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底神殿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看到亞穆塔斯少有地露出凝重的表情,古斯希特不禁對安娜的安全更多添了一分憂慮。

亞穆塔斯沒有辦法衝破湖上的結界而退了回來古斯希特已經知道事情十分不妙了,現在他們沒有辦法下去把人救上來,也不知道湖上不斷閃爍著的圖騰代表著什麼,古斯希特只知道安娜在他的面前遇險了,而他什麼都沒來得及做,連伸手出去想拉住她也來不及。

「遠古流傳下來只屬於精靈的神殿。要從人類的歷史中追索得追回去遠古時代。已經沉在湖底的神殿一直以來有魔法保護,現在那個魔法被觸動了,安娜和那個祭司一定是被傳送到神殿的某一角落。」亞穆塔斯臉上的凝重沒有放鬆的跡象,他心情之壞也可以由他重重的腳步中感覺出來。和古斯希特一樣,他也沒辦法對自己在場仍令安娜遇險的事感到釋懷。

因為亞穆塔斯堅持必須立即見到精靈一族的長老,所以一行人是利用他架設的傳送魔法陣來到精靈居住的森林深處,第一次利用傳送魔法轉移位置的薩芬羅差點就昏了頭,不過她仍十分專業的堅持著,即使她心裡有著非常多的疑問,但她仍是忍耐著沒去追問古斯希特。

精靈的居處散佈在森林中最深入的地方,就像是一個淹沒在樹海之中的都市一樣,他們的建築依樹而建,或許因為建屋用的樹木都受到精靈的特別照顧,這一帶的樹特別的粗壯,有的粗得只要數棵就可以支撐昇高了的房子。因為這特別的環境和建築風格,第一次來到這裡的古斯希特和薩芬羅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因為這裡的環境實在是太美了,沒有太多人工雕琢的建築完全融合在森林這個自然的環境之中,精靈們在樹與屋之間沒有任何阻礙的來來往往,雖然他們所有人都被精靈們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不過現在他們都沒有心理去介意了。

「亞穆塔斯大人。事情的大概我已經聽我的同胞說過了,父親大人正在那邊等著。」當他們進入精靈一族的領域之後,一名有著長長銀白色頭髮的女性精靈單獨一人走到亞穆塔斯的面前,她有著一張精緻但是冷硬的臉,白晢的臉上有著一雙翠綠的眸子,可是這眸中有的只有冷淡。

「妳帶路吧!伊麗達。」亞穆塔斯把斗蓬的兜帽拉下去,示意古斯希特和薩芬羅跟緊他。

「在過去之前,請問這些人可以交給我們處理嗎?請恕我直言,除了之前答應了亞穆塔斯大人准許通過的那幾名人類之外,其餘的我們並不太想招待。更別說他們是擄走格蕾拉的同伙。」美麗卻又冷漠的精靈女子冷眼的掃了被綁著現在只能用驚恐的眼睛環視四周的男人們,精靈對他們的敵意表現得十分明白,雖然天性善良的精靈不會故意邊走邊踼他們洩忿,不過正因為正直也是精靈個性上的一大特點,他們一定會把被捕的人拖去向人類交涉,那時候他們的失敗一定會無所遁形。

亞穆塔斯是巴不得親手把這群傢伙解決掉,不過偏偏現在不是幹這種事的時候,而交給同樣討厭他們的精靈來處理他也不反對,這筆賬他會記得向皇宮那個女人收的。

見亞穆塔斯毫不在意的點頭後,伊麗達就示意她的同胞把俘虜押走了。然後四人再次往建築群的深處走去。

「亞穆塔斯……」古斯希特實在不明白亞穆塔斯有什麼打算,相比自己本身的任務,古斯希特現在的心思都放在安娜的安危上面,他不希望亞穆塔斯現在只是按照原定計劃去拜訪精靈長老詢問有關黑龍的寶物和精靈之間的關係,他想知道的是如果把安娜救回來的方法。

「要如何進去湖底的神殿我也只可能去問精靈的長老。」亞穆塔斯沒有看走在他身邊的契約者的表情,不過不用看也知道古斯希特的表情一定和他的沒什麼兩樣,都是一樣的難看。

「通往湖底的神殿的道路早已經埋沒在歷史之中,即使是父親大人也不一定可以立即找到道路的正確位置。」走在最前面負責帶路的伊麗達聽到了後面客人的說話,她轉過頭來淡淡的說了這句話,把古斯希特剛才燃起來的希望之光瞬間撲滅。

伊麗達看到古斯希特和薩芬羅兩人因為自己的話而變得臉色暗淡昤雙眼掠過一道不忍的神色,可是很快她又回復剛才的冷漠,不忍看就乾脆不要看了。在這簡單的對話結束之後四人沒有再說其他的話了,在見到精靈的長老前說什麼都是沒意思的。

女精靈把他們帶來了眾多建築中最宏大的一座,白色的材質和樹木完全融合了在一起,而且這棵樹看似也是這裡最大的一棵,光是看建築物的外在就知道這裡的主人在精靈中必定是特別的存在。

伊麗達把他們領到屋子裡的一個房間,精靈的住處不像人類一樣到處都裝設著門,基本上除了入口那個象徵的門板之外,屋裡的到處都是陽台和落地的大窗,根本可以隨便自出自入,不過他們來到的房間卻不一樣,這的確是個密封的房間,因為裡放的是他們保存的重要書藉。

房間內巧妙的運用了自然光所以光線十分充足,一名同樣是銀白色一頭髮的中年精靈緩緩地地由書堆中站起身,雖然說是中年的精靈,不過古斯希特並不覺得這位精靈的外表真的如同中年人。

那只是比青年更就成熟,神情和態度都更為內歛而已。在古斯希特的眼中這位精靈也沒有比亞穆塔斯年長多少。

「我是沉默之森的精靈之長,米可瑞斯,遠道由人類國度中趕來的人類朋友,我向你們致上友善的祝幅。」在精靈中有著崇高地位的長老向眾人送上了一個祝福的手勢,他和伊麗達的臉有幾分相似,加上他們相同的髮色所以一看就知道這個長老就是伊麗達的父親,這絕對不會認得錯。面對和伊麗達截然不同的態度,一時之間讓人覺得有一點奇怪的違和感。

「米可瑞斯你別廢話了,湖底神殿的入口在哪?」亞穆塔斯把精靈的親切當作是麻煩,他面無表情的開口打斷米可瑞斯接下來打算說的客套話,對他的急躁精靈只是無奈的笑了笑,然後指了指他身邊的一大堆典藉。

「亞穆塔斯你雖然比我年長也不用說得那麼不客氣吧!你要查找的資料就在這裡,原本我們沈默之森也有人可以替你們領路的,可是十分不巧那人現在不在。」

「在哪?」

「那個可以領路到湖底神殿的人是我妹妹格蕾拉,和黑龍亞德里恩大人的瑰寶一同被人類奪走了。」領路的工作完成之後沒有離開的伊麗達冷冷的說,她的話引來人們的視線,也引來她父親的嘆息。

「伊麗達……」米可瑞斯像是知道伊麗達之後想說的話,語氣無奈的開了口,但又沒辦法說下去,因為格蕾拉也是他的女兒呀!

「我妹妹是湖底神殿的管理人,在森林中有一處可以通往神殿的通道,可以除了她沒有人能夠打開。」

「所以我們得先把妳妹妹救回來嗎?」

伊麗達話中的拒絕十分明顯,很容易就聽得明白她不想白白幫他們救回安娜和亞克斯,要精靈們救人就必須先到帝都把她的妹妹救出來交換。

「事情不是這麼簡單,伊麗達我說過很多次了吧!格蕾拉和亞德里恩大人的瑰寶在一起,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早就可以救得回格蕾拉了,不過亞德里恩大人已經訂下了限期,我們得等限期來到……」米可瑞斯看著自己倔強的女兒再次進行不知道已經做過多少次的游說,結果很明顯的伊麗達沒有一次聽他的。

「那他們也等那時才救人吧!」伊麗達無視亞穆塔斯冷冰得像要殺人的眼神扔下這句走出了房間。

「請你們都原諒她吧!她只是太擔心格蕾拉這個妹妹而已。通道的事我會想辦法的。」米可瑞斯代替自己的女兒道歉,不過想必他本身擔心格蕾拉的心情也不見得會比伊麗達少吧!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