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斯希特回到他家族的大宅時天空也再一次放晴了,比他早一步回到這裡的亞穆塔斯早就告訴留守在大宅內的所有人最新的情況,所以當古斯希特由洛昂派人送到門口的一刻並沒有驚喜的重逢,畢竟大家也只是分開兩天而已。

回來之前由洛昂口中知道安娜身上發生了的事後古斯希特有一刻真的想直接去單挑羅爾亞算一帳才回來,不過得知羅爾亞那個膽小鬼早就躲回他父親的宅第後古斯希特也不得不先打消算帳的念頭。

事實上他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一回來就得準備往北出發,不足一個月要往返帝都和黑龍所在的北方,還要把失物找回實在不是易事。

雖然亞穆塔斯也想幫黑龍找回被盜的東西,但時間緊迫一事亞穆塔斯也沒有能力改變。

「安娜!」跳下馬車古斯希特無視在一旁裝感動的藍青,他臉上的表情太假了,令人沒有意欲和他鬧著玩。即使會被藍青說他重色輕友,但古斯希特還是希望先看到安娜完好無缺的樣子,不是不相信她可以保護自己不受傷,而是作為她的戀人很自然什麼都會以她為先。

安娜想了他兩天,擔心了兩天現在終於可以看到他了,就算知道他不會有事但這兩天的擔心從來沒少。

臉上添了紅潮伸手撲向站在自己兩步之前的古斯希特,她把臉埋在他的胸口所以沒看到古斯希特紅透的臉,不過在旁看著一切偷笑的藍青卻吃吃笑著的被白月拖離現場。

「安…安娜…羅爾亞沒對妳做什麼吧?…不…父親…呀!不是…拉勒斯大人也在想也知道會沒事…」女孩子都主動抱了,他再扭扭擰擰也太沒風度,輕輕的回抱她,小心翼翼得像對待什麼易碎品一樣。

「我沒事。比你好多了。」安娜抬起頭搖了搖,然後她又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了頭。

看到懷中的女孩紅著臉這麼嬌羞可愛的模樣,古斯希特那忍得了下去,沒理會自己還站在大宅的門口,扶著安娜雙肩就想親下去,雖然目標不敢設定為少女的嘴唇,但臉頰﹑額頭吻一下的話……

不過有人剛好在這時候冒了出來,多了一道視線古斯希特和安娜兩個人都像定了格似的僵住,反而是不巧打擾到他們的人乾咳兩聲裝作若無其事的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

「出發的準備你還要交代吧?」由花園走回大屋的途中的亞穆塔斯真的沒打算打斷這兩人的好事,所以他發現後也沒有出聲,只是看著,但想不到光了看著這兩人都羞成這樣。

唉……戀愛觀有點奔放的藍龍亞穆塔斯在心裡輕嘆了口氣。

「出發?」安娜紅著臉走在古斯希特身邊,對他們話中的內容感到好奇,是要去處理黑龍的事吧?

「嗯。明天就出發,去找黑龍弄清楚是什麼被盜了,然後盡快物歸原主。」古斯希特點點頭,在回來之前洛昂已經和他做了個簡單的計劃,他負責帝都之外,而洛昂則擔起在帝都內的工作。

「明天這麼趕嗎?但芙莉娜還沒回來……」來到客廳的古斯希特簡單的向大家解說了目前的狀況,他和洛昂的計畫是這樣的,由古斯希特去尋找黑龍,對方可能會看在古斯希特和龍有契約的份上而願意交談。雖然亞穆塔斯知道後斬釘截鐵的說沒有可能,但是洛昂仍是抱著一絲希望的。

藍青聽到一半就說要跟著行動,不過他的熱情只換回古斯希特的搖頭。

「藍青得留在帝都替我們牽制皇后的小動作,拉斯拉梅家的當主已經向洛昂親王保證會助一臂之力的了,而且老實說陛下害怕我們一整個團隊一去沒有回頭,所以不同意我們一起行動。」

「那該死又沒用的豬囉!」沒能出城和古斯希特同行的藍青發出了他的怒鳴,雖然用來罵人的用字和現實有一點出入,不過現場也不會有人特地為無能的皇帝平反,所以也算了。

「那我和古斯希特一起去。」安娜主動的提出,她猜到或許他們會反對,但是她決定無論如何都要爭取同行。

既然藍青不能去,古斯希特的身邊也不能沒有人同行,芙莉娜現在忙著和公會協調,要她目送古斯希特自己一個人出發她做不到,而且這事和龍有關係,說不定她可以幫忙做點什麼也說不定。

「很危險……好吧!安娜和我一起去。」下意識想阻止安娜同行的要求,不過下一秒他又想到少女的實力和她一直希望自己能早日幫上忙的心情,古斯希特立即收回了拒絕的話。

雖然安娜經驗還有點不足,不過一個基礎魔法和劍技都能用得熟練的同伴是難得的。

以魔法師的角度來看,安娜除了魔力十分充沛這一點不像新手學徒之外,其實在安娜可以控制的情況下她只會用最基本的入門魔法,以火系為例是最基本的火球術,再來是火牆或是火箭之類安娜都可以輕易的使出,不過要說高級一點的複合型魔法她就還沒能力駕馭了。這也已經十分難得了,因為這位魔法師不用躲在人牆之後沒有近戰能力。

不用說亞穆塔斯是第三名同行者。

「真羨慕安娜呢!這不就是二人世界了?可憐我留在這裡得和羅爾亞那樣低級的人周旋,天知道我多麼的討厭他!說不定我會錯手把他送去見冥神的呀!」無視了亞穆塔斯也會同行的現實,藍青不忘要戲弄一下眼前這對小情人。

這次的委託人雖然很可惡,而且也沒有提過會給他們酬勞一點實在令人提不起勁,不過藍青還是懂得事情有輕重。

要他眼睜睜看著這帝都的人被黑龍的災難捲進去也太慘了。要破壞只破壞皇宮就好,不是說自己要當正義之士,只是能做什麼而不去做會令人良心不安。

「打到半死就好了。」古斯希特難得勾起一個算是陰森的微笑,可以的話他想親自動手的。

「那種虫子等亞德里恩的事完結後我自會送他一個親切的『祝福』。」老是坐在一旁像空氣的亞穆塔斯也一臉危險的說,在他忙著在皇宮威嚇那幾只虫子的時候他們竟然敢打主意在安娜身上,他怎可能不算回這筆帳?

亞穆塔斯的個性沒有黑龍亞德里恩那麼認真固執,限期什麼的他可不會給,他想的下一刻他就去報復。

除了古斯希特之所有人聽到『虫子』一詞心都嚇了一嚇,第一次由亞穆塔斯聽到這麼不客氣的形容詞,還要配上森冷兇狠的語氣,那個羅爾亞這次真是大難臨頭了。

時候很快就到了晚上。

用過晚餐之後艾爾華倫家的大門被來客敲起,背著一個大背包的訪客帶著一封信函來到,已經回到房間休息的古斯希特知道有客人來了之後第一時間更衣來到客廳。然後一臉驚訝的看著一臉腼賟的來客。

「好…好久不見了。想不到古斯希特先生的家這麼漂亮的呢!」

「過獎了。我們的確好久不見了……」古斯希特回個神來向客人打了個招呼。

以他身為貴族子弟自小受著貴族和騎士應有的禮儀教育,現在他的反應絕對不合格。哪有主人一臉又呆又驚訝的樣子看著客人的呢!

「我聽說你們來了帝都,好不容易拜託熟人聯絡上魔法師小姐,想不到她十分乾脆的叫我準備行李和你們旅行呢!呀…對了,她有請我把信交給你們呢!」客人有點傻氣的臉上充滿期待,看他那漲得鼓鼓的行李包就可能猜得出這位客人應該把家當中拿得出來的東西都打包了。

「真是麻煩你了。」古斯希特接過信,然後在客人催促的眼神下打開來快速讀了一遍。

「那個…亞克斯先生,你確定你不是神殿叫來的,而是芙莉娜叫來的嗎?」

「是的。是芙莉娜小姐叫的呀!」

「但你沒有神殿的許可不應該亂走的吧?」

「這個嘛……因為我跟著親王殿下去交代事件時我原本負責的村子之後已經有人接替了,所以現在我暫時沒有派駐地,只要用佈教的名義說一聲就可以旅行的了!」

一定是芙莉娜教他的!古斯希特暗自在心裡這樣想,憑他在之前的事件中認識的那位神官亞克斯絕對不像會這樣鑽條文隙縫的人。她自己有公會的事動不了身就找了個神官給他嗎?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