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艾爾華倫家的府第,古斯希特第一時間把伯爵透露出來的事全部說出來了。

「有什麼看法?」

「親王是打定主意要把我們拖下水,就算現在就出發離開還是一早繞道也是沒有用的,那個始終是個皇族,他要是下令我們就會被綁著押回來了。」聽了古斯希特在基維利伯爵口中聽到的情報,對於尋求意見中的友人,藍青也只有認命的搖搖頭。

「古斯呀!你問他是多餘的,一天還沒解決他和家裡的問題,他都只會足不出戶的躲在這裡。」白月拿起自己的酒杯喝了兩口,順便冷眼瞪了藍青一眼。

「安娜,明天妳和我到公會一趟吧!先替妳做過登記,免得有什麼事時妳沒有魔法師的身份。」

「不是要當學徒三年以上才可以登記見習的嗎?」

「我是什麼人,我說一聲他們有膽子說不嗎?」芙莉娜拿著紅酒杯搖了搖,她的氣質和亞穆塔斯一樣,和水晶玻璃製的水晶杯及那像紅寶石的酒十分相配。

「有那個必要嗎?」亞穆塔斯皺了皺眉,擔心安娜登記了的話很容易會被人掌握行跡及被人利用。

「我也考慮過這個問題,亞穆塔斯是不想安娜被太多人注意到,可是安娜的魔法天賦很高,將來的日子難免都會在人前用了魔法,如果沒有在公會登記過,萬一遇上麻煩被人追問她的魔法是誰教的話會很麻煩。如果以我的弟子登記,最起碼公會的人不會有膽子去找麻煩。」

「芙莉娜在公會有很大勢力的樣子……」

「也不算。公會的日常運作我從來都沒有理會,我只是個掛名的。」芙莉娜說得十分輕鬆,根本就不把地位放在心上。

「那都已經很了不起了。整個公會的高層才只有那幾人呀!」

「就這樣說定了。」

芙莉娜說得十分簡單,不過事實上在場的每一個人都不清楚在魔法師公會登記是一件怎麼樣的事,除了芙莉娜剩下會魔法的就只有亞穆塔斯,不過大家都不認為他會知道任何細節。

在古斯希特和藍青的角度,他們也只可以用騎士考核來想像那個登記手續。如果說用劍的話,他們都相信安娜一定會過關的。

翌日的中午時份,眾人一起擠上了馬車上出了內城,讓車伕在一個廣場放下他們離開之後,他們一同往魔法師公會前進。

「古斯的家不是不好而且又可以省下住宿費,不過每次都要用馬車出入就太不方便了。」因為得暫時留在這帝都一段時間,白月換下平時一身方便旅行的褲裝穿回她最喜歡的裙子,來自另一大陸上的她在打扮上一直都和帝國中央的風格有異,現在身處帝都就更顯眼了。從她下了馬車到現在已經吸來不少目光。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一行人一起騎馬跑來跑去也會給路上的人帶來麻煩吧!」相比白月的處之泰然,藍青就表現得很逃避,如果不是其他人說戴上斗蓬帽子和幪面太可疑,他真想做個隱密的打扮。

「我倒是好奇,我和安娜去公會,你們為什麼也要跟著去?」走在最前的芙莉娜藏在帽子陰影下的下的嘴角不滿的向下彎,在陰影下看不清顏色的紅眸冷冷的轉過去看著身後那一串粽子隊,除了亞穆塔斯沒跟來之外,其他人都找了不同的理由跟在後頭了。

「光待在大宅也會悶嘛!」接觸到芙莉娜的視線,白月心虛的說。

「我想參觀公會。」而藍青即把古斯希特拉到自己的身邊,說著和他完全不相配的事。

芙莉娜知道他只是怕大家都出去之後他家的人上古斯希特的家找他而已。

聽了兩個不成理由的理由,芙莉娜把視線轉到古斯希特身上,不過她什麼都沒問,只需看看她身邊的安娜就知道古斯希特為什麼會跟著了。這幾個人現在跟得這麼緊,簡直好像她會把安娜帶去賣似的。

魔法師公會座落在這個命名為落日廣場的左手邊的一條巷子中,其實因為公會座落於此,四周出沒的不乏形形式式穿著袍子的魔法師,魔法師之中也有不少性情古怪的人,所以芙莉娜把大半張臉都藏著的打扮也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跟著她走進裝潢得像是旅館大廳的公會入口,第一次踏足這裡的數人心裡都不禁有著期待落空的感覺,他們原本以為會看到到處飛舞的東西,閃著元素光芒的照明,一切都應該滿足他們對魔法師的憧憬才對,可是為什麼魔法師公會和一般旅館好像沒什麼分別?

芙莉娜走到像是櫃檯的一張高桌子前敲了敲上面的銅鐘,等了一會之後一個忙得焦頭爛額的中年魔法師以不像身體羸弱的魔法師該有速度返回櫃台,以一張像是飾品店老闆要推銷貨品的表情向眼前的女魔法師笑了笑。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妳呢?魔法師大人。」

「你過了這些年還是這副奸商的臉呀!我要登記見習魔法師。」芙莉娜好像很不容易才忍著怒罵眼前男人的怒火,不過她深吸了兩口氣之後毫不留情的出言諷刺。

「有介紹信嗎?看你都穿黑袍了,現在才登記……等等,妳剛剛說我的臉像奸商!妳還真大膽!氣死我了。」中年魔法師先是下意識的用辦公口吻回應來者的要求,不過說到一半他終於理解到對方話中的諷刺,立即惱羞成怒起來。

芙莉娜卻完全不理會他,也沒理會跟在她身後的人一臉尷尬的應付著中年魔法師的殺人目光。芙莉娜隨手在櫃台上拿了張紙隨手寫了幾筆簽了個名後就丟回還在咆哮的魔法師手中。

一邊在嘴中喃喃自語一邊看著那紙上的字,看到上面的簽名後他驚訝的大叫了起來。

「委律烈拉大師!」像是要回應他的高叫一樣,在公會大廳忙著各樣事情的各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鴉雀無聲的看著芙莉娜。

「登記。」兜帽下的紅眸閃著寒光看了四周的人一眼,瞬間各人都重投原本的工作,沒有人有膽子再看芙莉娜一眼。

「立即替妳辦!」

「之前我不是說過帝都的元素很混亂嗎?不過看似不是由公會的工坊整生。」

「嗯。這裡的元素種類雖然多得嚇人,不過都被管理得很好,入城時感到的不自然這裡完全沒有呢!」安娜小聲的回應芙莉娜的話。

她們兩個人的對話後面的三人完全聽不懂,他們好奇的左看右看,四周的魔法師也沒有理會他們,大概只把他們當成來委託辦事的人吧!

再次回來的中年魔法師把一個襟針放在藍絨盒中送了回來,這一次他很精明的把東西遞了給安娜。

「大師,你隔這麼久才回來不是有什麼事吧?」中年魔法師臉上的奸商表情並沒有收斂多少,只是上面多了一份敬畏而已。

「哼,剛才你咒罵我罵得還很高興,過兩天我再來,辦公室給我打理一下。」

「是的。」

正事辦完,芙莉娜又再看了一次四周的人,期間她的視線停在了一個背著她的人身上好一陣子。

「那個人的背景,幫我做份報告可以吧?」

「大師妳的要求,我一定會辦到的。」

「真乖。」彎下了好一會兒的紅唇今天首次勾了上去,看到她的笑容,中年魔法師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們回去了。」芙莉娜淡淡的說了一句就領著大家離開了根本沒有參觀過的魔法師公會回到廣場上。

可是才走出巷子,他們當中有一個就想逃回那個雖然既不新奇但總比現在情況好的公會大廳。

「這麼久沒見,你是用這種態度向你的兄長打招呼嗎?」巷口停了兩輛有著雙頭鷹紋樣的貴族馬車,三名穿著華服的青年腰間繫著佩劍守著巷口,藍青一看到他們臉色十分白了。

「好久不見了。我有要事可以先走一步嗎?」藍青逃避現實的說。

事情當然沒可能如他的願。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