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

巨龍出現在騎士學院的事情過了一個月,那一天的的事他想破了頭也沒辦法回想得起來,不只是他,受傷倒在現場的魔法師也沒有人記得事情的經過,這不尋常的現象當然被下令徹查,可是連資深的宮廷魔法師也沒能解開這個記憶的封印,也別說他這個小小的騎士學生了。

這個月來他成為了騎士學院裡的風頭人物,不只是師長把他叫去問了好幾次,走到路上遇到前輩還是同學也都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當中對他的評價各式其式,他也沒辦法在意太多。連他都已經被好奇的人煩成這樣了,不知道那個女孩子會不會嚇壞了?

之前幾次見過她,她都是笑得很開心的在家裡的小花園中玩耍,那快樂的表情令他念念不忙,現在她會不會笑不起來了?

想到這,他不知不覺又在休假的日子帶著小禮物拜訪了安蘭迪老師的家,藉口就說想找老師商量一下自己忘了那日的事而產生的煩惱吧?老師很緊張自己的孫女,如果他說是想看看她的話可能他以後就不會再有煩惱這回事了。

安蘭迪老師會第一時間先殺了他。

他似乎來得不是時候,他剛到老師的家時老師似乎有什麼緊急的事要出門,他坐在客廳,手上拿著在老師家裡幫忙的女僕剛泡好的茶,放下離開又不是,待在主人不在的家又不是。

結果老師一聲令下,他就變成看家的人,其實有女僕在,他待在客廳實也無所事事,所以他又看向小花園裡女孩的身影。

她坐在鞦韆上,看著天空,可是天空除了白雲明明什麼也沒有。他忍不住走到花園,踩在草地上的聲音只吸引到她一點點的注意,她看到他是由客廳走出來的客人之後又再次看著天空,什麼也沒說。

『妳在看什麼?』

『我想看龍…可是我每天都在等也沒等到。』

『說不定再也看不到,龍太少見了。』他直覺覺得不要再見到比較好。

『……』她露出失望的表情,但眼睛仍是沒有離開天空。他覺得自己說錯話了,一句無心的話令她變得不開心了。

突然他感到一道視線集中在自己身上,他身上的毛管都不安份地豎起,感覺太不尋常了,顧不了那麼多,他拉起女孩的手把她帶回屋子中交給女僕看著,吩咐她們一定不可以出來之後,他就去追蹤那道視線了。幸好即使是假日他也會帶著配劍出門,要不是他身邊就一點防身的武器也沒有了。

跑出屋子轉了個圈,什麼人也沒看到,但才一轉身一個黑影就襲向他了,他沒辦法躲開,只好硬生生的被那人迫到牆角。

那個人二話不說用手襲向他的頭,速度太得他連反應也來不及就被人推在牆上,頭還被那人的手按著,他試著扳開那人的手卻沒能成功。然後他覺得頭一陣刺痛,不是撞到牆上的痛,而是由內部發出的痛,忍耐著想叫出來的衝動,疼痛產生的冷汗滿佈他的臉和頸項。待痛苦過去後他已經沒有氣力支撐自己的身體,那人按在他頭上的手一鬆開,他就順著牆壁滑坐下去了。

什麼都記起來了,包括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包括那天這個人到底對自己做過什麼。

『記得我嗎?騎士。』

『你大搖大擺走在大街上不怕嗎?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那隱藏在黑斗蓬下的金色眼眸高高在上的看著他,然後笑了一笑。那只是淡淡的笑,但他就是知道他的笑是在笑他﹑還有人類的不自量力。的確,他也知道這個人要發難要把帝都搞得天翻圩覆也只是十分簡單的事。

『我已經讓你記起來了。不過我要你保密。』

『為什麼我要聽你的?』身為騎士,自身的修養也很重要,說謊絕對說不上是應該做的。

『不聽就立即殺了你。』

『你威脅我!』

『是的。人類的少年,我讓你記得起是因為我要你辦一件事,不願意的話也表明你已經沒用了,我當然得把你解決掉。』

『你明知道我是騎士,根本不會答應你做違反正義的事的!』

『我要你成為她的騎士,保護好她,不要讓她涉險,發生什麼事都好也要陪在她身邊。對她的忠誠更要比對帝國的還多。』

『別說笑了…騎士是要忠於帝國的,即使效忠的領主叛逆騎士也…唔…』

『別在我面前說帝國。只要回答我要還是不要。』

被人扣著脖子,他根本就沒得選擇,別人都說,身為騎士除了效忠於皇室,以正義為宗旨,被脅迫也會忠於自己效忠的對象。可是沒想到自己真的會有被脅迫的一天。

『要不是看著那天你拼命保護安娜貝勒的份上,我也還不一定選你。』鬆開扣住少年脖子的手,龍族的化身一臉困擾似的,說到底他對帝國都沒什麼好感,更別說帝國的騎士。

安娜貝勒?那個女孩嗎?

『如果是她的話……』聽到她的名字,就好像有無形的吸引力一樣,令他不加思索的同意了。或許他本身就不是當騎士的料吧!比起帝國,比起自己背負的家族,他竟然選了一個只是見過幾面有點好感的女孩子。

他一定是瘋了。

『古斯希特,將來你要承繼這一大片領地,你必須成為可以撐起這片土地,背起這身責任的人。』

『是的。父親大人。』

『古斯希特,你可是騎士學院近年來不可多得的學生,你要更加努力,前途一定無可限量。』

『是的。老師。』

這樣的對答,自他懂事開始在每一個成長的過程中都出現過無數次,他們說得理所當然,自己的弟弟也在父親的薰陶下無一不對他崇拜得不得了。在學校師長也是這樣把期望放在他身上。

老實說,他想有個人問問他,你長大後想做什麼?

可是,一直也沒有人問。他不是為了自己而活似的,這樣的生活並不愉快也讓人放鬆不起來。而他也沒有勇氣去掙脫身上的這些枷鎖。

他只是期望自由的生活,平靜的,不需要榮華富貴。就像是看到她時,那種平和的生活,他沒感受過的平凡的童年,如果是去守著這份平和的話,他願意去做,就當是為過去的自己做什麼似的。

「好。既然如此,明天你就用盡一切能力打敗我吧!那樣我就把力量借給你。」藍龍的化身再一次勾起一道看似愉快的優雅微笑,話中的語氣像是勸誘一樣,結果也沒有出乎他所料,古斯希特點頭了。

他的人生算是在自己的決定下作出了一個改變吧?

如藍龍所言的,第二天巨龍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騎士學院的天空之上。

『少年。你的名字。』藍色的巨龍在騎士學院廣大的空地上威嚴地半張牠的翅膀,四周躺下了一堆被打敗的騎士,而他,如各人的期望一樣獨獨站在空地之上,身上的傷痕告訴大家他也是經歷了一場苦戰,可是他雖然仍站著,但卻沒任何辦法把眼前的巨龍撃敗。

『古斯希特.艾爾華倫。』

『人類的古斯希特。那麼,我亞穆塔斯在此和你結下契約,必要時把我的力量借給你。』

自結下這個契約開始,他的人生就注定走調了。

但是,即使之後發生了很多事,她也離開了帝都。但他沒有感到後悔。

 

現在他也沒有後悔過當日的決定。

只是如果現在追不上她的話,可能就會變成一件令他後悔萬分的事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