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地來找古斯希特卿只是想表達我不想在這個年紀就被婚姻束縛。雖然身在皇家的我說出這樣的話是非常不懂事的。不過最起碼也我在我成年之後〝而且完全父皇陛下的意思對古斯希特卿的戀人也太可憐了。」

離開花園的四人決定先回去洛昂的房間,不過走了一大半路之後薇薇安公主突然開了口說出她特地前來的目的。因為皇宮各個走道上都有不少的貴族或是僕人走動,所以公主的聲音很小,只有走在她身邊的人才聽得清楚。

「公主殿下……」古斯希特看著少上他十幾歲的公主,她以十三歲的年紀已經得背負著當個完美公主的終生任務,終其一生都離不開皇宮這個鳥籠,相比在皇室出生的王子,他們還可以學武可以在宮廷任職,再不是長大後可以受封得到一片可以自己親自管理的領地,不過公主就沒有這樣的可能了。

看薇薇安根本就不像一個十三歲的少女,這種年紀就算是貴族家的小姐也都有一個可以亂跑玩耍的童年,可是公主並沒有這樣的童年。

「薇薇安,現在什麼也還沒決定,不用擔心太多,我會再勸陛下的。」洛昂看著薇薇安長大,在薇薇安沒有同年齡玩伴的生活中他是小小公主最喜歡的親人,比起自己凡事只會聽碧琳達皇后的父親,作為她的叔叔洛昂比她親生父親更像父親,雖然他還很年輕。

而對於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皇后,薇薇安也從沒和她好好相處過。

「謝謝你,洛昂叔叔。薇薇安就不跟你們回去了。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在和平的環境和幾位見面。也請古斯希特卿向你的戀人轉告一聲,薇薇安衷心祝福兩位。」薇薇安公主停了下來,向其他人點了點頭之後就離開回去她居住的深宮了。

「這個女孩不錯呀!真想不到皇室也生得出這樣的孩子。」芙莉娜看著薇薇安離去的背影,少有的讚賞了一下。

「薇薇安聽到大師的讚賞的話一定會很開心。」洛昂聽到自己疼愛的侄女被稱讚也像是與有榮焉的笑著。

「我又不是讚你,笑什麼?」芙莉娜兜帽底下的紅眼瞪了洛昂一眼,不過就沒有再說其他的話挖苦他了。

第二次見到芙莉娜和洛昂的相處,古斯希特覺得芙莉娜並沒有她嘴上說的討厭洛昂,雖然她老是說有多討厭帝國和貴族,不過說實在的她要是真的不想幫忙,就算洛昂找他的老師出面芙莉娜也不用賣賬。她其實還算欣類洛昂的吧?只是嘴硬不願意承認。

「哦!你們回來了?」回到洛昂的房間,裡面等待的兩人已經喝掉了整壺茶,看到古斯希特平安回來,安娜第一時間走了上前。

「安娜妳也有來?」

「嗯。因為始終放不下心,所以就請芙莉娜把我一起帶來了。」安娜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她知道自己跟著來一點用也沒有,她又沒有可以殺入皇宮說話的身份,不過比起待在大宅裡等消息,可以選擇的話她還是希望待在離古斯希特最近的地方。

「我們先坐下再說吧!」房間的門關上後,洛昂在上面加了幾個隔聲的魔法之後和大家坐在一起。

「大師在皇宮做了什麼嗎?」首先說話的是老魔法師尤里,在剛才芙莉娜把花園的魔法屏障撤下時尤里和安娜就在房屋感覺得到了,在空氣中四散的元素分佈比之前變得平均了許多,不過仍是有著不自然的地方就是了。

「把不順眼的花園弄得順眼一點而已。尤里,你不會不知道,皇宮中另一個設置了魔法屏障的地方是哪裡?」芙莉娜在袍子中拿出了一支像是長筆形狀的水晶在茶几上快速的畫了一個魔法圖騰,圖騰的構成有一點複雜,除了不懂魔法的古斯希特之外的三人都好奇的湊上去看。

「竟然畫出了這樣的東西,大師你這是在打撃我這個老人呀!」老人一看就知道芙莉娜在幹些什麼,見他呵呵在笑著的時候也不忘叫兩個還在學習的年輕人把圖騰記下來。

「閉嘴,現在不就幫你在做了嗎?」芙莉娜一邊畫一邊不滿的說。

「大師在畫的是偵測一定範圍內元素結構的魔法陣,因為要花費的魔力很大,如果是我的話一定沒辦法把有不同魔法保護的皇宮調查得仔細。」

尤里主動的向古斯希特說明現在看狀況,芙莉娜把圖騰畫好之後注入魔力,隨即茶几上就憑空閃耀著不同顏色的光點,細看一下的話可以發現光點組成了一幅像是地圖似的東西。

「我們現在大概在這個地方,即使古斯希特你不是魔法師,你也看得出來這個角落的顏色很混亂吧?」芙莉娜指了指光點組成的圖像中的一角,那裡的顏色很明顯的混和在一起。

「這是皇宮的……」

「你放心,這個魔法沒厲害到能力把皇宮的佈局完全呈現出來,只能呈現出以這個圖騰為中心一定範圍的元素分配,不會曝露你皇宮的秘密。在一些傭兵工作的魔法師也會在探險之前用這個魔法查探有沒有不明的魔法波動會影響任務,特別是要到古跡之類地方的團隊。只是範圍多大端看魔力的多少。」

「這個方向……」

「是現在沒有人使用的一處禮拜堂。由先皇的時代開始已經沒用這個建築物的了。」

「知道是什麼地方就可以了。」芙莉娜停止再注入魔力,然後她整個人有點軟的挨在軟軟的沙發中。

「辛苦妳了,大師。如果不是妳說不定親王就親自避人耳目的走遍皇宮每一處。」

「要不是我不想沒事又再來皇宮一次,我才不想用這累人的方法,我要回去了!洛昂,你也不用勉強去這地方查探,皇后一定派了不少人馬在這看守,你留意一下有什麼人會出入那邊說好了。」芙莉娜站起身,把水晶筆收回袍子中,然後拿起魔杖向門口走去。

「我明白的。如果有什麼事我會派人去找大師。」

「最好不要了。」芙莉娜擺出了沒好氣的樣子,安娜在旁邊忍不住笑了笑。「安娜妳又笑什麼了?」

「明明芙莉娜還是會幫忙的嘛!」

「妳少說一會吧!」芙莉娜臉上少有地出現了一點點尷尬的表情,不過不到三秒她已經把表情回復原狀了。

「那麼我派馬車送你們回去。」洛昂不敢笑出來,雖然他的老師正呵呵笑著,芙莉娜也狠狠地在瞪他的老師,不過他知道他有膽子笑的話就不是瞪這麼簡單,說不定會有一個大師級的火球魔法把他的房間炸個粉碎。

「麻煩你了親王。」

「這次是我麻煩你們才是,我應該向你們致歉的,在魔法師之島上看到你們時我並沒有說這件事。」

上了馬車,古斯希特把在皇帝書房內和皇帝的對話全部說了出來,芙莉娜一邊聽一邊擺出不屑的臉色,而安娜聽完之後則是擔心事情會向壞的方向前進。

由古斯希特的話聽出來,馬爾科姆四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敵不住黑龍的後果。這件事芙莉娜第一時間就以咒罵再來表達她對皇帝的唾棄,而留在大宅中的藍青和白月也表現得十分反感。

「不如我們離開吧!亞穆塔斯也不會幫帝國和黑龍對抗的吧!」古斯希特由皇宮回來之後三天,藍青不只一次提議古斯希特離開帝都避一避,不過古斯希特每一次都搖頭,因為他一走,麻煩只會由他的家族承擔了下來,所以他走不得,但又不太想幫。

「不如我們先一步去查一下到底黑龍被偷了什麼,這比在這裡等還有點效率吧?」白月端著茶邊喝邊提議,自從古斯希特被召過一次到皇宮,亞穆塔斯就開始不見人影,不過大家都沒有太在意就是了。

「這也是個好方法。我留守在這,你們快去快回?」芙莉娜也覺得這方法有可行之處。主動總比被動好。

「安娜覺得呢?」

「嗯,我覺得這也不錯,畢竟真的有人偷了東西但宮廷交不出犯人和贜物事情就了結不了,如果知道是什麼東西的話就有機會找回來解決這件事吧!」

「是呀!古斯你說好不好?」

「也是辦法,我去找亞穆塔斯吧!」古斯希特由現在身處的偏廳走到花園中,手上還拿著一支亞穆塔斯頗喜歡的酒。

「亞穆塔斯你在嗎?」古斯希特朝花園喊了一下,不過沒有得到回應。他在花園走了一圈也沒看到亞穆塔斯的身影,想必他是離開了宅子的範圍了。

當古斯希特繞了一圈想由大門那邊回到室內時,大宅的門外剛好來了一隊皇家侍衛的人馬,他們沒有打招呼就衝開了門外的雕花鐵閘,然後連人帶馬闖了進來把古斯希特抓住。

「把他帶回去!」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