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看到芙莉娜的出現表現得很激動,而看準對方因為芙莉娜的出現而動搖的瞬間拉勒斯拍了安娜一下展開突襲。

羅爾亞手下的私人傭兵面對拉勒斯來勢洶洶的突襲變得束手無策,雖然他們比起空手的拉勒斯有武器上的優勢,可是那也是和對方有著正常攻擊距離為前提下。

身為騎士團團長的拉勒斯除了馬上的槍術了得之外,劍術也是和安娜一樣是由凱爾文教自教導的,對方的攻擊範圍有多闊,怎樣的距離是安全的憑他的經驗只要一眼就可以立即判斷出來。輕盈的閃身來到對方的胸前一手捉住對方持劍的手後背一扭雖然手法有點狠心,不過他必須盡快把劍弄到手。

另一邊的安娜對上了羅爾亞,低估了安娜實力的貴族青年有點狼狽的擋下了安娜幾劍後迅速退後打算重整姿態,可是安娜並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對方一退自然會出現破綻,本以為自己有機會可以把對手的劍挑開,可是安娜的手勁還是太小了。

「安娜!對那種傢伙不用講什麼決鬥禮儀,用魔法打下他!」在混戰現場中最悠然自得的芙莉娜早就在自己身前劃下一道防壁擋下四周對她的物理攻擊,她一邊移動一邊利用現在帝都中多得不用再刻意聚集的雷元素讓有膽接近她的私兵抽搐倒地。

對魔法師來說,一對一用劍決鬥不是什麼明智的做法,她一向的手段是以壓倒性的魔力打敗對手,就好像在她和安娜等人第一次見面時那漫天的魔法箭一樣。

安娜猶豫了一會,然後在揮劍的同時搧出一道風刃,劍沒有撃中目標人物,而釋放的風刃也都打偏了,把房間的一邊牆壁砍出了一道大裂縫,由裂縫中可以看得到外邊的景色。

「他由我對付。」看到女兒因此魔法的威力而走神的拉勒斯立即解決掉眼前的敵人,基本上在場還沒倒下的人都不想以他做為對手,所以拉勒斯十分輕易的就轉到羅爾亞的面前了。

「讓我好好再教你劍到底要怎樣用。」拉勒斯冷著臉二話不說的襲向羅爾亞。

「因為亞穆塔斯的關係風元素過剩了,嚇到了吧?」芙莉娜把還不在狀況的安娜抓到自己身邊,然後嘴角勾起了一個極度邪惡的魔女式笑容。

背對著拉勒的她帶著安娜在房間的中央,如果說作為敵人大將的羅爾亞由他們一行的主將拉勒斯負責的話,雜碎自然就交由她們兩個人處理了!

「這天氣火系魔法不好用。就用這個吧!…天空中的狂風!以你透明之刃摧毀我眼前之物!」芙莉娜的聲音像在冰點一樣,然後以她的魔杖為中心,一道狂風掃向前面的人群中。順帶把柏烈家的別邸的二樓毀了一半。

「唔…我忘了風元素過剩了!」芙莉娜的強力攻擊令身後處於下風的羅爾亞嚇得跌在地上,拉勒斯立即把劍抵在他的頸上,結束這次的鬧劇。

在大宅前空地看著情況的魔法師們看著烏雲密佈的天空的背景,前面是已經被轟出一個大洞的大宅而且有幾個可憐人乘著爆風飛了出來,有著正常人同情心的魔法師們在千鈞一髮時用了浮游術保住了這些人一條小命。

在帝都內城的貴族宅第發生這樣的爆破事件自然驚動了負責維持內城治安的警備隊還有騎士團。這兩支人馬的先頭部隊很快就來到包圍了大宅的四周。可是這兩支人馬心裡打算的事情並不一樣。

羅爾亞在街上把拉勒斯截下來的事並未能做到完全密不透風,拉勒斯被帶走的消息輾轉傳到騎士團總部那裡,騎士團中隨即以拉勒斯的赤狼分團團員為主怒氣沖天的引發了抗議潮,好不容易等到可以出手,這些騎士們自己迫不及待的趕過來要替自己的團長出一口污氣。

不過就算是有著不同出戰經驗的騎士們看到眼前破了個大洞的大宅時也不禁愣了一下。

「魔法師在這裡打群架了嗎?」這個疑問同時盤踞在守備隊和騎士團的心中,在他們謹慎地考慮著要不要闖進去的時間,由皇宮得知消息而被皇后派出來的皇家侍衛也來到這裡,隨即和騎士團的眾人瞪視。

「這裡交由我們負責。」為首的皇家侍衛看到大宅的破壞情況又看到在前院納涼似的三名魔法師之後,就算皇后臉色鐵青的交代過不要過問原因只要把羅爾亞.柏烈和宮廷魔法師都帶回去就可以,皇家侍衛的隊長仍不得不懷疑事件中的疑點,最起碼赤狼騎士團派出了騎隊已經很奇怪了。

「哦!你們不用顧好被破壞的塔嗎?」帶隊的騎士隊長語帶諷刺的向皇家侍衛的領頭說。

面對騎士團的諷刺,侍衛隊長沒有辦法反駁一句。

和羅爾亞同一陣線不過幸免於難沒成為俘虜的兩名宮廷魔法師也十分頭痛現在的狀況。

皇后在這次事件上沒有合理的立足點,而且現在更是完全壞事了。因為自己的軟弱立場和皇后豐厚的賞賜而成為她爪牙的魔法師們臉色黯然的一同想起了另外一個同樣恐怖的女魔法師。得罪了她他們同樣吃不完兜著走。

從二樓的大洞中看出去清楚的看到三方人馬全圍在外邊的陣勢,拉勒斯婉拒了芙莉娜不知由那裡找來的麻繩,他只是沒收了羅爾亞的武器,要他老老實實的坐在一旁。羅爾亞心中再不滿,但礙於芙莉娜這個可怕魔法師的存在,他也只能委屈自己坐在地板上做一個俘虜。

「我們也出去吧!早點結束這混亂。」拉勒斯抓起不情願的羅爾亞想下去地下,可是他發現因為芙莉娜的魔法轟炸現在滿佈塌下建材的走廊已經沒辦法讓人安全地回到樓下了。

結果還可以自由行動的四人全都是利用飄浮術回到地面。

「團長!你沒事太好了!小姐也沒事呢!」看到自己的團長平安無事,赤狼分團中的一位隊長立即跳下馬迎了上去。當他們看到被拉勒斯押著深深低著頭的羅爾亞時,騎士們的臉上紛紛露出嫌惡的表情。

「要各位擔心了。」拉勒斯掛著溫和的笑容回應關心自己的部下,然後他開始考慮要如果處置羅爾亞這個問題。拉勒斯看向臉色鐵青的皇家侍衛那邊,拉勒斯明白對方是奉命行事,他也不好為難對方。

「你們的任務是帶他回去皇后的身邊嗎?」

「是的。」侍衛隊上咬咬牙回答。

「把這幾個人一同抓回去!看我家的宅第就是他們破壞的!這是罪證!」羅爾亞只要抓到一點點機會就要把對方拖下水,可是在侍衛隊長還沒來得及回答他那不在任務的範圍內時,在拉勒斯身後的女魔法師向羅爾亞施了個消音魔法滅掉討厭的聲音。

「格達拉羅斯!」芙莉娜把她特地帶來收拾殘局的中年魔法師喚來,示意他立即上前和侍衛隊長談判。

可是侍衛隊長搖了搖頭。

「我的任務只是把羅爾亞.柏烈和兩位宮廷魔法師帶回皇宮去。有關於在這裡發生的打鬥或是因此做成的破壞不在任務之中。柏烈家族會不會追究也不是我們管得著的問題。」侍衛隊長十分取巧的說,從話中也表示出他還有自己的立場,沒有盲目到把皇后的爪牙的命令也當成是給自己的任務。

柏烈家別邸受襲的事件因為不能公佈原因而沒有人追究的情況下落幕了。皇家侍衛把目標的三個人物帶走之後,宅第中受傷的私兵們也被警備隊帶走,留下那十幾名全副武裝的騎士們和事件的當事人。

「安娜,妳特地來告訴我的事我會立即回去報告騎士團的元老。妳現在先和芙莉娜小姐回去,古斯希特的事我們這邊會想辦法。」

「是的。父親大人。」

目送了騎士們離去的身影之後,安娜轉過身等待和中年魔法師不知道在交代什麼的芙莉娜,她的表情異常認真,而聽著她吩咐的魔法師的臉色也越聽越難看,她想知道是不是情況又有變但現在不是插話的時候。

然後她看到了,芙莉娜的肩膀停著一只有著珍珠白亮光的小鳥。

這只小鳥她有看過,是尤里做出來的。那就是有什麼新消息由皇宮帶出來了?她真的很擔心,擔心被帶走的古斯希特的安全,也擔心亞穆塔斯的情況。

帝都吹的風除了有著過量的風和雷元素之外,還有普通人感覺不到的憤怒和悲傷,那不只是亞穆塔斯的心情。安娜不太肯定自己的感覺,這種感覺太過模糊,模糊得她也不能確定會不會是她自己的錯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