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女騎士那邊好像和外人有紛爭似的。」原本圍繞著古斯希特而形成的人牆因為另一邊百合分團的騎士和魔法師對上而帶起了另一個話題,一些比較年輕的騎士們更是已經趕著過去湊熱鬧了。

「不是吧?連客人也不客氣嗎?那些女人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在古斯希特身邊一些和他共事過的騎士也說了一聲抱歉過去看看情況了。怎麼說別人都是客人,再有不當也不應該對方爭執的。

雖然古斯希特因此得到鬆一口氣的機會,不過當他由人牆的缺口看到紛爭的女主角正是已經脫下魔法師袍的安娜時,他一下子沒辦法說出話來了。

為什麼在他的小團隊中看似最無害的安娜會和人爭執的?

「哦!發生什麼有趣的事了嗎?」在古斯希特身後有一把十分隨意的聲音響起,他轉身一看就看到了身份在十二分團的團長之上﹑現在已經成為騎士團元老的葛蘭尼特和一臉嚴厲的普依頓兩人和拉勒斯一起來到這裡,原本他們應該是出來和他及安娜見過面的吧!可是偏偏遇上現在這樣的混亂。

「好…好久不見了。葛蘭尼特大人﹑普依頓大人。」

「好久見了,古斯希特。我們等會再聊,誰知道發生什麼事嗎?」經常都一臉笑容的葛蘭尼特隨便一問,好幾個已經打探到來龍去脈的騎士立即向他報告。

「百合分團的事也早應該要處理的了。」出了名臉部表情永遠只有緊繃著這一種的普依頓十分坦白的說。

「普伊頓,那個分團長如果我們可以決定她的去留的話當然容易解決。可惜不是易事呢?」葛蘭尼特無奈的搖了搖頭,現任的百合分團團長是皇后所推薦的,要換人的話恐怕皇后會不擇手段的施壓,她一定不會眼白白看著在騎士團裡唯一的戰友被換掉的。

「哼。拉勒斯,那是你的女兒,劍術是由安蘭迪親自教出來的吧?」普伊頓一臉嚴肅的問著旁邊的拉勒拉,而發現到這兩位老騎士的各人也慌張的立正行禮。

「既然已經說出口是挑戰了,那就給她們兩把練習用的劍,點到即止。」葛蘭尼特滿意的看著騎士們重新回到秩序當中,而他吩咐的練習劍也有人飛快的去取回來了。

「安娜,既然是劍技的比試,妳不可以用魔法。」拉勒斯在安娜接下劍後吩咐道。

「是的。父親大人。」安娜回答之後吸了口氣,然後擺好了她習慣使用的架式,而這架式看在一旁的兩個老人眼中立即眼前一亮。

而四周圍觀的騎士聽到安娜喚拉勒斯為父親時都顯得十分好奇,畢竟安蘭迪家族是騎士世家一事是眾所周知的事,他們都有點期待看到安娜的身手。而安娜的對手的心情就更複雜了,即使對方不用魔法,不過拉勒斯.安蘭迪的女兒她有能力贏她嗎?

心理上已經輸了的她並不能冷靜的應對,光是持劍的動作已經把她沒有信心的心態表露無遺。

「哦!凱爾文教得不錯似的,這次的比試恐怕不用兩三下就會結束了。」葛蘭尼特呵呵的笑著,隨著他的評語,對決的兩人同時向前踏了一步,雙方的第一撃都落空,可是安娜卻巧妙的利用兩人錯開的距離反身一刺,劍尖就落在對方的喉嚨前方。由開始到結束只花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如果再打下去就違反了點到即止的命令,女騎士也只好在其他騎士掩飾不了的訕笑眼神中憤憤不平的向兩位老騎士敬禮後意欲退下去。

「等一等。」普伊頓一出聲,想離開的女騎士只能停住腳步,不甘的回過頭。「對著由安蘭迪團長帶來的客人也這麼無禮,今次的事我要妳們好好反省,身為騎士個人修養固然重要,與其妳們有時間考慮又要去那個宴會會場,不如花點時間鍛鍊一下自己!把這番話原封不動的告訴妳們的團長!」

普伊頓當眾的叱責故然令女騎士們的臉色變得又青又黑,萊出這樣的事還被當眾責備她們的團長不把她們的皮自扒掉才怪。

她們忿恨的眼神不敢投向安娜,不過在另一旁微笑著的薩奇拉就沒這麼幸運了,怨恨的目光紛紛集中在她的身上。可是她仍然能若無其事的笑著,讓她們更是生氣。

「薩奇拉…妳回去會不會被她們……」把練習劍還給騎士們之後,安娜忍不住擔心起薩奇拉的處境。

「這個不用擔心,她們再恨我也不敢做出什麼實質的行動來。最多就是在嘴皮子上滿足一下她們受創的心靈罷了。」薩奇拉拿起安娜的袍子遞給她,然後陪著她來到老騎士們的面前。

「還記得我們嗎?安蘭迪小姐。」葛蘭尼特首先向安娜說話,當年這兩位是安娜面試時的考官之一,他們對凱爾文的孫子自然會有印象,而安娜也記得他們,現在重遇,因為他們和凱爾文的年紀差不多,令安娜好像和爺爺重遇一樣笑得很高興。

「是的!」

「再一次見到你們我們也很高興。對了,薩奇拉,妳去喚鷹獅分團的薩芬羅來。」

「遵命!」

「想不到凱爾文的孫女會當了魔法師。而且還和古斯希特一起旅行。」普伊頓難得的放鬆了臉部表情,和他們一起走到和騎士學院相運的一座辦公室建築之中。

「這只是巧合。在旅行中遇到一位很厲害的魔法師。」安娜不好意思的說,她走在古斯希特的身邊跟在年長的三人後面,身處滿是騎士們走動的地方,安娜有種自己還是當年那個女孩似的錯覺,不過心情卻又有點不同,現在她走在騎士當中也可以抬頭挺胸的走,不用像過去一樣哭了。

「就是皇后也想拉攏的那位吧!百合分團的人好像因為這件事受責,原來那位魔法師是你們認識的人呀!世界還真小。」

「魔法劍士可是一百人中也沒有一個,凱爾文應該會十分自豪吧!」走進普伊頓辦公的房間,他把一柄新造的長劍交給了安娜,說是騎士團感謝她之前的幫忙而特別準備的謝禮。看來是因為薩芬羅的報告說安娜的長劍斷了的關係吧?

「我不好意思接受。」

「不是現在沒有隨身的劍嗎?這劍也不是什麼太貴重的東西,是騎士團一點的謝意罷了。古斯希特和瓦埃爾恐怕不敢收騎士團的禮物吧!所以我就乾脆不準備了。」葛蘭尼特笑著拍了拍古斯希特的背,的確如所說的一樣,如果騎士團送什麼勳章之類的,他真的會不敢收。

「古斯希特,你和藍龍的契約還在嗎?」

「是的。」

「難怪會有這樣的傳言出來了?」

「請問是什麼傳言?普伊頓大人。」

「由我來說吧!聽說皇帝陛下擔心北方的問題會令帝國陷於水深火熱之中,但到現在你還是沒有接回龍騎士的封號,對於現在沒有公務的你他十分憂心,擔心在重要關頭你不會出手保護宮廷。」

「保護宮廷……」對於葛蘭尼特在這兩個字上故意加重了語氣來暗示,古斯希特實在對皇帝更加反感。

比起黑龍對帝都其他無辜人民的傷害,他只是關心宮廷的安全,皇帝的無能過了這些年仍然如當年一樣令人痛心。

「你也別露出這樣的表情,聽完下文之後恐怕你的心情會更加複雜。」普伊頓搖了搖頭,然後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

「這個消息我們也只是聽說而已。由打聽到消息的人親自告訴你吧!進來!」普伊頓說完,薩芬奇和薩奇拉兩姐妹恭敬的走了進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