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希特身穿很久沒穿過正裝坐在皇宮派來接他的馬車內,不知為何的他的心情異常平靜,現任的皇帝馬爾科姆會提出什麼要求他都已經心裡有數了。

看著車窗玻璃上反映出來的自己,古斯希特苦笑了一下。

好幾年沒有穿過這樣的貴族正裝,現在不只覺得十分拘束不自然,甚至覺得自己穿成這樣有點滑稽似的。

還虧艾莫竟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替他準備了一套全新的禮服呀!

古斯希特有點不舒服的拉了拉領口的位置,他太久沒穿立領的衣服再綁領巾了。離家這些年身材也有改變了的說,雖然現在身上的衣服也不能說是度身訂造般合身,但尺寸也應該十分接近了。

「已經到了,艾爾華倫大人。」馬車緩緩停下,然後宮廷的侍從打開了車門等待古斯希特下來。

再次踏上這個闊別的帝國皇宮,古斯希特所走的步伐實在是說不上有多輕快,走在前面帶路的宮廷侍官走得十分慢,令已經習慣速戰速決﹑效果至上的古斯希特得十分費勁才能夠配合得了這麼慢的步調。

宮廷中走動的貴族們大都駐足看著他,而在古斯希特視線到達不到的範圍各人都已經開始竊竊私語了。

「陛下在書房裡。請大人稍等。」侍從把古斯希特帶到馬爾科姆四世的書房前,然後就是冗長的宮廷禮儀,光是在書房門外等待到可能內進面見已經足足等了半個小時。即使在這個等待的房間有坐椅讓人休息,但事實上在皇帝的書房前哪有人會大搖大擺的坐著等呢!

古斯希特依著慣例走到書房中央後向在前方的馬爾科姆四世陛下彎身行了一個貴族面見皇族的大禮。

「噢!艾爾華倫卿,你真的越來越像你父親那樣,這些年不見你變得俊逸英挺得多了。來來來!不用這麼拘謹過來這邊吧!」馬爾科姆眉開眼笑的看著古斯希特,似乎打算一開始就用親和手段拉攏古斯希特。

「陛下太過客氣了。古斯希特不敢和家父相提並論。」古斯希特皮笑肉不笑的回應,竟然一見面就若無其事的和他閒話家常,還要提到這些年沒見他是想把過去的事完全淡法嗎?

馬爾科姆四世這樣的做法令古斯希特十分反感,本來他以為陛下把他召進來是打算以皇命下令他去對令北方的黑龍,那他也只好接受再想辦法把事情擺平。可是他卻以這種和你有商有量的態度,這種假像般的親切難人令人真心回應。特別是他們之間本來就沒有什麼和諧的過去。

如果想打溫情牌,首要是知道對方一定會接受你示好的態度,這是十分基本的交際手段,連這樣簡單的事都判斷錯誤,馬爾科姆四世也真的太過沒用了。難怪皇后會坐大到這個樣子。

見古斯希特不太熱衷於和自己對話,馬爾科姆也一時語塞,對方沒有按照自己所寫的劇本回應讓他有點陣腳大亂。

「之前魔法劍的事我聽過騎士團的報告了,得你出手相助那柄大魔法師留下的寶劍才可以失而復得呀!」

「那只是巧合幫上忙而已。」如果藍青在現場聽到皇帝這番話,他一定會忍不住用部份人聽得見的聲音諷刺這件失竊事件完全是皇帝本身製造出來的鬧劇。

「你說吧!艾爾華倫卿,你想要什麼賞賜?」

「完成任務的是騎士團,與古斯希特沒有關係,賞賜實在不敢當。」古斯希特有禮但又十分冷淡的回答又讓兩人的對談陷入了膠著。

「艾爾華倫卿這次回帝都來是打算接回自己的公職嗎?」勉強的轉了個話題,馬爾科姆努力的想把兩人之間的死局打破,讓對方真心的說出要助帝國一臂之力的話。

「陛下,早在幾年前我已經是帶罪之人,不便再接任公職。」看著眼前長得十分瘦削的馬爾科姆四世和之前一樣沒什麼進步過的姿態,古斯希特也不想繼續和他在這裡浪費時間。

「艾爾華倫卿知道北方發生的事了吧?」

「是的。知道一點點。」

「其實這次帝國真的需要你的力量呀!你願意幫我這個忙嗎?」

「陛下,事情的始末陛下到底知道了多少呢?陛下可知那是一頭龍?」古斯希特也不隱瞞自己知道的情報,其實他懷疑這個皇帝會不會無能得不知道自己到底正面對什麼危機。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幫忙,龍的對手只能是龍,所以我們需要龍騎士的你!艾爾華倫卿!」

「陛下你有沒有想過,就算我還有一頭龍,也不是一定有辦法可以解決這事件的。到底黑龍想要找回的是什麼陛下知道嗎?」

在古斯希特的追問之下馬爾科姆開始沈默不語。這個統治著橫跨兩個大陸的帝國主宰雖然軟弱又沒用,但說到裝傻和拖延的功夫這個皇帝卻是一等一的好手。

他不能回答古斯希特有關黑龍失竊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也不希望話題再說下去會牽扯到皇后身上,所以這次的召見沒有任何結果就結束了。這樣的結果超出了古斯希特的想像,他沒想過馬爾科姆會由得他們之間沒有任何協議就結束掉這次的召見。

不會是有什麼更糟糕的事吧?

「想不到會在這樣遇到你呢!艾爾華倫卿。」古斯希特隨著侍官打算從原路回去馬車停泊的地方而路過了皇宮花園的一角時遇上了他最不希望遇上的人物,那個直接令他差點在刑場上扔掉性命的皇后碧琳達陛下在兩個貼身女僕和四名女騎士的簇擁之下走在這長廊像是要到花園似的。

「……皇后陛下日安。」古斯希特心底真的不想向這個女人行禮,無奈他不論是什麼身份,只要這個女人一天是帝國的皇后,他作為貴族的一員也只得向她行禮了。

即使完全不是出自真心。

想必碧琳達比起馬爾科姆更加清楚古斯希特在想些什麼吧!面對他流於表面的禮節,皇后只是搖過手上的羽毛扇風姿撩人的走到古斯希特的面前。

馬爾科姆四世今年已經四十二歲,和身為么弟的洛昂足足相差了十幾歲,而這位手握和皇帝同等權力的皇后今年是將近三十歲。她比洛昂大上一點,但又比馬爾科姆年輕上十歲。

「現在就打算回去了嗎?艾爾華倫卿。如果有時間的話陪我到花園走走吧!」皇后明知道古斯希特的謁見已經告一段落,她也猜到古斯希特沒有答應皇帝什麼事,要不,他現在應該帶著馬爾科姆一早命人準備好一系列送給他的徽章和飾刀了。

對於皇后的要求古斯希特沒有辦法反抗的,他既沒有公事上的忙碌做為藉口,離開宮廷的圈子這麼久了,他也沒可能有什麼會在這種時候出來救他一命的熟人。

即使百般不願,他仍是得隨著那四個趾高氣揚的女騎士一同走到仍然開著繁花的花園中。都已經入秋了這個花園仍是維持著春天的樣子,不用說一定是宮廷魔法師的為了討好皇后而做的魔法吧!

「希瑟。妳去叫一下麗亞來這裡。」碧琳達皇后各其中一名女騎士下達了命令。

「是的。」名叫希瑟的女騎士敬了一個禮之後就退下辦事了。

「麗亞是我的表妹呢!我想你們年輕人一定會有很多話題的。」皇后坐到花園中一處事前準備好的陽傘下,雖然她擺扇示意古斯希特坐下,可是後者只是固執的站在一旁。

想不到一來就已經把她家族的人介紹給他了嗎?該不會這次馬爾科姆四世召他進來的目的本身就是這回事吧?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