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都已經解決了?」一走進會客室,氣氛就像是一系列火球魔法剛在這裡同時爆發過似的,空氣中仍然充滿了緊張感,藍青﹑白月還有那三位哥哥臉上都仍是一副作戰中的狀態。

看到這陣仗還敢若無其事發問的也只有芙莉娜了,她坐到老拉斯拉梅的旁邊,隨即招手示意古斯希特和安娜一定坐過去。

「年輕人的事都隨他們去就好。」老人輕嘆了口氣,他那三個大孫子都不知道是太關心最小的弟弟還是其他原因,對小孫子認定的妻子完全沒有打算接受似的。

「你真好說話。那我也跟你聊聊別的好了。」

「是有關北方的事嗎?」老人立即猜到芙莉娜想向他問什麼,他把視線移到古斯希特身上,然後嘆了口氣。

「我就奇怪之前出訪的親王回來後暗示找到好幫手,原來是他在出訪期間遇到你們。」

「之前在基維利伯爵那裡聽到了一點消息,說是北方的族群要向帝國討回公道,但是伯爵並不知道詳情。」

「伯爵不知道一點也不出奇,帝室不敢讓太多人知道事情背後的真相才會說是北方的族群,這樣說也沒有不對,只是除了北方的精靈外還開罪了另外一個絕對惹不得的種族。」老人雖然已經由帝國宰相的位子退下來很久了,但是拉斯拉梅這個家族中還有幾人現在仍在帝國的中樞,加上他自己多年經營的人脈,要知道這些被掩蓋的消息並不是難事。

「絕對惹不得的種族……」安娜不自覺的重覆說了這句,心底浮起了莫明的不祥預感。腦海中自動的勾出一個巨大的影子,而那個影子是她曾經見過的,那強大又美麗的身影。

「安娜?」古斯希特有點擔心的問。

「古斯希特…那惹不得的種族該不會是……」安娜不安的說。

「不會吧…我不知道北方有……」古斯希特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的確如同芙莉娜之前說過,和精靈或是矮人為敵,有他一個龍騎士能起的作用恐怕不大,首先亞穋塔斯就不會願意對精靈發動攻擊,所以他們才覺得洛昂的意圖不是那麼簡單。

但是如果在北方和帝國討回公道的是龍族,帝國自然希望唯一的龍騎士會在帝都坐鎮。

「不用懷疑,北方的確有一條黑龍。」老人肯定的說。

「不是吧……」

古斯希特真的想發出悲鳴,憤怒的龍,而且還是一條黑龍,從他由亞穆塔斯口中聽過有關龍族的資訊中,成年黑龍的性格在龍族中出了名的孤癖,別說亞穆塔斯不會同族相殘,說不定更會倒戈和帝國為敵,為什麼他們會想不到這一點呢?他們現在不是預早放了一個危機在帝都嗎?

不過有和古斯希特一樣的想法的在會客室中也就只有幾人,老人和拉斯拉梅三個孫子都沒有和龍接觸的經驗,更別說要他們去理解古斯希特和亞穆塔斯之間的契約了。

「瓦埃爾和古斯希特一定會知道皇后親族中的其中一位同是魔法師的杜奇頓子爵吧?」老人問著兩個年輕人,他口中的人物在宮廷中也很有勢力,雖然魔法才能並不算十分出色,高級魔法師的黑袍他也還沒有資格穿,不過作為皇后的親族,有沒有才能也不是最重要的了。這個只有中級魔法師資格的貴族老愛對宮廷魔法師諸多意見一事已經是很有名的了。

這樣的一個人到底拿走了什麼惹來這樣的一個大麻煩?

「我所知的是由黑龍派來的使者所說的為基礎,杜奇頓對這件事是予以否認的。黑龍的使者說他交托給某村子看守的瑰寶被卑劣的人類盜走了。我們只知道那寶物存放在精靈的村子,所以不只是黑龍的使者,精靈也都向帝國抗議了。」

「就算不說是龍所有的寶物,精靈的東西都敢碰,要不就是那東西對杜奇頓十分重要,要不就是他白痴到不會衡量輕重。」藍青脫離了他和哥哥們的瞪眼大戰加入討論正事,他的話古斯希特和芙莉娜都點頭同意,安娜則了側著頭想著另一個方向。

「還是說他就是知道那是龍的東西才要得到嗎?不知道物主是誰的可能性不高吧?」安娜提出的論點引來其他人的視線。

「安娜說得對,不能排除他們是故意盜取原屬於黑龍的寶物。」芙莉娜說完以詢問的眼神看向老人,老人也默默的點頭。

「那位小姐說的可能性很高,瓦埃爾提到的是貴族中大部份人的想法,基於對龍天生的恐懼和劣等感,就算是我一開始也不會猜想那是故意去盜取的,大概只是在不知道真正物主的情況下發生這樣的誤會了吧?畢竟我們不會想像會無謀地向龍挑戰。所以第一次精靈出現在皇宮時,貴族們都只是極力安撫那名憤怒的精靈,說會查明再向精靈王解釋,但精靈離開不到兩個星期,正正是吹起秋風的那一天,黑龍的使者來到大家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老人說得有點自嘲,正是因為大家都不相信會有人故意偷取龍族的寶物,加上精靈沒能確實的指出是誰的所為,所以應對的官員也沒有真的很用心的去調查事件,如此怠慢的後果是直接承受黑龍的怒氣。

事情的嚴重性不需要老人再加以說明大家都已經十分清楚明白,古斯希特逃離刑場時藍龍亞穆塔斯輕易的就做成嚴重破壞的畫面仍歷歷在目,對於後果他們都十分清楚。

「黑龍的使者以什麼姿態來了?」芙莉娜想再知多一點,就像魔法師的使魔或魔法生物一樣,知道使者是什麼形式的話就可以推測黑龍的屬性,雖然回家再詢問亞穆塔斯會更有效率,不過在不知道亞穆塔斯會不會合作的情況下還是先盡辦法得到多點資料好一點。

順著她的話,老人把視線投向他的大孫子菲德爾。青年臉色一青,看得出來他強忍著什麼不愉快的事似的剎白著臉先吞了吞口水,深呼吸了一口氣定定神才開口。

「黑龍的使者是突然出現在皇宮的議事廳的,與其說那是一名使者,不如說是一具行屍走肉,那根本是一具違反自然和教義的死者,黑龍在捕捉到這名死者時知道了主使者是誰後就利用那人已死的身體來到帝都,並讓這個死者在議事廳上指出主事者是誰,這個人大部份的人都知道是誰,那是杜奇頓子爵身邊的一個得力助手,只是他有點毀爛和白蠟般的臉色令人不好認出而已。」

「死人!」

第一次聽到這件事的人都忍不佳驚呼,因為有神殿的教義,生者死後的安靈是不容打擾的,所以死靈魔法師才會是禁忌般的存在,而那黑龍竟然可以操縱屍體,以一頭巨龍所有的魔力如果使出大型的死靈魔法,帝國一個城池恐怕轉眼間得完了,而人類亦會立即陷入危機當中。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