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的另一個角落,一輛由外邊駛進來的馬車才一停住,車上的人已經等不及侍從擺好墊腳的短凳子打開了車門走了下來,當這兩個客人一出現在這個貴族們多數用來出入的側門時難免會發生一陣騷動。

把自己的臉完全藏在魔法師袍子的兜帽下隨著宮廷侍官穿過廣場的兩人身上集中了多人的視線。令人好奇的不是因為她們是魔法師,而是帶頭的那個魔法師身上所穿的袍子。

那種以黑底上繡上了不同金銀圖騰的魔法師袍就算不是魔法師行業的人看到這身衣服都會知道這人來頭不小,再加上那支鑲著名貴魔法石的魔杖,就算不理會這支魔杖的功能,單是把各樣材料拆下來也都是價值連城的東。沒有一定地位的人想弄一套手工這麼煩複的衣服已經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還要有本事手持這麼名貴的魔法杖,到底皇宮又把什麼有名的魔法師叫來了?

這個疑問在反皇后派的貴族眼中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們實在不想皇后的勢力再變大了。

而另一位魔法師的衣著就簡單得多,黑色的袍子只是配上暗紫色的鑲邊。手上沒有拿任何的東西,只是靜靜的跟著前面的人。兩位魔法師就在注視之下來到了皇宮的一角。

「呵呵呵!想不到我這把老骨頭還有機會看妳穿一次這身打扮呀!芙莉娜。」

在皇宮侍官的帶路下來到了一個像是大書房的房間,而房間裡的一張雕花椅上坐著一個她們都認識的人。

「看來長途跋涉的旅行對你沒什麼影響嘛!尤里。」待侍官退開之後,芙莉娜就把兜帽翻開坐到老魔法師的身邊。

「安娜也坐吧!」芙莉娜指了指她旁邊的椅子,像這裡是她自己的家般自在。

「坐下就好。親王應該已經快過來的了。」尤里也呵呵笑著說。

「嗯。」雖然身處皇宮令她感到十分緊張,不過也許自己也受到芙莉娜不少影響,而和尤里及洛昂也不是第一次見面,所以她很快就安心的坐到芙莉娜旁邊去了。

「說回來,妳為什麼穿得這麼正式了?不是最討厭穿正裝的嗎?」

「來到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地方,就免每走一步都要被人盤問,最有效的方康就是令他們連問都不敢問。公會好歹也有勞役我,我利用一下它的便利都是天經地義的。」

芙莉娜身上穿的正是公會委員的正裝,不過說是正裝也只是袍子花俏一點,用的材質和繡上的圖騰都是有魔法效果,普通人看會覺得這袍子很花俏很華麗,而魔法師就愛死了它的魔法附加效果。不過芙莉娜這件衣服穿著的次數這百年下來真的就只有那幾次……

「妳說的是呢!呵呵呵!妳的學生似乎也成長得很快呢!魔力似乎也長進了不少,妳帶她去登記時在魔法界也是引起了一點話題呀!畢竟委律烈拉大師收學生可是很難得的。」

「由他們喜歡說就說。洛昂那傢伙現在在什麼地方?古斯希特還在皇帝那裡嗎?」芙莉娜知道安娜在這裡的場合安娜不會主動問些什麼,所以還是她幫她問好了。

「應該還在陛下的書房吧!畢竟他比妳們早到,可是也得等上好一會才可以謁見……哎呀…外邊好像有客人呢!」尤里說了一半的時候抬起了頭,感應到了他設在房間四周的魔法屏障有人闖入了。

果然他這邊說有客人,房間的門就有人打開來了。門打開了一邊細縫,一個女孩探了頭進來。她有著麥金色的頭髮,還有稚嫩的臉上沒有笑容,甚至是苦哈哈的。

「原來是薇薇安公主呀!」在場唯一和女孩認識的尤里主動的打起招呼來,可是女孩的視線卻固定在有著一頭淡紫色頭髮的芙莉娜身上。

她不會是想尖叫吧!安娜看著那個女孩目無表情的樣子,如果這位被稱呼為公主的女孩真的發出了尖叫的話,先不說芙莉娜一定會十分生氣,要是驚動了皇室再把神殿牽扯進來,那芙莉娜這次回來帝都一定會和神殿再起衝突了。

可是公主殿下只是瞪大了眼睛呆了一會,然後又看向安娜和尤里,然後她乾脆走了進來。

「尤里。洛昂叔叔不在嗎?」馬爾科姆的公主薇薇安走到芙莉娜和安娜對面的椅子坐下,雖然她年紀仍小,不過儀態都已經十分完美了。即使在房間內的三人都沒有人起身向她行禮她也沒有在意的各尤里發問起來。

「親王應該快回來的了。」

「那這兩位是叔叔的客人吧!妳們好,我是帝國公主薇薇安。」少女禮貌的向兩人作了簡單的自我介紹。

她的態度好像讓芙莉娜頗滿意似的,安娜見她很快就報上自己的名字了。而當公主確認了芙莉娜的名字之後,她沒等待安娜接下來介紹自己就笑得十分燦爛了。

「想必旁邊的是安娜貝勒小姐了?我由薩奇拉那裡知道一點妳的事。」公主向安娜點頭置意,嚇得安娜一下子忘了自己應該得好好回禮才是。

「公主殿下來找親王是有什麼特別的事嗎?」

「嗯。聽說父王把那位艾爾華倫卿召到皇宮來了。我想找叔叔帶我去見他一面。」公主十分認真的回答尤里的問題,而尤里聽完答案之後他又看了看芙莉娜和安娜。

「是…是為了傳言說陛下想公主和古斯希特結婚嗎?」安娜本想覺得這裡真的不是她說話的場合,但是這個問題芙莉娜卻沒能代她問,因為芙莉娜並不知道她和古斯希特在騎士團那裡聽到的消息。

「什麼!」

「是的。正是為了這件事。」

公主和芙莉娜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出聲,然後她們兩個不約而同的互相對視。

「難道委律烈拉大師是艾爾華倫卿的……」

「不是我是她。安娜,為什麼我們都沒聽過這樣的事?」芙莉娜草草的向公主表明安娜才是古斯希特的戀人,然後她就開始向安娜興師問罪了。

公主十分好奇的看著安娜和芙莉娜的對話,而尤里好像已經習慣了被人漠視似的自己喝著茶,直到房間的門再次被打開。

「讓妳們久等了。薇薇安妳也來了呀!」洛昂回到這個屬於他的房間反先是向兩位他邀請來的人致歉,然後看到少女時他有點驚訝的走上前。

「抱歉打擾你了。洛昂叔叔,因為我想請叔叔帶我去見艾爾華倫卿一面所以來了。」

「公主要見他的話只要吩咐侍官召見他不就可以了?」洛昂不解的問,薇薇安怎說都是公主,要見一個貴族不是難事呀!最起碼不用特地要她來到這兒找他幫忙。

「如果皇后陛下願意讓我這樣做的話。我今天能順利離開自己的房間已經十分勉強了。」薇薇安皺了皺眉,提到皇后這個字眼時臉上還露出了掩飾不了的不滿。

「真是個專制的後母呢!不過我想洛昂還是先處理公主殿下的事吧!要是古斯希特被人捕獲了那對安娜也是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我也一起去吧!」芙莉娜在公主面前說了這句,因為太過直接的關係薇薇安和洛昂都不約而同的瞪大了眼睛。

安娜這是第一次聽到這件事,以她只是大公主幾年的年紀,小時候就算大人們在提及皇后的事也不會和小孩子說到皇后是不是續弦。不過這樣一來安娜就明白了為什麼皇帝想把公主嫁給古斯希特,而皇后卻想推銷自己家族的貴族小姐,因為公主不是皇后的親生女兒,兩者沒有血緣關係,皇后自然不願意了。

「那麼我和妳們兩位一起到陛下的宮殿那邊吧!我想應該可以碰得到的。」洛昂點點頭,然後他打開房間讓薇薇安和芙莉娜跟著他出去。

「把妳留下來了不打緊嗎?」尤里待洛昂他們出去之後動了動桌上的搖鈴吩咐僕人送上茶點。

「不要緊。我還沒有芙莉娜的膽量,硬是跟著去可能還會壞事呢!」安娜苦笑了一下,芙莉娜在打什麼主意安娜大概猜得出來,她一定是去挑釁的,由她上次沒接下皇后寫給她的信開始芙莉娜就期待著皇后看到她時會發生什麼事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