗇的扔出一個中階的治療魔法治好,然後他就守在安娜的身邊等待她醒過來。

雖然這裡沒有風,不過因為水氣很重所以坐了一會之後亞克斯再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不會任何的火系魔法,就算想用鑽木取火的方法也辦法找得到乾爽的樹枝。

看了看身邊的少女,亞克斯把身上的祭司袍脫了下來蓋到安娜身上,而他自己就在原地走來走去用最原始的辦法取暖。

安娜醒來的時候亞克斯已經由走來走去改為繞圈子跑步,他跑得氣吁吁的連額上都有汗珠了,但他還是繼續跑,怕一停下來就會覺得冷。

「亞克斯先生!呀!衣服…快點穿回去吧!」安娜起來之後呆了一陣子後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袍子,她連忙把衣服還回去,看亞克斯的樣子他再跑下去不是會冷死,而是會虛脫死了。

「太好了,妳終於醒來了。我還在想怎麼都用中階的治癒魔法了妳還是不起來。這裡又找不到醫生,我都不知道怎辦好了。」亞克斯一停下立即高興萬分地一口氣說完後就蹲在一旁喘氣。

「這裡是……」安娜茫然的看著四周陌生的環境,和亞克斯一樣她也對天上的那片水波感到奇怪。

「我也不知道…不過怎樣看我們……都不像在地面…」停下來後喘氣得更厲害的亞克斯套回那件袍子,然後他有點尷尬的看著安娜在心中聚出一個火球。

「我真慚愧,如果我也會火球術的話就好了。」

「亞克斯先生是祭司不是嗎?托你的福我身上的傷才可以這麼快治好。不過我們不是掉到湖裡的嗎?這裡什麼樹都沒有不太像是精靈的居處。」安娜一手維持著她最拿手的火球,另一手把秘銀的細劍掏出來藉著秘銀是極優秀的魔法金屬的特點來把火球轉移到劍尖充當火把來用。雖然秘銀手鐲應該還可以讓持有者改變其形狀,可是安娜完全不會這個技巧,反正用細劍的狀態也做得到現在想要做的結果也就沒什麼所謂了。

「我覺得我們應該在湖底。這片天空太奇怪了,濕氣又重,但這裡是湖底的話又很奇怪吧?」好不容易把氣順了順的亞克斯一邊撫著胸口,一邊不知要不要把已經摔斷了的殘破法杖帶在身邊。想到最後他還是把比較長的一截帶在身邊。

「唔…但是我們兩個身上完全沒有濕呀!」安娜拿著火把為兩人照明和取暖,而安娜不自覺的走到亞克斯身前決定在有什麼危險的時間可以保得住沒有攻擊力的祭司。

「這個我也有相同的疑問,我們不如看看附近有沒有人還是路可以回去吧?」

「嗯。」

除了這個辦法之外兩個人落入這個莫明的地方也沒有其他可以做的辦法了。沒有方向,也沒有地圖,安娜是個旅行的新手,而亞克斯也是個生手的巡禮祭司,這樣的緊急狀況對兩個人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危機。

「亞克斯先生,這裡你覺不覺得有點像是神殿之類的建築物?但是這裡雕刻的雕像和文字我都看不明白,如果是湖底的神殿,會不會是屬於精靈的神殿?」

「精靈的神殿?咦?說不定真的是這樣!因為人類都沒辦法進入精靈聚居的地方,根本就沒有看過精靈的神殿,不過的確在文獻上有記載過精靈是信奉月亮與星辰的神的,現在還有沒有這樣的習慣我就不知道了。」說到神殿建築或是宗教歷史向亞克斯詢問就要適合不過了,亞克斯完全是個懷才不遇的高材生一樣可以把他由文獻上看到有關人類和精靈信仰上的不同一一向安娜講解,而他的說法也不會令人覺得太過沉悶。

「那邊應該是建築物的主要部份吧?那邊的雕像都有著長長的尖耳,應該是以精靈的形象做出來的吧?」亞克斯解說到一半突然指了指兩人前方還有一大段距離的尖塔式建築,如果他們兩個是由建築群的外圍向裡面走去的話,那這座尖塔般的建築物一定是處於建築群的正中心。而建築物正門前聳立著兩座恐怕比帝都內最高的鐘樓還高的雕像更是大得遠遠就看得清楚它們的表情及輪廓。

那是一男一女的雕像,兩個人都有著纖細的身段﹑長長的頭髮﹑秀麗的臉龐還有一雙長長的尖耳。雕像美麗精緻得讓兩個人不知不覺停了下來欣賞,它們簡直就像仍活著一樣,只是現在睡著了似的,時候到了自然就會醒過來。

當他們醒來之後那美麗的臉上會有一雙有著美麗顏色的眼睛。亞克斯和安娜同時都有著這個感覺,看了好一會之後他們同時間轉頭看著對方,然後一起舉步決定往那美麗的雕像走過去。

「這裡真的是精靈的地方吧?」亞克斯有點困惑的歪歪頭,越看他就越覺得這裡越不像是精靈會建的地方,雕刻太細緻了,而且太過宏大了。以精靈那人盡皆知熱愛自然環境的天性,他們會建這樣的東西出來嗎?

「如果說這裡是矮人的工匠建出來的我也會信,不過精靈和矮人有這麼好的交情嗎?」像是回應亞克斯的提問似的,安娜也扔出了一個問題。這個地方有太多不能解釋的事,光是為什麼這樣的一個大建築群會建在湖底,而最奇怪的是這裡連一滴水都沒有。種種的問題都沒有人可以回答,人類的歷史太過短,短得人類興起的時候其他長壽的種族已經有過一次又一次的繁盛,留下了很多人類沒有辦法去追溯的歷史。

「安娜會看精靈的文字嗎?」兩個人走過通去那座尖塔建築的走廊上時突然問了安娜一句。

「我不會呀!」

「我也不會呢…如果我們看得明白的話就可以知道這樣是什麼地方了。」亞克斯指著走廊天花上的雕刻,上面除了有向樣的花草圖騰之外還有一串串外形優雅的精靈文字,只可惜他們兩個都看不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