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在說什麼了!」古斯布希特心底一慌,一來是因為心事像是被人說了說來,另外就是他的確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情。

「我說你喜歡上安娜貝勒了。」亞穆塔斯嘴上的笑容沒變,可是眼神卻是變得更凌厲了。話一說完他連手也沒揚一道閃電又朝他劈過去了。

「你瘋了!」古斯希特閃過朝自己劈過來的閃電,亞穆塔斯用雷劈他令他現在更加不敢謬然把劍拔出來以免變成電死自己的媒介。他的魔力沒可能多過亞穆塔斯,就算用劍的附加魔法也撐不了多久。

「是你欠揍。什麼時候開始的?」說完,再一道閃電劈了出去。

「亞穆塔斯!」古斯希特知道亞穆塔斯根本就不是認真的要劈他,要電死自己的話亞穆塔斯應該是不費吹灰之力才是。他只是在威脅他,要他說出心底話來。但為什麼突然是間他會想知道?

「我要的是一個忠於她會好好保護她的騎士,但沒說過要你喜歡她。」亞穆塔斯向前走了幾步,垂下的劍也纏上電了。

「那現在你這陣仗是要殺了我嗎?」古斯希特總算知道亞穆塔斯在搞什麼了,他的怒氣也被激起,之前讓他看得很不順眼的畫面又重新浮現在腦海之中。

「殺了你只是很簡單的事。」

「你敢說你對安娜什麼也沒有?」古斯希特生氣的說。

亞穆塔斯以一個溫柔到極點的笑容代替回答,兩個人之間一下子氣氛緊繃到極點。

「安娜姐姐……這情況…」蘭爾尷尬的問了問呆了在她身邊的安娜,她早已經紅了臉,同一天之內有人向自己告白,之後一個小時之內第二次聽到別人問另一個男人喜不喜歡自己,是要讓她尷尬到極點嗎?

「安娜……等等!」安娜沒理會蘭爾就跑著離開了,剩下蘭爾一個,後邊遠一點的地方又閃電亂飛。

到底在搞什麼呀!喜歡還是不喜歡有這麼難說出口嗎?蘭爾在一旁等答案也等得十分焦急了,所以他想自己能夠明白安娜的心情,就好像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告白,但卻沒辦法好好的把對方回答的話聽進耳裡就拔腳逃跑吧?他笑了一下,笑自己現在竟然已經可以那麼平靜地偷聽『情敵們』的對話。

不,現在已經由對話變成對打了,雖然亞穆塔斯根本動也沒動,蘭爾不太會劍術,所以難以斷定亞穆塔斯半垂著劍半側著身的姿態會不會是什麼特別的起手式,但他的對手古斯希特已經不理會四周的電流拔出了他的劍,兩個人就這樣對峙了起來。

「古斯希特。我再問你一次,你是不是喜歡上安娜貝勒了?」亞穆塔斯不著痕跡的瞄了瞄在遠處躲在樹叢後的蘭爾,他早就知道蘭爾和安娜在這裡,連安娜是怎樣跑著離開的也看得清楚,不知道只有自己心裡慌亂到極點的古斯希特一個。

「你為什麼一定要問我這個問題!」

「因為我要知道答案。如果安娜喜歡你,你卻不喜歡她,在你傷害到她之前我會先解決你。相反,如果你喜歡她,雖然我覺得不太高興但會希望你會比一個騎士更加的重視她愛護她。」

「那你現在又一副想殺我的樣子?」

「剛才,你們吃午餐時那個小魔法師問你,你不回答還要安娜貝勒為你解圍。太難看了!」

「那種狀況叫人怎樣回答!」古斯希特面對亞穆塔斯不解的表情感到十分無力,他禁不住會想,如果換作亞穆塔斯是不是會順道來個莊重的告白?

「那剛剛我問你你也沒回答我。」

「我……」因為他沒有勇氣。

「連自己的心都不可以好好面對,這樣的你可以當好她的騎士嗎?」

「別…別說得你什麼都明白似的!」古斯希特衝上前,像是發洩似的攻向亞穆塔斯,可是亞穆塔斯只是不時側過身,隨意地動了動他手上的長劍就把古斯有特的攻擊住擋下來了。

「我是不明白。人類的生命明明就很短,但卻總是在這些時候浪費時間。」說完,亞穆塔斯帶著電的長劍揮舞了起來,古斯希特勉強的閃過一劍,連忙把魔法劍的防壁張了起來抵擋亞穆塔斯掃過來的電流。

「因為我們害怕!害怕因為一句話不旦得不到更會失去更多!」古斯希特雖然是個很有實力的青年,在騎士團之中現在也只有團長級的人物可以和他平分秋色吧?可是那是以大家同是人類為前提的比較,完全不適用於亞穆塔斯的身上,他一主動出手,古斯希特連迎撃都變得十分吃力。

「那什麼也不說就不會失去嗎?」亞穆塔斯輕鬆的挑走古斯希特的劍,然後伸手抓起他的衣領把他摔了出去,扔的地方偏偏是蘭爾的方向。

「我不知道!」

「明明喜歡也說不出嗎?懦弱的人類。」亞穆塔斯故意勾起一個冷笑,雖然和他本來的形象有一點出入,可是對現在冷靜不下來的古斯有特來說效果就十分好了。

「我是喜歡又怎樣!我說不出口就是懦弱了嗎!」

聽了他這句話,亞穆塔斯又勾起了一開始那個沒溫度的笑容,他收起了長劍,可是他身邊的電流明顯強了很多。他一步步的走近站在樹叢前的古斯希特,然後扔出一個大炸彈。

「如果你一早肯說安娜就不會跑著離開了。讓她這麼難過,是你的錯。」

面對亞穆塔斯的指控古斯希特感到很無奈,明明一開始就是他自人武力脅迫,他算是受害者吧!

而且…亞穆塔斯怪責的論點也……等等……

「你說剛才安娜在這裡?」他終於消化得到句子中的重點了。

「是的。」

「你故意問我的!」知道安娜曾在這裡,古斯希特清楚感到自己看心慌,剛才他沒說什麼會傷害她的說話吧?

「那是我本來就要問的。如果不是安娜在意你跑來找你,我是打算要好好教訓你的。」說到『教訓』這兩字時,亞穆塔斯的目光變得認真起來,發現到這一點的古斯希特立即流了一身冷汗,他的小命是安娜救了的吧!

蘭爾由他躲藏的樹叢後走了出來,自行無視了那個他害怕的存在。亞穆塔斯滿意的看著古斯希特紅了臉的尷尬神情。

蘭爾走到古斯希特的前面,擺出他小貴族趾高氣揚的神態,像是勝利者一指指著高他頭半頭的古斯希特。

「無膽匪類!」第一話,蘭爾就說出了極富侮辱性的詞語。

「你說什麼!」如果是由亞穆塔斯口中說出來,他可能也沒這麼生氣,因為自己生氣也沒用,沒可能打得過他,可是這句話由蘭爾口中說出來就令他更加感到憤怒了,這個小子竟然夠膽這樣說他!

「我說你沒用!連我都有膽子說出來了!就算被拒絕又怎樣!雖然我打不過你!但你害安娜姐哭我也不會放過你!」蘭爾的話令古斯希特沒辦法再反駁。

他輸了…輸給蘭爾了。

「我…」

「你還不去追!」蘭爾氣急敗壞的說,他甚至是想轟個火球出來把古斯希特轟出這個森林。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