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穆塔斯對自己下午時說過的話感到十分懊惱,安娜一整個下午都沒有和他說過話,難道他說的話真的那麼奇怪嗎?

看到安娜和白月湊到一起並行,亞穆塔斯吩咐跨下的靈幻駿馬靠到古斯希特身邊,誰知古斯希特竟然瞪了他一眼。

「安娜貝勒在生氣。」亞穆塔斯向古斯希特陳述著現在的狀況,但聽得出來他其實是想問古斯希特的意見。

「誰叫你說出那樣的話,把安娜當成是什麼女孩子了?」古斯希特沒花心思掩飾自己的不滿,亞穆塔斯的言論把他說得像是有喜歡的女孩就會去推倒似的大色魔,他已經想提出抗議的了,更別說現在安娜尷尬得連他也迴避著。

「我說的有什麼奇怪?人類不也經常是這樣的嗎?」亞穆塔斯挑了挑眉反問。

「亞穆塔斯你果然不了解人類呢?」

「我是不了解。人類都喜歡故弄玄虛,你敢說從沒想過抱她﹑親吻她嗎?」

「我說沒想過你也不會信。但是這些話都不可以在女孩子面前說的。女孩子都是會害羞的。」

「怪不得。」這是人類女孩子的特性吧……。

「難不成你在旅行時遇過不少被人稱呼做變態的情況?」古斯希特狐疑的看著好像明白了什麼難解的事的亞穆塔斯,他的反應太不尋常了。

「那倒沒被叫成變態。」

「……」

「你是什麼表情?只是有幾個人在聽完我說的話去照做,被大叫著有色魔的人類女孩子綁了起來扔到河裡。」亞穆塔斯說起往事還真的好像有一點點感慨。

「你還是不要隨便發表你的戀愛觀了。」

「我會檢討。」

「這次就會檢討呀!」古斯希特感到十分意外。

「因為安娜貝勒生氣了。」亞穆塔斯邊說還真的轉頭去看了看安娜,這令古斯希特有點不爽。

「是因為安娜呀……」有點酸的語氣,讓在旁邊的亞穆塔斯笑了。

「當然是因為安娜貝勒了,對我來說她是十分重要的。要不是她的心向著你,我會讓她和你一起?」亞穆塔斯的話令古斯希特一下子說不出話,這不是情敵宣言嗎?而且語氣還充滿挑釁性。

第一次古斯希特感到確切的危機感。安娜和藍青的友好明顯是友情,而且安娜也知道藍青和白月是一對,而蘭爾他從來就不擔心。

可是亞穆塔斯就不一樣了,不說亞穆塔斯本身是頭龍,但他人類形態的受歡迎程度完全可以想像,如果他真的有什麼動作去追求某女性,他相信沒什麼女人可以抵得住。

不是他對安娜沒信心,而是他對自己沒信心。

亞穆塔斯沒有看漏古斯希特動搖的樣子,他十分滿意的退開,只留古斯希特單騎走到前頭。

他要的無他,只是想要古斯希特對安娜更執著一點,在亞穆塔斯對人類的理解中,女人絕對會在意自己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要是由得古斯希特以現在這樣慢條斯理的相處方法,恐怕兩三年後他還是會覺得他們是兄妹多於一對情人。

人類只有那短短一百年不到的生命,時間可不是用來浪費的。要火花的話,自然發生不了的話也可以製造出來。這一點是亞穆塔斯的另一個同是龍族的友人常說的話,某程度上亞穆塔斯對情侶關係的大膽認知就是這位朋友所教的。

古斯希特知道之後會說那是個損友吧!

決定了就做也是亞穆塔斯的信條之一,他們現在距離帝都還有兩個小鎮的路要走,因為今天勉強要趕一個城鎮的話到達時會太晚,所以黃昏時份他們就下榻旅館休息了。

他們入城時少不免又被羅爾亞拙劣的惡作劇被警備隊纏了不少時間,還好在蘭爾的解釋下他們也被放行了,一路走到旅館的路上藍青不住的咒罵,不過考慮到羅爾亞大概也不敢在太接近帝都的地方放肆,明天還剩下的城鎮應該不會再遇到同樣的事吧?

晚餐的時候氣氛有一點死寂,因為安娜還是不太願意理會亞穆塔斯,看到她故意避到白月和蘭爾的中間坐就知道她真的很介意似的。

「安娜還在生氣?亞穆塔斯和芙莉娜也不是故意要取笑什麼,他們兩人的觀點本就和平常人不同呀!而且在我出身的畢菲爾大陸那裡的風氣比艾姆斯大陸這個帝國中央來得開放呀!情侶夫婦在街上親吻摟抱是很平常的事而已。」用過晚餐,三個女孩子待在她們的房間中聊天,因為安娜整天都悶悶不樂似的,白月趁著現在四周都只有女孩子就把話題挑出來聊了。

「這麼難為情的話題……」

「就說帝國這邊的人每個都這麼純情呢!」白月哭笑不得的看著安娜別扭的表情。

「純情的只限於貴族以下。」芙莉娜不改她對帝國貴族辛辣的評價。

「安娜也不是真的在生氣吧?」

「生氣倒沒有…只是這樣一說,我就覺得很尷尬了。」

「當作沒聽到就是了。說起來,亞穆塔斯說的還真是畢菲爾大陸上最流行的示愛法呢!雖然陣亡率也很高就是了。」白月輕輕的掐了掐安娜的臉頰。

「怎麼說?」

「我記得我十四歲那年,住在我家附近的一個商人的兒子跑來跟來說要不要當他的小老婆,結果我拿廚房的麵粉棍打了他一頓,不過到他痊癒後又來了。好像沒被人打夠似的。」

「的確是很有畢菲爾的風格。」芙莉娜笑了兩聲。

「對吧!所以安娜不用太介意了,而且亞穆塔斯恐怕也不敢再提了吧!下午趕路時他不時留意著妳,很在意妳呢!」白月躺到自己的床上伸了個大懶腰,懶洋洋的都不願意動了。

「嗯。但是比起那些話題,其實我還有點不安。」

「不安些什麼?」芙莉娜比白月還快的開口。

「古斯希特是貴族吧?帝都一定也有喜歡他的女孩子吧?我會比得上她們嗎?」安娜沒什麼信心的說。

「我覺得這不是比不比得上的問題,而是古斯希特想要什麼的問題。他選了妳就是喜歡妳所擁有的不是嗎?就算帝都那些掛著貴族名牌的小姐們列隊出來了,也不代表她們有古斯希特想要的特質。給自己多點自信!安娜!女孩子也是要成長的,比起第一次見到,妳現在已經閃亮得多了,多了自信和個性整個人都不同了!」白月基本上連想都不用想就說出這番話了,好像這個見解她一早就已經深印在腦海之中,不需思索就可以說出來。

「同意。感情也是要培養,但得建立在信任之上,安娜相信古斯希特,也得相信自己,沒必要拿自己和別人去比。」芙莉娜伸手揉了揉安娜的頭,現在的她有一點點媽媽的感覺,只是外表太過年輕罷了。

難得安娜有點釋懷的笑了,這時門上傳來了敲門聲。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