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光是站在大街上也不是辦法。」古斯希特無奈的拉著了無生氣的藍青回到大夥聚集的地方。

「所以我就說不想回來的呀!這次我一定會被抓了!」

「你就不可以昂首挺胸的嗎?現在你又不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就算被家裡人發現了又有什麼問題!」白月沒好氣的再敲了藍青的頭一下,看在其他人的眼裡,實在不能明白他們兩個的互動為什麼會這麼一面倒。

「妳不明白,妳又沒見過我的父親和爺爺還有哥哥們,他們很可怕的。」藍青一臉驚恐的說,可是大家都沒辦法體會和他一樣的感覺,各人都忍著想上揚的嘴角,努力的漠視藍青那扭曲的表情。

「我是不明白呀!」白月十分坦白的說。

「古斯希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亞穆塔斯也是完全不能理解藍青的感受,對現在陷於膠著的狀況也開始有一點點的不滿。

「恐怕等會兒藍青家的人就會來個盛大的歡迎禮了。」

「要和貴族打交道嗎?」亞穆塔斯皺起了眉。

「藍青和家裡的問題始終要解決,下榻旅館恐怕也會打擾到別人,還是先到我家去吧?」古斯希特看了各人一遍,見大家都沒有什麼反對之後他就跨上馬為眾人帶路了。

「古斯希特的家在內城?」安娜跨上馬後把馬匹湊到古斯希特的身邊問。

「嗯。不過說是內城也在邊緣了,我家族的人只有述職期才會在帝都暫居,現在這時節就算快到收穫祭也不見得會有人在。當作我們暫住的地方也算是個好辦法吧!」說到這個在帝都的家,他也有好幾年沒回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很大不同了。

「我小時就是外城呢!不過也不常外出就是了!」

「安娜的家我還記得在哪,對了!得讓安娜妳回家見見安蘭迪先生才行。」

「爸爸現在一定在忙吧!我事前又沒有寫信告訴他會來,等安頓好才再去找回去看一下吧!」安娜心裡也有點掛念爸爸,可是現在過去家裡大概也沒有人吧!

「藍青,你小心一點,腳都沒放好了!」古斯希特回頭看看所有人有沒有跟上去,誰知道一看就見到藍青連腳都沒有放上馬蹬,整個人搖搖欲墜的掛在馬背上。

「古斯希特,不用理藍青了,我們先去你家吧!」芙莉娜一點人情味也沒有似的提議。

「那跟我來吧!」古斯希特點點頭,然後策馬領著大家向內城奔去,還好帝都的主要大道都十分寬闊,即使七﹑八匹馬同時並排走著也不會有什麼問題,而帝都的住民似乎都已經習慣了時不時有人在大道中央奔馳,對他們一行人的行動也沒有什麼大驚少怪。不過當他們沿著大道來到內城的城門時,內城門的警備隊可就緊張了,人還沒到長矛已經先擺好陣式了。

「什麼時候內城得搜查過才放人了?」亞穆塔斯不屑的看了看那幾支向著他們看矛頭,古斯希特聽到他的抱怨後也只能苦笑一下。他拉停了馬匹率先踱到警備的面前。

「可以請問一下要進內城得有什麼特別的批准嗎?」

「現在一般人進內城得特許文書才可以放行,如果沒有的話就得請你們先回去申請了。」警備隊員也很客氣回答古斯希特的問題,大概是守在這內城的出入要道看得大排場多了,和貴族家裡的人也接觸得多,他們的應對也顯得十分得禮。

「那就有點麻煩,我沒有文書,不過我是艾爾華倫家的人,這樣可以放行嗎?」古斯希特把收到衣服下的家徽項鍊掏了出來,而當那個警備隊隊員看到那枚雕刻著獅子配上一長一短劍的紋章時他們立即收起帶有敵意的長矛肅立起來。

「抱歉。失禮了。敢問閣下是艾爾華倫家的哪一位大人呢?」

「古斯希特.艾爾華倫。這樣我和朋友們可以進去了吧?」

「是的!請恕我們待慢了!艾爾華倫大人!」向古斯希特一行人恭敬的行了一禮,警備隊隊員目送著這一行人進入了內城,他們興奮的表情卻被走在最後的亞穆塔斯看到。

在內城邊緣策馬走了大約十多分鐘,一棟優雅但相比附近的大宅卻顯得有點失色的大宅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古斯希特下了馬走到那高高的鐵欄前敲響了上面的鐵扣。過了一會一名像是園丁的老伯有點蹣跚的走了過來。

「是拉馬伯伯嗎?」古斯希特看到來人熟悉的臉表現得很高興,他向鐵欄後的老人揮了揮手,讓裡面的人看到他後也十分激重的半跑了過來。

「少爺!是大少爺嗎?」作為這宅子園丁的拉馬老伯差點就老淚縱橫的撲向古斯希特了。

「古斯希特他…多久沒回家了?」下了馬,安娜站在稍遠一點的位置看著和那個拉馬伯伯相熟的兩人高興的重聚,她問著和她並排的亞穆塔斯,他對古斯希特和家僕感動的重逢也不是完全沒有感覺。畢竟他過去和古斯希特結下契約之後也不時會在這個宅第自出自入,對裡面的人他並不太抗拒。

「出事之後他沒有回過去,有幾年吧!雖然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回去他家族的領地,但我想他會刻意迴避。」眼看已經來到暫住的地方,亞穆塔斯撫了撫他那匹靈幻駿馬的脖子低聲說了一句那匹馬就消失在魔法陣之中了。

「幾年呀……」看著亞穆塔斯的舉動安娜的眼神也只有讚嘆,看得出那匹魔法生物的駿馬其實很喜歡亞穆塔斯的樣子,臨離開時那眼神充滿著依戀。

「再次回來這帝都,更加令我有這樣的感覺。我是不是害了他?」亞穆塔斯突然感到一點點的感觸,腦海閃過了一個念頭,如果當初沒有選上他,他現在又會怎樣呢?這個問題,他重臨此地才首次想到。

安娜才張開口,蒙著臉的白月卻向她招了招手。

「安娜,先進去了!」

「好!亞穆塔斯……」想再繼續說下去,可是亞穆塔斯對她溫柔的笑著搖了搖頭。

「只是一時的感覺。沒什麼的。進去吧!」亞穆塔斯牽過安娜的馬,馬匹因為亞穆塔斯的接近而顯得有點不安,但在亞穆塔斯的一個眼神下,牠立即乖乖的被他牽進大宅去了。

「這個大花園真是令人懷念呀!」把手上的韁繩交給在宅子出來僕人,亞穆塔斯看著這宅子前面廣闊的花園,記得當年他只以龍形示人,有事要找古斯希特時就是在這個花園降落的了。

「拉馬伯伯每次在你出現過後都多了幾重工作的呀!」看得出古斯希特和故人重聚心情變得很好,他一手搭在拉馬老伯肩上,臉上的笑容仍是笑得很燦爛。

「古斯希特現在是代那老人向我抱怨嗎?」

拉馬這位老人亞穆塔斯當然認識,過去他降落時總不由自主的弄壞了這個花園的陳設,但每次不論他以龍的形態前來還是以人類的姿態悄悄出入這宅第,這片花園都是整齊﹑悉心打理過的,所以即使從沒照面,他對這片花園的負責人也是心存好感。

「呀!是龍族的大人嗎?真的很久沒見過面了!」拉馬手上抓著自己的軟帽,看到第一次見到的亞穆塔斯的人類形態,即使他仍是戴著那黑色的兜帽,但他卻猜出來了。

「再次打擾了。」亞穆塔斯翻開兜帽露出他藍黑色的頭髮,他威嚴又帶點親切的向拉馬笑了笑。

「請別這樣說,這是拉馬的光榮呀!」老人好像已經感動得快要哭了似的。

「似乎我在亞穆塔斯心中的地位比老伯還要低呀!」一直都在一邊沮喪著的藍青向僕人交出自己的坐騎後像幽靈似的走到古斯希特的身後,他看到亞穆塔斯對拉馬老伯的好臉色變得更沮喪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亞穆塔斯對辛勤工作的人特別好的,你抱怨什麼了!」古斯希特拍了拍同伴的肩膀要他打起精神來。

「安娜,我先帶妳到屋子中。」因為他們的隨行行李早就已經被僕人拿到屋子的關係,古斯希特走到安娜身邊。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