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晚餐時間,這鎮子除了酒場比較熱鬧之外,大部份的人都已經回到家裡去,整個鎮子開始被寧靜所覆蓋。安娜跟著亞穆塔斯來到這個小鎮的小廣場,雖然這個小鎮不太大,真的勉強由村攀到鎮的規模,但小廣場上卻也意外地建了一個小小的噴水池,讓這裡多了一點情調。

「這麼晚叫我出來有什麼事嗎?」安娜跟在亞穆塔斯的身邊,有點疑惑的看著身邊的男子,由剛剛他來敲門說找她有點事要談後到走到這個小廣場,亞穆塔斯一句話也沒說,這沉默的氣氛讓她覺得有點奇怪。

「安娜貝勒。」亞穆塔斯在噴水池前轉過身拉起安娜的手,金色的眸子有點深沉的看著安娜,這更令安娜有點擔心了。

「怎麼了?」安娜有點不知所措的問。

「原諒我好嗎?」亞穆塔斯的視線定定的看著安娜,語氣有點像是哀求似的。

「我沒有生氣。」安娜鬆了口氣,想不到亞穆塔斯竟然特地叫她出來這麼鄭重地道歉。

「那就太好了。」亞穆塔斯深深的笑,然後竟然輕輕的擁抱了安娜一下。這個動作看似沒什麼大問題,因為安娜早就知道亞穆塔斯算是自己半個哥哥,實際上更是自己的祖祖祖祖輩的舅舅,雖然有點難為情,但因為對方的動作十分有禮,她也沒有什麼被冒犯的感覺,但是看在其他人眼裡就不是這樣的一回事了。

「亞穆塔斯!」一聲帶著濃濃怒氣的聲音由廣場的入口響起,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安娜竟然看到亞穆塔斯笑得更深了。

「都看到了?」亞穆塔斯的聲音充滿挑釁的意味,安娜不解的看著他們兩個,不太明白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這混蛋!」古斯希特怒氣沖沖的走過來,而亞穆塔斯只是湊在安娜耳邊說了幾句,然後用了個傳送魔法就消失在廣場了。

「發生什麼事?你怎麼了?」安娜走上前看到古斯希特臉上不忿的表情,還有首次見識到他的怒氣,安娜現在更加不知所措了。亞穆塔斯臨走前只是和她說了句晚安,沒和她說過他和古斯希特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他這麼晚找妳出來?」古斯希特忍下了對亞穆塔斯的怒氣,盡量以平靜的語氣問著。

「嗯。他……」安娜才點了點頭,後邊的話還沒說,古斯希特表情有點掙扎似的,然後又一副豁出去的樣子,下一秒他已經伸手拉過她,把她緊緊抱在懷裡了。

不同上一次她正哭著時的輕擁,也不像亞穆塔斯剛剛的擁抱。現在古斯希特把她抱得很緊,緊得好像是要捉住她不讓她移動一步似的。

「古斯希特?怎麼了?你今天晚上怎麼這樣奇怪?」安娜紅著臉在古斯希特的胸口問著,被抱得這麼緊,她連古斯希特的心跳都感覺到了。

「看到妳和他一起,我很不安……」下午亞穆塔斯才說這樣的話,晚上他就行動了,叫他的心情如何可以平靜得到。

「為什麼?他叫我出來只是…」

「我怕他把妳搶了,他對妳的執著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了,看到妳單獨和他在一起,我會害怕。」古斯希特稍微放開了安娜,她擔心的眸子看著他的,讓他更覺得自已的不安很幼稚,就算自己說不是不信任安娜,但他的行動不就是正正在告訴別人他不信嗎?

「他只是來跟我道歉……呀!」安娜突然叫了一聲,亞穆塔斯奇怪的舉動和古斯希特現在的不安所串聯的事好像在腦海中成形了。

穆塔斯絕對是故意的,只是她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刻意這樣做。

「怎麼了?」安娜小小的驚叫讓古斯希特不由得四周張望,這個小廣場就只有他們兩個,她看到什麼嚇到了。

「古斯希特,剛才呢!我也跟白月和芙莉娜說我很擔心,怕有一大群貴族千金在帝都等你,她們都說要有自信,沒必要拿自己和別人去比。亞穆塔斯只是哥哥,因為他是西菲爾斯的哥哥呀!」安娜心底突然有點甜甜的感覺,古斯希特剛才的表現是因為吃醋吧!這還真的令她有他們是情侶的感覺了。

「哥哥?是…是這樣嗎?」古斯希特得知自己被亞穆塔斯擺了一道,想到剛才的失態他臉色一下子紅了起來。

安娜甜甜的一笑,然後掂起腳尖飛快地親了古斯希特的臉頰一下,古斯希特一臉呆呆的,好像意識不到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天空悄悄地落下一點點銀白色的閃光,好像一夥夥小星星由空中落下一樣,既像雪但又比雪更漂亮,整個小廣場突然被這浪漫的銀光籠罩。

「安娜……」古斯希特雙手握著安娜的,在這極度浪漫的氣氛下,他輕輕的親了安娜的額頭,雖然只是輕輕一下,但也足以令兩人的臉比熟蕃茄更紅。

銀色的光點還在無聲地落下,可是殺風景的小廣場四周的住家紛紛發出小小的驚呼。

被看見了。得知這個事實,安娜和古斯希特感到十分尷尬,甚至有想立即躲到暗處的衝動,可是廣場上空落下閃閃生輝的銀色光點卻令人捨不得移開腳步,她想要把這美景烙在記憶之中。

「很漂亮對不對。」安娜好像習慣性似的拉著古斯希特的衣袖看著天空的魔幻閃雪,算是半個魔法師的她很清楚的感覺到這些銀白閃雪有著微量的雷元素,能把元素使用得這麼熟練細緻,一定是亞穆塔斯吧!

「真的很漂亮。」把安娜拉著自己的手牽在手裡,古斯希特和安娜一起在看著這景象。就算他不是魔法師,也想得到這不自然的陣仗是誰的傑作了。心情有點惱,但又很高興,算起來還是得向亞穆塔斯說聲多謝吧?

「安娜。」古斯希特輕輕的叫了一聲。

「嗯?」

「我再一次發誓,發生什麼事都好,我都會在妳的身邊。」

「謝謝。好高興。」

「那回去吧!也已經晚了。」看樣子只要他們一日不離開廣場,亞穆塔斯就會讓這發光的東西繼續落下。

「好。回去吧!」

「那麼……」古斯希特笑了笑讓安娜圈著他的手臂,動作有著上流貴族長久練習的流暢。

「這樣子古斯希特真的像個貴族騎士似的。」安娜逗趣的說,現在的古斯希特和平日的他有一點點不同,待自己的方式也有點不一樣,牽著的手還是剛才碰觸過的嘴唇都是那麼的溫柔,他也讓她深深的感受到騎士對女性的有禮和風度,讓她覺得自己好像成了什麼高貴仕女一樣,這樣的待遇讓她有點飄飄然的感覺。

「我就是妳的騎士,我發過誓的。」

「嗯。」安娜開心得把身體更加挨近古斯希特身邊。

他們兩個人稍有進展的身影全都看在某兩個坐在屋頂上的人的眼裡。

「想不到你也這麼會營造浪漫氣氛。」芙莉娜看著亞穆塔斯只是彈一彈指就令雷元素像有生命似的照他的意思閃耀﹑消失。對她來說也是嘆為觀止了,要她造出這樣的效果也不是做不到,只是會很麻煩和費力而已。

「帝都的話可沒有這樣的條件,而且恐怕也沒有這樣的閒情逸緻。」亞穆塔斯滿意的看著廣場正離去的一對,可是滿意的笑容過後,他臉上的表情卻是比平日更深沉。

明天,他們就會抵達帝都。帝國的權力集中地,也是貴族和特權階級的大本營。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