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勒斯看著坐在自己面前低著頭的女兒和古斯希特心裡只覺得哭笑不得。

想不到好久不見的女兒這次竟然是把男朋友都帶上門來了。雖然在收到凱爾文交代讓安娜旅行的事時他已經有這樣的憂慮,畢竟一個女孩子和像古斯希特這樣的年輕人一起旅行,就算沒能成功發展出什麼感情,在外邊的世界見著更多的人了,女兒的心難免會被人偷走。

現在凱爾文交給古斯希特的石板似乎還沒找出什麼下落但就先把孫女賠進去了。如果凱爾文知道應該會抓著古斯希特吵鬧一場就沒事,不過拉勒斯想的比凱爾文多。

特別是在帝都內正需要古斯希特力量的時候。

情報雖是被封鎖了,不過身為分團長的他早就已經被下令隨時得準備好迎撃。而騎士團的壓力一點也不少,因為皇帝並沒有忘記古斯希特現在還沒有接回身為龍騎士的工作。

所以當他回到帝都的消息一傳出之後,宮廷雖然還沒下達什麼指令,不過各分團長甚至是騎士團的元老們都收到不少來自一些大勢力的貴族們的要求,要他們動用和古斯希特過去的同袍情誼去說服古斯希特復職。

這絕對是難事。

自己的女兒偏偏喜歡上這樣的一位貴族男子,叫他如何放得下心。

「父親大人?」拉勒斯實在是沈默得太久了,久得安娜非常不安。

「唉…你們年輕人的事,我還管得了多少。」拉勒斯深深的嘆了口氣,要他說出這番等同認同的話他有點不願,不過他也知道如果他反對他的寶貝女兒一定會苦著臉不敢反抗,但他可不想看到她這樣子。

再說,不把古斯希特和宮廷有過不快事件這一件事算進去,他並沒辦法說得出什麼反對的理由。

「父親大人!」比起安娜,古斯希特顯得更加高興,聽到拉勒斯的話他高興得把立即過去和握手似的。

「等等。別叫父親大人。」始終要把女兒交給別人不是一件易事,就算他認同他們兩人的交往,也別這麼快喚他父親。

「呃……」

「好了。你們兩個現在跟我回騎士團一趟吧!本來昨天過去找你們也是為了這件事。」

「我也要去騎士團?」安娜不解的問,不過還好弄清楚拉勒斯昨天並不是特地來興師問罪,她心裡都好過一點。

「是的。鷹獅分團的薩芬奇隊長在報告時提過妳,所以團裡的為了表示謝意準備了一份謝禮。既然和我在一起就過去拿吧!至於艾爾華倫大人也該見一見其他老師們吧!還是說你還是不想去?」

「那個……」

「父親大人……」安娜看到古斯希特為難的臉色,忍不住想要替他說項。

「如果是擔心騎士團和你接觸之後你仍是不願接回騎士一職的話就不用操心了,老團長們根本沒那個意思要迫你。」拉勒斯說完之後就轉身上了二樓換衣服了。

「古斯希特,父親說的是不是你避著騎士團的原因?」安娜伸手圈過古斯希特的手臂倚到他的身邊。

「嗯。見到我如果不上報又不行,我又不想回去。到最後被責備的不是只有他們嗎?當然我不能否認騎士團中也有和我不咬弦的人。現在也沒辦法了,逃避不是辦法呢!」古斯希特笑得有點無奈。事實上他現在也只是恃著皇帝顧忌亞穆塔斯才會有回來,只要有亞穆塔斯在,他們要離開帝都就不是難事。

「久等了。你們是騎馬來的嗎?」再一次由二樓下來的拉勒斯看到安娜的手正圈著男生的手臂很難裝作沒看到,他定睛了好一會才能夠冷靜的移開視線。

拉勒斯的視線成勁讓兩個年青人規規矩矩的跟在身後,就好像偉大的騎士大人的侍從一樣。

拉勒斯是十二分團中赤狼分團的團長,所以輕甲上自然會刻有這個團徽。當他帶著兩人來到騎士團總部之後自然是引起一輪騷動,先不說赤狼分團的團長帶了客人回來,其中一個是個魔法師,而另一個竟是現在在團中的話題人物。

把馬匹交給別人打理之後拉勒斯先讓他們兩個等一會,他要先去通知騎士團中的元老大人們。

古斯希特很快就被一些昔日的同袍或是在山谷時受到關照的騎士們團團包圍了。

而落單的安娜走在一邊也遇上了一個相識的人,昨天在拉斯拉梅大宅中見過的女騎士,記得她的名字是叫做薩拉奇的。她向安娜走過去,親切的打了個招呼。

「想不到這麼快再見面呢!」

「是呢!今天不用忙嗎?」

「哦!昨天送信的工作因為失敗了,小隊長現在正忙著寫報告。」薩奇拉笑得十分高興似的說著,明明她也是那個小隊的其中一員,任務失敗了也好像完全不在意似的太奇怪了。

「呀!信件的事真的很抱歉。」雖然芙莉娜說得理直氣壯,不過皇后寫的信也有膽不接其實也很難讓皇后下台,負責執行任務的女騎士少不免會被怪罪的了。

「和妳沒關係。隊長要寫報告我就最高興的了,因為不用去下午茶會的現場。」薩奇拉的笑容依然燦爛。

「呃…那個…總覺得妳有面善。」

「哎呀!我還以為妳會一早就認得出來呢!不好意思,我是薩奇拉.尼安。之前和妳見過面的薩芬羅是我的妹妹。我在妹妹口中聽到妳的事所以昨天一見面就知道是妳了。所以我會說百合騎士團的壞話一點也不出奇呀!」

安娜聽得傻了眼,因為眼前的這個薩奇拉明明看上去比薩芬羅年紀還小的。而她們的談話很快就引來另外幾個身穿白色騎士服的女騎士的注意。而當安娜察覺到她們都帶著不太好的臉色前來的時候已經有點遲了。

對方先是瞪了她一眼,然後不理會是不是在客人的面前竟然開始狠罵著薩奇拉。責備的內容安娜是有聽沒有懂,因為她們所說的任務內容實在有點費解,因為安娜從沒有聽說過出席茶會,在晚宴站崗是騎士必須做的工作。

而薩奇拉一直保持著笑臉聽著不同的指責。奇特的內容和辛辣的用詞不只是安娜聽得合不上嘴,連路過的其他男性騎士也搖著頭離開。

這種事恐怕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吧!

看這幾個女的同是一個鼻孔噴氣的一面倒的說別人的不是,女騎士優雅高貴的形象完全在安娜的心中幻滅。想像幻滅和不被尊重的憤怒和對薩奇拉的好感讓她不由自主的介入了這次的紛爭之中。

「不好意思打斷了妳們的話,不過原本是我和薩奇拉小姐說話在先,妳們是不是應該讓我們先結束談話呢?」安娜皮笑肉不笑的說,她這個不算起眼的魔法師打扮的確是沒什麼存在感,不過事實也和安娜說的一樣,她明明就和薩奇拉說話,就算薩奇拉的過錯再大,也不應該就這樣打斷她們的話更在她的面前不停出言責罵。

「這裡是騎士團,不是魔法師說話的地方。」罵人的一方稍微收歛了一點,不過光是看表情也知道她們對安娜的插話感到十分不滿意。

「說話有分職業的嗎?難道這就是妳們身為騎士的修養了?」青筋已經出現在安娜的額角,如果對她不禮貌的人是個普通人她說不定還不會這麼在意,可是就和薩芬羅那時的事件一樣,對於曾經是安娜所憧憬的女騎士所做出的失禮行為她特別反感。

「妳說話真大口氣!」其中一個脾氣明顯比較差的女騎士已經湊上前像是要挑釁安娜的勇氣似的。在她們眼中,沒有近距離戰鬥力的魔法師只是在口舌上逞強,而且在騎士團的地盤,一個魔法師再厲害也不敢胡亂鬧事。

安娜只是靜靜的解掉袍子的鈕釦,然後把及地的魔法師袍子脫下。

「如果妳是要挑戰我的話,我樂意奉陪。」魔法師的袍子之下是安娜平日在穿的戰士裝束,雖然沒有配劍,但她的手上卻有著芙莉娜相贈的秘銀手鐲。

對於魔法師若無其事的下了戰書,女騎士們的臉色卻是青白相替。誰會猜到一個魔法師會這樣迎戰的。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