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被押解似的登上了那兩輛華麗的馬車,藍青一臉鐵青的看著和他同坐一車的『獄卒』,他三個有為的兄長。

「四弟,沒收到我寫給你的信嗎?」身為拉斯拉梅家長子的菲德爾臉上掛著優雅無害的笑容看著最小的弟弟,不過因為被注視的人真的把自己視作和死囚一樣命運而垂頭喪氣,根本沒看他們三人一眼,更別說他會有什麼像樣的答案。

回答有收到和沒收到都是死路一條,藍青心知這一點,再說什麼辯解對他這三個哥哥也是沒有用的,因為他們根本不會聽他說的話。

相對於拉斯拉梅家男子們乘坐的馬車,古斯希特等人則是坐在第二輛的車廂中,不過當中其實只有古斯希特一個是正式被邀請到拉斯拉梅家,可是白月一看到那三兄弟把藍青拖上馬車時那張充滿怒火的臉令人不敢拒絕她同行的要求,而芙莉娜也想看熱鬧的樣子沒說先走一步,所以結果他們全部人都登上了馬車。

「藍青不會被他的哥哥們罵的很慘吧?」安娜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袍子,這是由芙莉娜借她的,本是為了到公會登記都做的門面功夫,不過現在她還有點慶幸自己今天做了一身魔法師的打扮,要不是她穿著旅行裝拜訪拉斯拉梅這樣的貴族宅第,就算對方沒有把不滿表露在臉上她也會感到不好意思。

貴族愛注重表面工夫,穿著普通的衣服並沒有過錯,不過會由對方眼中虛假的善意感到不屑就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了。

「看那『囚車』內也不會有什麼歡樂氣氛。古斯希特和那三位哥哥熟嗎?」白月惡狠狠的透過小窗看向駛在前方的馬車,那三位哥哥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特別的態度,但她肯定在他們三個面前藍青一定會被欺負的。

「不算,因為年紀差了一點,大家也僅是普通交情而已。」

「因為他們唸的是皇家學院吧?」芙莉娜的假設得到古斯希特點頭肯定。不同於古斯希特等曾經入讀的騎士學院,學成的學生以武官之路前進,皇家學院就真的是以培養學術人士而設的國立機構,不過有趣的是兩個同是有著不同等級貴族入讀的學院事實上處得並不和諧。

傳統上已經追究不到原因的不和加上所處的學習環境完全不一樣,古斯希特和那三位哥哥就只有互相見過面知道名字的交情。

「管他們皇家學院的,敢讓藍青難過的我都會饒他!」白月仍是咬牙切齒的說,這樣兇狠的表情讓她的花容月亂失色不少。

「白月,妳這樣說藍青的立場…」古斯希特不由得為朋友的立場擔憂,就算藍青的性格沒白月來的強,不過竟然淪落到讓一位女性大叫嚷著要反過來保護他,說出來藍青真的要難堪了。

安娜也很驚訝白月的反應,之前她一直就在責罵藍青不面對現實,老是在逃避,誰知藍青的哥哥真的出現之後她的反應又會這麼大,好像個擔心自己小孩被野狠吃掉了的雞媽媽似的。

不過會驚訝的也只有安娜一人,古斯希特早就已經習慣了白月的個性,而真實年齡和外表有極大落差的芙莉娜即使驚訝也不會表露在臉上,加上她深知來自另一大陸上的白月過去所住的國家的習俗,女人捍衛自己的男人是很正常的事,只不過帝國貴族大概沒可能接受得了吧!

「決戰時刻!」在馬車停在拉斯拉梅家大宅中庭的時候,白月一收剛才毫無顧忌的兇狠表情,一眨眼她已經擺出她最端莊正經的臉,只需要給她換上一套華麗的禮服就算去冒充大貴族小姐也不會有問題。

眾人下了車就被總管帶到大宅大廳,而藍青仍然被三名獄卒押著,藍青一臉已經放棄掙扎似的被三名兄長包圍在中間,他一踏入大宅後就立即被一隊像是等候已久的女僕軍團挾持到樓上去了。

「抱歉讓你們見笑了。」菲爾德向幾位客人抱歉的笑了笑,不說古斯希特本身和他們三兄弟熟不熟,會把他一起帶來也只是仔們父親的命令,他們三兄弟本來只打算把最小的弟弟帶回就好的,至於同行的那三個女人,他覺得隨便招呼一下就好。

「真的是長見識了的呢!」白月用端正高雅的笑臉說出這句充滿挑釁意味的話,古斯希特輕嘆了口氣後向安娜招了招手,示意她走到他的身邊,遠離即將發作的白月。

「那就真謝謝小姐的稱讚。」裝作聽不懂白月話中含意,藍青的次兄史墨德冷硬的臉堆上了一個虛偽的笑容,看到他的臉,白月心中的怒火不由自主越燒越旺。

「這是三對一的對決嗎?」芙莉娜也退到古斯希特那邊涼涼的說。

「把我的藍青還來,你們這樣押他回來是兄長的所為嗎?」白月思考著用詞,她也有考慮過現在身處敵陣,過份挑釁只會有反效果,不過她就是忍不住,和藍青一扯上關係就冷靜不起來了。

「那是我們的弟弟,而且他的名字是瓦埃爾,不是小姐妳所說的那個異國風的名字。」回答的是排第三的哥哥,比藍青大兩年的他年齡和他們最接近,可是卻是三個兄長中最難相處的一個,比起二哥冷硬的表情,對名譽的執著以三男梅基爾為最。

「無論是藍青或是瓦埃爾都是一樣的。既然你們喚他一聲瓦埃爾,你們就不應該迫著不願意的他回來。」白月挑挑眉,她一早就知道藍青的名字,也知道他為什麼不用真名,對她來說叫哪個名字都好,他就是他,那個性格有點沒用會被她欺負的人。

「回家是本份。小姐不是也應該思慮故鄉的家人嗎?」梅基爾看了看白月一身異國風味的衣裙,似在嘲諷她也是一個離家遠行的人,最終的意思還是叫她滾蛋而已。

「梅基爾。」在樓梯上傳來一聲威嚴的聲音,排第三的青年一聽到之後肩膀震了震,然後恭敬的站到一旁。

一個滿頭銀髮的老人在一個中年男人的陪伴下慢慢的走下樓梯,老人年紀都已經不少了,雖然看起來氣色還不錯,不過由他的步伐來看身體也沒有外表來得壯健。

「拉斯拉梅大人。」

「祖父大人,父親大人。」三兄弟也整理了一下表情迎著他們拉斯拉梅家的大家長。

「讓客人站在大廳上這麼久,你們三個是怎樣辦事的?」老人看了三個孫子一眼,只見他們三人面有難色的不知由誰答話似的。老人身邊的中年男人,他們幾人的父親輕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樓上都聽到你們的聲音了。梅基爾,無論如何對那位小姐這樣說話也是失禮。而且誰叫你們這樣帶瓦埃爾回來的?」

「父親大人!」對於父親的輕責,梅基爾不滿的想反駁,可是他的兩位兄長立即阻止了他。

「我們先到會客室吧!連茶也沒給你們是我家侍者的失態。」老人並不是在說客套話,而是真的對孫子及不會應對這次情況的僕人的責備。

古斯希特想說什麼,可是他也礙於老人的眼神示意後閉上了嘴,隨著他身後走到會客室。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