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才進駐古斯希特家的大宅沒過半天,大家都窩在簡約的大廳中休息聊天時,留在大宅中為數只有約十人的僕人領班必恭必敬的走了上前,向古斯希特躬了個鞠。

「大少爺。」

「艾莫,不是說不必用這一套嗎?當大家是朋友﹑一家人就可以了,不用這麼拘謹!」

「非常抱歉,艾莫已經習慣了在帝都的應對模式,一時之間改不了。」名為艾莫的領班一臉拘謹的挺胸說著。「是這樣的,內城有兩家貴族的大人送了書函過來,少爺要現在過目嗎?」

艾莫長年留守在艾爾華倫家族在帝都的大宅,他慣於應對各式貴族和名流,要他一時間改變習慣以平民化的方式說話真的改不過來。他手上拿著一個長方型鋪了深藍絨墊的托盤,這個東西大概也是塵封了好久才再次有人使用吧!

古斯希特拿過上面的信反到背面看到上面的紅封漆,一封是洛昂親王送來的,而另外一封上面則蓋上了拉斯拉梅家的家徽,看到這封信,古斯希特隨即看向嘆了口氣的藍青。

「你家的人送信來了。」

「早就猜到了。你先看吧!」藍青以死灰的表情瞄了瞄那個雙頭鷹的家徽,一想到家中那群菁英份子他就想逃了。

古斯希特拆開了那封信快速的看了一遍,然後艾莫已經把準備好的紙筆遞上讓古斯希特可以立即回信。

「信是你大哥寫的,說你人都回來了好歹回去家裡一趟露露面,還有說老爺爺他身體不好,要你一定﹑一定得去看看他。」

「我大哥哪會寫得這麼簡單!一定有古怪的!我才不信!」藍青一臉狐疑的接過古斯希特手上的信去研究上面的句子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玄機。說不定由文字的排列會看得出咀咒他的句子也說不定。

「藍青和他家裡有什麼過節嗎?」安娜在古斯希特身邊小聲的問,她看到白月也湊過去看著藍青手上的信。

「他跟著我出來旅行時沒有通知家裡的人,可以算是離家出走,所以現在就害怕家人算帳了。」

「原來是這樣呀!嚇得我以為藍青和家裡的人有什麼深仇大恨。」安娜笑了笑,聽到不是什麼人倫大慘劇她也安心了一點。

「離家出走?」可是聽到這個字眼發出詢問的卻是一直坐在旁邊默不作聲的亞穆塔斯。

「亞穆塔斯不知道嗎?」古斯希特有點意外,怎麼原來亞穆塔斯都不知道的嗎?

「不,因為一開始他就老是在你身邊出現了,所以我根本沒有留意。」亞穆塔斯搖了搖頭。

「亞穆塔斯……對帝都的大家族或是帝室,你大約知道多少?」覺得有點不對勁,古斯希特一邊回想過去和亞穆塔斯在帝都時的日子,想到他出現在眾人前時都以龍的形態,舉凡所有他要以騎士或是貴族弟身份出席的場合亞穆塔斯也沒有跟著過去。

他自然知道這是因為亞穆塔斯對帝國沒什麼好感,可是現在他懷疑,亞穆塔斯對現今的貴族圈子根本一點概念也沒有,別說現在哪些貴族勢力最大,就連當初他有什麼朋友叫什麼名字,亞穆塔斯也沒有去關心過。

最有力的證據就是他對很多人都沒有印象,連藍青和他這麼友好,亞穆塔斯也只會叫他『契約者的友人』,根本連名字都沒記住。

不是說亞穆塔斯的記憶力有問題,而是他根本就沒有去記。簡單說這個實力非凡的龍族根本是個時事白痴!

「沒留意。」他看著古斯希特,不太明白他問這個問題的意思。

「亞穆塔斯沒放在心上呢!」安娜覺得亞穆塔斯現在的表情很有趣,那張總是有點嚴肅的臉上多了點猶豫﹑帶點疑惑的表情令他有人味多了。

「嗯。帝國的領地又好人類的貴族也好,都和我們龍族沒有關係,帝國律法也管束不了人類以外的生物,所以我沒有留意。」亞穆塔斯認真的想了一下。

古斯希特忍不住輕笑了起來,惹來亞穆塔斯不滿的眼神。

「抱歉,因為我以前老是看到你一臉對貴族的不屑又冷眼旁觀,我以為你是很清楚才會這樣的,想不到你根本沒有留意過,恐怕有個貴族走在你面前你也不一定認得出來吧!」

「你們人類數量這麼多,幾十年不到又換一批人,我沒可能全部都記得住,不重要的乾脆就沒去記了。」亞穆塔斯說得理所當然,安娜聽得又笑了。

「但是現在在這個大廳裡的人你都記得名字吧?雖然沒聽過你叫出口。」安娜的話引來所有人的注視,亞穆塔斯下意識的環視了在場的眾人一眼,然後對著安娜深深的笑了。他伸手撫了撫安娜的頭頂,然後站了起來。

「記得。」他邊走邊說,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他說記得!」藍青驚訝的連手上的信紙飄到地面去了也沒理會,只是呆呆的看著亞穆塔斯消失的大門方向。

「我竟然會看到亞穆塔斯不好意思的一面!安娜妳真厲害!」古斯希特也感心的笑著,他是第一次看到亞穆塔斯有這樣的反應。

「其實亞穆塔斯看上去很嚴肅不過其實他很友善的!」安娜十分接受亞穆塔斯是她半個哥哥的身份,雖然真的要依輩份來喊的話亞穆塔斯可是長輩中的長輩,看到大家和亞穆塔斯總好像有著縮短不了的距離時,她就會想做些什麼,亞穆塔斯一直都是一個人好像太過寂寞了。雖然這只是她的一廂情願,但她希望大夥在一起可以有說有笑的。

「現在好像是比較好相處一點呢!」藍青把過去和現在對比也不由得給一個正面的評價。

「說起來,蘭爾,雖然這樣問你好像不太好,但你想我們什麼時候送你回家?我想既然洛昂親王都派人送信了,你家的人大概會知道你已經跟著我們回到帝都了。」古斯希特看得出蘭爾的不捨,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現在時候也還早,我想我今日就回去吧!讓家裡人擔心也不好。」蘭爾看了大家一眼,不捨的笑了笑還是決定今天就回去。

「那麼等會我送你回去吧!」

「嗯!你們沒這麼快離開吧!如果離開帝都了一定要告訴我,我一定會來送行的!」

「那麼,藍青你要去嗎?」

「我不了。抱歉蘭爾,因為我家的事不方便到你家去。」藍青想了想,一臉抱歉的看著蘭爾,以後就少了一個和他鬧嘴的小子了。他心裡是有一點點的不捨啦!

「沒關係!」

「我和你一起送他。」芙莉娜站起身拉了拉身上的黑長袍。

「也好,芙莉娜是魔法師,如果蘭爾的家人問到你老師的事也比較好解釋。」古斯希特贊成芙莉娜的提議,人選決定好,蘭爾也拿好他的行李準備出發了。

「蘭爾,你要保重呀!」安娜走到蘭爾身邊,對他她百感交集,這個喜歡她﹑像是弟弟的少年,這次分別了將來是不是有機會再見也真的不知道。

「安娜姐姐,如果那傢伙欺負妳,我一定會替妳出頭的!」蘭爾吸了口氣鼓出最大的勇氣拉起安娜的手,重提他的承諾。

「謝謝你!」

「好了!出發了!」古斯希特故意插到他們中間,一手抄起蘭爾的行李就把蘭爾往外面推。這小子最後也要把他說成早晚會欺負安娜似的,真令他生氣!

「古斯希特,我們還是要騎馬嗎?」提起魔杖,芙莉娜突然想到,即使是貴族住的內城,距離也不是說用腳可以走到的。

「不了,那太麻煩,艾莫已經把馬車準備好了。」古斯希特指了指停在門口那輛沒多加華麗裝飾的馬車。

「看來你家族和外間的風評一樣不錯呢!」對於古斯希特家的簡樸,芙莉娜蠻滿意的。

「謝謝妳的稱讚,家父聽到一定很自豪。」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