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的人沒辦法分得出現在太陽到底下了山沒有,漫天厚重的烏雲把天空完全遮蓋。

從羅爾亞.柏烈的家回來艾爾華倫家的大宅應該已經過了一整天,不過這個宅子的主人還沒有被釋放回來,為此這個家的氣氛仍是沉降於最低點。

「芙莉娜今天也還沒回來呢!安娜知道她在幹什麼嗎?」藍青鬱悶的在打理他的配劍,雖然他不是沒有古斯希特在身邊就會死的體質,但是摰友被抓他還能像平日一樣嘻皮笑臉也太沒道義了。而且因為現在自身的無力,他偶發想回復拉斯拉梅家三子的身份去抗爭,發現自己竟然想借助自己曾經唾棄的家族的力量,這個認知讓他無比沮喪。

「唔…昨天她只是說了一句回公會處理一點事,沒說詳細內容,不過我想應該和她在皇宮發現的問題有關。說到底也是和黑龍的事扯上關係似的。」

拉勒斯讓安娜繼續待在古斯希特的家中,他說與其讓安娜待在自己的家只得自己一個,他覺得待在艾爾華倫家的大宅內那些爪牙才會不敢冒險闖進去,畢竟艾爾華倫家是大貴族,而且拉斯拉梅家的么子也在。

現在拉勒斯十分忙碌,騎士團中不少人已經收到消息而引發出極多不滿聲音,萬一搞不好可能會形成騎士團加上反皇后勢和親皇后貴族及魔法師的對決。所以他變得十分忙碌,必須待在團中看著情況,即使兩個對立的勢力不會正式開打,但是他們不得不做好準備,這一次帝國的根基無可置疑的會被重重打擊。

主要根基在艾姆斯大陸上的帝國萬一出了這種事,在畢菲爾大陸上的領地大概又會生出獨立之意吧!

原本隔了一道海峽帝國對畢菲爾大陸上的控制原本就比較薄弱,帝國的那一套在那邊民風完全不同的大地上完全不受用,即使帝國成立已經兩百多年,可是那邊的帝國人民也從不會稱呼自己是帝國的人民,他們只會稱自己是畢菲爾的人。

就像白月那樣。

「這一次好多了,有亞穆塔斯在,也有芙莉娜在,洛昂也在幫忙,比以前好多了。」藍青停下抹劍的動作十分感觸地說。

「我們要不要準備一下旅行用的東西?一旦沒事之後我們就會走了吧?」除了不喜歡乘船之外,白月也不喜歡下雨潮濕的天氣,說白一點就是她不喜歡水多的環境。

「我想我們一時三刻走不了。就算古斯被放了,黑龍的問題也會蓋到他頭上去了。」

藍青的預測一點也沒有出錯,雖然現在看不到太陽由東方昇起所帶來的亮光,不過到了早晨的時間一名宮廷侍官仍是十分準時的來到關起古斯希特的房間前送上一襲全新的衣服,還十分恭敬請古斯希特更衣再隨他往皇帝的書房。

古斯希特拒絕了更衣的要求,他不覺得現在自己身上穿的有什麼失禮,衣服上被劍刺穿的洞也不見得很難看。

古斯希特知道這是他的報復心理,他們做得出的事,作為受害者的他可沒有義務要替他們掩飾。

他想要的反應,馬爾科姆四世全數交出來了。看到古斯希特身上有被劃破的洞,也有已經變成深啡紅色的血污,在書房首座的帝國皇帝第一時間是臉色變白然後狼狽的別開視線。他大概在心裡咒罵那位宮廷侍官吧!

而在場的不只是皇帝一人,洛昂親王還有一列宮廷的貴族大臣都列席一旁,這根本是個御前會議,只不過是地點上的不同,沒有在謁見大廳而已。

皇后碧琳達沒有在場,昨天在羅爾亞家發生的事她雖然矢口否認,不過一向看她不順眼的貴族又怎會放過皇后難得失手的機會,二話不說把責任扔到皇她身上,雖然入不了她命人擄人要脅的罪名,不過入她一個看管親屬不力還是綽綽有餘的。本身就和黑龍事件脫不了嫌疑的她自然會被人聯署阻止她再插手這次的事。

這次的會面沒有太多的社交辭令,基本上皇帝十分明白的要求古斯希特去把黑龍的問題解決就好,不強迫他回到騎士團,也不強要他留在帝都。

說起來像是他在施恩,不計較古斯希特的不識時務重新放他自由,皇帝的用詞遣字十分冠冕堂皇,在場的貴族和古斯希特本身都知道事實上皇帝已經走投無路了,現在只是大家很有默契的不去點破,就算這一任的皇帝軟弱又沒用也得給一點點的面子。

「陛下。黑龍的事情並不是說解決就能解決的事,黑龍要的是找回遺失的寶物,而他認為寶物是帝國中貴族所盜。我能做的是去查清楚失竊的是什麼,被什麼人所奪還有在限時前物歸原主。為此可能會得失宮廷中的某些人,陛下這樣也可以嗎?」

聽完皇帝繞了一大圈子才把重點說完的華麗用詞之後,古斯希特挑明了幾點反問,要他工作不打緊他也知道迴避不了,不過他不想忙完一場回來又得背起莫須有的罪名。

「艾爾華倫卿…這…」深明古斯希特指的是他的皇后,就算心裡知道皇后和這次的事件脫不了關係,但皇帝的私心還是想把一切遮蓋掉,事實不需要全翻開來放在枱面。

「陛下,我不認為龍會說謊,也不覺得龍需要說謊。」

「……」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道理,龍要把這個帝都的人消滅還得這麼麻煩又是警告又是設下最後限期的嗎?他們喜歡可以呼風喚雨,就算是弄得天搖地陷也不是辦不到的吧!看現在的天空就知道了。

「那個詛咒是最好的證明。亞穆塔斯,你說是吧!」古斯希特見皇帝遲遲不肯點頭,他就這麼想保皇后嗎?天知道這個男人到底知不知道他的皇后偷了什麼回來。不想再浪費時間下去,古斯希特呼喚了和他結下契約的龍。

亞穆塔斯沒有化成人型出現在書房之內,不過房內的人們都清楚的看到他在玻璃窗邊擦過的深藍色鱗片。

『在這些虫子面前呼喚我是為了這種事?還是要借我的力量把這裡夷為平地呢?契約者。』亞穆塔斯的聲音足以令整個房間都震動起來。

他帶著龍壓令人打從心底顫抖的聲音平空響起,古斯希特看到在場的一些膽子小一點的大臣已經開始冒白汗了。

亞穆塔斯完全沒有收歛他的怒氣,雖然他已經十分克制沒有對這裡弱小的人類施加更多的龍威,但他生氣的波動也足以令所有人動彈不得了。

包括古斯希特本人,他雖然是契約者,但不代表他能有什麼特別待遇,聽到亞穆塔斯明顯生情極端不好充滿挑釁的用字,他也嚇了一跳的。

「亞穆塔斯,請你不要開這玩笑,把這裡夷為平地那我也會遭殃的。」古斯希特心裡很想和亞穆塔斯開罵,把皇帝這些人類稱呼為虫子不是連他也罵進去了嗎?

『你這小子現在是答應了虫子們的請求了吧!那正好,給那些想包庇同伴的虫子知道,黑龍的詛咒的是必然會實現的,就算他們把寶物歸還也抵消不了他們自己犯下的過錯。』

「說…說不定只是弄錯了人……」馬爾科姆的聲音像是悲鳴,他半跌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心裡重新浮現過去亞穆塔斯毀掉廣場的景象,還有昨天只用一條尾巴就讓塔樓缺了一角的現實。

現在藍龍想的話,他的書房就會變成一堆瓦礫吧!

『你要這樣想我不阻止,有時候做著夢而死也是幸福的事。』原本就討厭帝國的亞穆塔斯壓根兒就不想和皇帝說話,他愛幻想一切只是誤會就任由他做著夢去死吧!他也可以十分仁慈的送他一個別開生面的詛咒,讓他陪那個『無辜被誤會』的人作個伴。

「陛下答應你!古斯希特!你放心去辦就好,我們要的是帝都人民的平安!有什麼我負責!就算要開罪的是皇后我也替你擔下了!」看不下去的洛昂無視這裡當家作主的仍是他的哥哥,他上前把責任拉到自己身上,他一說完各個貴族都點頭,即使他們的心是為了自己,但結果是救了得無辜被捲入的帝國平民的話也只能睜著眼閉著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