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希特跑出樹林後一下子也不知道要往哪邊走才好,哪邊也沒看到安娜的身影。果然追得太遲了,她都不知道跑到那樣去了。跑到村子去也沒看到她,不過倒是有村民好心的向他提供了安娜跑掉的方向。

跑到村子另一邊的小河邊,古斯希特終於找到了他想找的人。安娜蹲在河邊,他看到她在河中泡著手帕,擰得半乾後蓋在眼睛上。她這樣做一看就知道是想利用河水的冰涼讓哭過的眼消腫吧!

古斯希特遠遠的看著她,他現在的緊張感比和亞穆塔斯進行生死決戰更加厲害,單單是考慮要靜靜的看著她等她發現自己還是出聲叫她已經讓他有天人交戰的感覺。

可是他身體的行動比思考來得快,他還沒想出比較適當的做法時腳步已經踏了出去,他的身體選了第三個方法,直接走到她的身邊去。安娜聽到聲音轉過頭來,古斯希特看到她轉頭看著自己也嚇得停下腳步,兩個人的對望產生出來的只有尷尬。

得找些話說才行!

古斯希特才剛找回思緒,但安娜卻沒讓他有機會說,她跑了。

安娜本來只是打算待眼睛沒那麼紅後再回到小屋那邊去,完全沒想到古斯希特竟然會追上來,他怎麼會追上來的?

發現他站在身後十步之遙兩人尷尬的對望,她第一個想做的就是逃走。現在她的思緒很不平靜,眼淚好像可以不用理由的隨時掉下來,所以第一時間她只想由古斯希特面前逃開。她不想他問她為什麼哭。她不知道要怎樣回答這個問題。

「安娜!等等!」她沒命的奔跑,可是聽到他的叫喚她還是猶豫了一下,可是這一刻的猶豫就讓她被追上了。古斯希特一手拉住她的手讓她不得不停下腳步。

安娜想抽回手,她低著頭,眼淚又不由自主的冒出來了,她咬著牙關深怕只要走漏一點聲音她的眼淚就會掉出來。

古斯希特拉著她的手不敢放,怕一放手她又會跑掉。

「安娜…剛才妳都聽到……有關我的回答……」糟了,嘴裡說的完全沒有腦中想的那麼流利,而且他的聲音在震,真的很遜。

古斯希特還在苦惱下一句話該說什麼的時候,一滴滴溫熱的眼淚滴落在他的手上令他嚇了一大跳。

「安…安娜?」糟了,害她哭了。

「如果你是打算勉強回答那些問題的話。請…請你不要說。你當他們都沒問過就好。」安娜的聲音有點嗚咽,但話說起來比古斯希特來得完整多了。

「不是的!我…我不擅長處理這些…但我追上來是希望妳知道……」說到這裡,古斯希特停了下來,這樣的停頓令安娜不安地抬起頭來。

古斯希特輕輕的拉著安娜的手單膝跪了下來,安娜嚇了一跳,她沒想到古斯希特會這麼突然的跪在自己面前。這樣單膝跪在自己面前,安娜既感到緊張也感到害怕,被古斯希特握著的手抖著,心不停的狂跳,安娜低著頭看著正垂著眼的古斯希特,因為不知道他會開口對她說什麼而令她十分不安,他知不知道他樣跪在自己面前會令她有著壓抑不住的期待,但如果期待落空,她一定會受不了。

「安娜貝勒小姐。」古斯希特先是輕輕吸了口氣正了正自己的神色,以堅定的語氣叫了一聲安娜的名字,她的全名由古斯希特口中叫出來,令她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身子,連站姿都比平常來得女孩子氣。

「是的。」

遠看過去,那就像是一名騎士向他中意的女士示愛的一幕,四周環境也很優美,只是二人身上的打扮比較殺風景一點。可是當事的兩人沒有在意這回事。

「我現在沒有騎士的名銜,沒能以我的騎士身份起誓,比起龍族的兩位,我也不是個最好的保護者,但是我想要保護妳的心情,和想待在妳身邊的心情都是真的。我沒辦法好好的解釋,但是可以請妳給我一個機會嗎?」古斯希特握著安娜的手看著安娜一句一句慢慢的說著,他每說一句心裡也緊張得半死,很怕安娜會甩掉他的手跑掉,而全段話都說完了,安娜仍是咬著唇沒有立即回答他。

一陣落寞的感覺襲上心一頭,她那咬得有點泛白的嘴唇等會張開說話的時候會不會是說出拒絕的話來了?

「我……」安娜好不容易發出了一點聲音,古斯希特屏息靜氣的等待著她的回答。

「我不是個優雅的女孩子,連血緣也有點複雜,和我拉上關係將來不知道會不會惹上麻煩,這樣也好嗎?」安娜的眼淚在她說話的同時不住的掉下,滾燙的淚珠一滴滴的滴落在古斯希特的手上。

「安娜的身份不算什麼。我還是一個帝國曾經定為判逆的人,只要妳不介意。我古斯希特會以個個人的靈魂和古斯希特之名發誓,不是為了別人,也不是因為亞穆塔斯他們的要求,是我個人的誓言,在妳身邊陪著妳,保護妳。」

安娜說不出話,她有點激動的單手掩著嘴點了點頭,到現在她還是不敢相信似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得到她的回應,古斯希特輕輕的在她的手背上印上一吻,然後緩緩的站起身,把安娜輕輕的擁入懷中,讓她可以在他的肩膀上哭,把想發洩的情緒都發洩出來。

安娜小時候曾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騎士,但同時身為一個中等階層的女孩子,也不是沒有憧憬過長大後會有個男生用最高的騎士禮節跪在自己面前示愛。

到現在這刻,自己被對方不失禮地輕擁著,她仍是沒有什麼真實感。因為她暗暗地對古斯希抱有好感,可是卻沒有奢想過對方會向自己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我的遲疑傷害到妳害妳哭我很抱歉。亞穆塔斯說得沒錯,都是我不好。」古斯希特有點生疏的拍拿過安娜的手帕替她擦眼淚。

「不是,我只是愛哭。」安娜不想把自己哭的事也歸納做古斯希特的錯。

「讓女生哭就是男人不對,不論是一個紳士還是騎士,都不應該讓身邊的女生哭泣的。」古斯希特放開擁著安娜的手,轉而在她面前遞出手,好像邀舞一樣。安娜把手遞過去,讓他牽著自己走。

「古斯希特現在說的話很像花花公子。」安娜吸了吸鼻子收起了眼淚,原本就是因為情緒而流下的眼淚,現在就更高興的事了,自然眼淚就消失無蹤。

「應該不會吧!我以前在騎士團時出了名交際手腕不濟的。」古斯希特有點心驚的回答,他一向都是不擅辭令的一群,現在竟然成了花花公子嫌疑者?

「我說笑的。」安娜笑了笑,這個笑容燦爛得讓古斯希特看傻了眼,如果自己沒能提起勇氣把心裡的話都說出口的話,他大概沒機會看到這麼美﹑這麼有感染力的笑容吧!

看著安娜發自內心的笑,他也跟著笑了。他和安娜兩個現在才是開始踏出他們兩人的第一步。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