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和古斯希特的反應差不多,因為一大早就要出發的關係。大家都沒想到會在這時候和認識的神職人員相遇。

「嘩!好久不見了!亞克斯!什麼風把你吹來這裡了?」藍青率先興奮地上前和亞克斯打招呼。

其實古斯希特一行人和亞克斯的交情並沒有很深,不過大家都曾在同一事件中互相扶持過,要說大家只是普通朋友又沒這麼簡單。只能說他們是患難見真情加上一見如故吧!反正出門靠朋友,亞克斯也是個值得相交的老實人。

「非常感謝這頓豐盛的早餐。」在藍青主導的愉快氣氛之下結束了早餐的用餐時間,亞克斯十分感恩的把左手放在胸口,原本應該拿著聖杖的右手張開手掌放在胸前開始感謝他的神。同桌已經十分平民化的兩個貴族青年本來打算離席的身體乖乖的貼回椅子上,別人這麼認真的在感謝,他們現在走開太沒禮貌了。

亞克斯之外的四人不禁回想剛剛吃進肚子裡的早餐,習慣了旅行生活的兩名貴族男子共沒有因為回到帝都就回復貴族的奢華生活,所以早餐都只是請艾莫準備了慣常的麵包和培根,最多是多出了一道玉米濃湯而已。

這樣的早餐一般平民人家都吃得到,並不是什麼珍貴到感謝神感謝這麼久的餐點。

即使神官一日三餐不論餐前餐後都要感謝神一番,但是亞克斯現在的表情是真真正正在感動而不是例行公事,為了這麼簡單的早餐感動成這個樣子,眾人難免會想他在神殿過的到底是什麼貧乏的生活呀?

「雖然我的戰鬥力很不濟,不過我會竭盡所能做到最好的!」背上揹著一支看上去像拐杖多一點的白樺樹法杖,身上穿著有明顯歲月痕跡的巡禮法袍,亞克斯看上去比較像一個貧窮潦倒的神官。

現在當神官真的這麼不好混嗎?

讓一個神官跟著他們去找黑龍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這一點令古斯希特有點苦惱,他是見識過亞克斯神屬魔法的威力,但上一次的敵人是死靈法師加上吸血鬼,而這次說不好得和龍開打,就算這頭龍會詛咒人但也不是不死生物呀!

「雖然我被人從駐地的神官降級回祭司,不過我的治癒魔法絕對幫得上忙的!」見古斯希特一臉猶豫像要婉拒他跟著到北方的樣子,亞克斯連忙上前繼續推銷自己。

「降級?因為那次的事嗎?」把自己放有水和乾糧的行李綁上馬鞍的安娜聽到了亞克斯的話有點驚訝的湊了過來,不相信亞克斯竟然會被降級了。

「呀!不是不是!」察覺到自己的話引來了別的誤會,最近運氣有點背的前神官笑著搖頭。

「因為在我留在帝都大神殿解說事件的時候神殿已經再派人代理我在村子的位置,所以我就變得無處可回,沒有駐地我也只好降級當巡禮祭司了。」笑著說出自己被降職的理由,亞克斯的笑容仍然十分燦爛。

其實大家都看得出來亞克斯過得並不那樣好,在帝都就算是一個普通的見習祭司,身上的行頭也比亞克斯強上幾倍,光是看又不能知道實力,就門面打扮來說亞克斯的確完全落入下風。

雖然說得好聽是降級,其實是被大神殿扔出去自生自滅好省下神殿一筆伙食開支吧?

「太可憐了…」藍青以感到身受的態度點頭,他像是要為亞克斯打氣似的把手上的韁繩塞到亞克斯手中,最後還要多拍兩下才收手。

「呀…馬…!」

「會騎嗎?」應該會吧?上次好像見過他能騎的。

這位在小村莊中擔任神官的現任祭司可能出入都靠兩隻腳走路的,因為要養一匹馬太花錢了,與其養馬他絕對會選擇養牛,因為飼料便宜得多又有氣力,母牛的話還有牛奶提供。

「會!馬雖然比較少騎,不過驢子我經常有騎的!放心!」亞克斯拍了拍自已的心口後獨力一人爬上了馬背,還好藍青拖出來的馬個性似乎很溫馴,要不是憑亞克斯現在這麼生疏的動作一定會把馬匹惹怒跌得四腳朝天了。

雖然對第四名成員有著無限的憂心,不過古斯希特還是在天還沒全亮的時候離開艾爾華倫家的大宅,出了內城城門之後向帝都東面的城門進發。

這一次古斯希特身上帶著洛昂親自給的信物,這樣出入城門時都可以免卻麻煩。出了城門他們三人就看到最後一名派來和他們同行的人,帝都騎士團鷹獅分團小隊長薩芬羅。

像是和她本身的個性一樣,她穿著一身帶紅的衣服,剪裁和騎士團的差不多,只不過輕甲和配備改為私人物品而已。現在還不到人流最多的時份,所以當古斯希特等三騎出現時她第一時間就看到了。

「這次由我陪同你們一同前往。團長說我們在山谷一事合作過所以就派我來了。」雖然那次薩芬羅和安娜一開始鬧得不太愉快,前陣子兩人再次見面也沒有表現有什麼特別好的交情,可是在安娜和古斯希特都不知道的背後,回到帝都的薩芬羅說到這兩人的事時是多麼的眉飛色舞。

「太好了!」安娜第一個表示歡迎,起碼不用擔心在趕路中還要花心思去磨合,而且薩芬羅的實力也是值得信任的。

「這是…祭司?」雖然不是有什麼不滿但就是覺得笑出來很尷尬的薩芬羅嘴角要笑不笑的紅了一下臉,然後把疑惑的視線投向古斯希特身後有點不穩的在馬背上挪動的祭司。

「初次見面!我叫亞克斯.雷姆哈特,現在是巡禮祭司!」發現到投射到自己身上的視線,亞克斯慌張的穩住自己的身體和新認識的人打招呼。可惜他充滿陽光的笑臉並沒有令薩芬羅對他的印象有所提昇。

「我們要去找黑龍,不是組冒險團,帶一個沒什麼戰鬥力的祭司我認為不妥。」薩芬羅說得很小聲,小得沒讓亞克斯本人聽得見。

她的話有點不客氣,但她說的也是事實,不留情面的話也是出於對團隊的擔心,身為一名小隊長,有任務她也是得決定隊伍行動的安全,不利因素必須減至最低。

「我想沒問題的。我們先起程吧!古斯希特非常明白薩芬羅的疑惑,不過說真的萬一和黑龍有什麼衝突,亞克斯在場的話起碼可以用神屬的治癒魔法保住大家的性命一陣子,不過是要沒有被一撃全滅又或是亞克斯沒有第一個陣亡的情況下。

「既然艾爾華倫隊長這樣說就這樣辦吧!」

「到北方必須繞過希斯瑪露菲特湖和森林,但這樣一來一定來不及在一個月內回來,所以我們這次得冒險走和湖相連的森林走道。」事前已經看過地圖理解過地形的古斯希特說出了行進路線,安娜和亞克斯兩個人像個乖孩子似的點點頭,完全信任古斯希特的決定。可是薩芬羅聽完之後不禁面露難色。

古斯希特說的路線和之前的白銀之谷一樣,因為圍繞著三分二個湖的森林是屬於精靈的。或是有點好笑,帝國皇城所在的帝都西斯特城的正北方竟然是精靈的領地,天下太平自然什麼事也沒有,可是像是現在因為黑龍事件而被惹怒的精靈就不得不讓帝都內的膽小鬼怕得要死,因為精靈的沉默之森和帝都之間並沒有任何可以用作緩衝的衛星城市。

薩芬羅所擔心的就是這問題,要是平時就算穿過湖和森林之間的通道或許並沒什麼問題,不過現在他們身份有點敏感,這樣走進去一定會惹精靈不高興。還有她還記得很清楚之前的事件燒毀了部份山谷的草木而令精靈有多不滿!

「放心走這條路就好了,總會有辦法讓精靈放我們一馬,而且應付光明正大的精靈比對付在背後偷襲的敵人簡單多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