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看著手邊茶几上的紅茶有點猶豫不決似的看了看古斯希特,可是當他的眼神接觸到芙莉娜的冷冰冰的眼神時又立即慌張的移回古斯希特身上。

「委律烈拉大師說是麻煩事…怎麼說呢!說是麻煩事好像不太確切…只是……」

「你說乾脆一點說出來,不是每一個魔法師都很有耐性的!」芙莉娜對基維利伯爵刻意迴避她的眼神沒放在心上,她現在只對皇室惹出麻煩事而感興趣。

「我也不是很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好像是貴族中的某人在北方得失了其他族群,對方揚言收穫祭前要討回公道……」基維利伯爵在只有四個人坐著的會客室中壓低聲音,好像害怕被他們之外的人聽到似的。

「其他族群?」古斯希特在腦海中過濾了北方居住的其他種族,照理說那裡應該不會有什麼和人類不和的種族存在吧?

在艾姆斯大陸的北方有著矮人的礦山和精靈的森林和湖泊,這兩個種族雖然和人類都有著一點隔膜但絕對不是懷有惡意和人類交惡的族群,如果真的令這兩族人說出要討回公道的話來,那是人類先挑起禍端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古斯希特和芙莉娜交換了一下眼神,決定還是先在伯爵口中套多點話來,至於當中的可信程度有多高再另行斟酌好了。

「大師,那是在恐嚇帝國的皇室呀!是多麼可怕的事!」伯爵邊說邊做出一個有點誇張的表情,在一旁聽著他們說話的蘭爾忍不住勾起嘴角強忍笑意。

「那伯爵知道是因為什麼事嗎?」古斯希特也開始覺得這樣的應對十分累了,過慣了自由自在的旅行生活,有什麼說什麼,哪像現在說了半天也像還沒到題似的。

「我也不瞞你了,好像是有位和皇后有關係的貴族強奪了別人的寶物,所以……」

「這不是很麻煩嗎?剛剛才因為皇室的寶物被盜,追捕的時候在白銀之谷引起了山火,那裡的精靈們已經十分不滿和憤怒,現在又懷疑奪取了別人的寶物再引起事端嗎?如果真的再開罪精靈的話,恐怕就算帝國有強大的騎兵團也無用武之地呀!」

「大師妳這樣說讓人覺得很可怕,難道帝國會應付不了嗎?」

「和精靈開打,還沒看得清他們的樣子就已經被箭射死或是被魔法轟中陣亡了吧!就算對手換了矮人也是一樣,他們的話連打也不用打了,光是斷絕了所以礦物的供應也足以令人類無條件投降。伯爵不會是不知道為什麼一世的開國皇帝會和他們定下互不平涉對方的協議吧?」

「……我當然明白,所以才會擔心呀!」

「這就是親王刻意要我們送蘭爾回來的原因吧?這件事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古斯希特無奈的說。

「親王在打算什麼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好歹我的幼子也是你們保護送回來的,我也只能把我知道的說了。這件事在宮廷中也是半個公開的秘密了,只是大家都礙於皇后不把事情放到枱面上去。在宮廷中我也是很為難的。如果不是對方派使者來交涉提出最後限期的話,我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

「使者?是怎麼樣的?」芙莉娜挑眉問道,對方派來的使者絕對可以從中猜出對方的身份,古斯希特大概沒有辦法甩得掉今次的麻煩,而那個只有人望卻沒有實權的親王大概會等到不得不出手時才找古斯希特幫忙吧!等到那時才開始掌握事情的來龍去脈的話可能會太晚了。

「使者前來的那天我不在皇宮當中,聽說那是一位有著純黑色頭髮的美麗精靈,因為她的美貌被宮廷中的年青人們熱烈討論。」

「精靈?即是和山谷那些一樣了?」蘭爾小聲的問了問身邊的芙莉娜。

「雖然都是精靈,不過相比山谷裡的,北方森林和湖泊周邊的精靈更加不好惹呀!因為那是精靈王居住的地方,那裡的森林不只是不歡迎外人進去而已,而是禁止人類沒有許可之下進去。真的惹著地位那麼高的精靈的話,就算有龍騎士在也不會有什麼幫助。」

「說起來,伯爵的領地不是在北方的嗎?難道沒有什麼消息嗎?」

「都沒有。所以我一開始聽到的時候也很驚訝,我也派人去信問過留在領地的兒子,不過那邊好像沒有什麼異樣。」

「都是謎團呢!就看洛昂什麼時候召見你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他會記得來找我。」古斯希特苦笑著喝掉手上的紅茶,還想再說些什麼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只見伯爵皺了皺眉後還是應了聲讓來人進來。

一個年約二十歲的少女穿著一身紫羅蘭色的衣裙領著女僕把一盤精緻的點心送了進來,看她在女僕退出去了之後還笑著站在原地,充份表現出她打算賴在這兒的打算。

「安茜菈姐姐。」

「哎呀!蘭爾你終於回來了?」被蘭爾喚作姐姐的少女漫不經心的看了看自己的弟弟,然後就把注意力轉向她的父親,她眼神向伯爵施壓要他把自己介紹給客人。

「艾爾華倫大人,這是小女安茜菈。」

「初次見面,能見到艾爾華倫大人是安茜菈的榮幸。」少女笑得燦爛向古斯希特行了個屈膝禮。

「那一位是魔法師公會的委律烈拉大人。」

「怎麼又是魔法師?妳好…」一看就知道安茜菈的目標是古斯希特這個侯爵家的長子,她仍是笑容滿臉,可以眼神卻有一點點的不耐煩,可是她出身於貴族小姐的高傲卻在看清芙莉娜的臉時嚇得尖叫了出來。

「我都不知道我還有一項把人嚇得尖叫起來的特殊能力。」知道安茜菈被她比常人更白的臉和鮮紅的眼睛嚇得連退數步,芙莉娜高興的笑了起來。「不過好還算好的了,沒有直撲到古斯希特的懷裡去。」

芙莉娜此話一出,古斯希特立即臉色大變,而被笑話的主角即漲紅著臉奪門而出了。

「姐姐一定會非常討厭妳。」

「那也不是什麼壞事,基本上也沒有什麼人喜歡我的。」芙莉娜語氣涼涼的說,她看著那抹紫羅蘭色直奔上樓梯覺得蠻有趣。

「才沒有,我也是很喜歡芙莉娜的。」

「哦!你這小子,別學著這口甜舌滑的功夫了。以後有事找我到公會去,我會事先交代你找我的話他們會幫你轉口訊。」

「謝謝。」看著芙莉娜和古斯希特向父親告別,蘭爾心中真的覺得有一道莫明的失落感。和他們旅行的日子已經變成回憶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