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人坐在小客廳中,沉默緊緊籠罩著這四人的身邊,對於這種沉默的等待,擁有悠長生命的龍族兩人十分習慣似的看著遠方,可是身為人類的兩人可沒有他們這麼有耐性,古斯希特和安娜對望了一下,兩人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還是古斯希特先開口了。

「帝國知不知道法克雷特有龍族血統?」這個問題很嚴重,如果帝國知道的話,即使已經相隔了這麼久,但安娜也仍會處於危險之中。

「不清楚。但由法克雷特獨身一輩子來看,他說不定也擔心帝國知道了也說不定,文書上雖沒有記錄,但不能排除一世把這個懷疑留給了子孫,而我們也不希望有我族血脈的孩子被那卑鄙的帝國再度利用了!」茵格蘭姆瞇起眼掩蓋著眼中藏不住的危機目光。

「安娜貝勒。」亞穆塔斯溫柔地拉起安娜的手,一雙金眼輕垂著,古斯希特見到他這模樣心裡感到很不舒服,臉色也立即變得很難看,也令他看漏了茵格蘭姆詭異的笑容。

「怎…怎麼了?」安娜有點不明白現在看狀況,亞穆塔斯怎麼突然就拉著自己的手了?

「既然妳的力量已經覺醒,就讓我在妳身邊保護妳吧!」亞穆塔斯說出了像是誓言的話,對他來說,這是他的真心話,早在第一次見到安娜時,他已經有要守著她的念頭,可是一頭龍無緣無故的待在一個小女孩的身邊,那就等於叫帝國的人好好利用她一樣,所以他才會挑了古斯希特作為自己的契約者,要他代自己好好保護她,雖然結果也是事與願違,但至少最後安娜在一個遠離帝都的地方生活,這也就夠了。

「亞穆塔斯!」古斯希特忍不到沉聲叫了契約者的名字,這令安娜和亞穆塔斯也嚇了一跳,亞穆塔斯放開了安娜的手,才一放開,古斯希特就拖著他走到裡面的小房間去了。

「呵呵!真有趣,亞穆塔斯的契約者是出於妒忌嗎?竟然氣成這樣。」茵格蘭姆玩味的看著安娜不知所措的神情。

「格蘭…他們……」

「沒什麼特別的,同是男人的交流而已。畢竟他們沒見這麼久。」茵格蘭姆亂說一通,不過安娜也不是這麼好騙,她一臉不信的看著他,就是要他說出知道的。

「唉……我沒妳辦法,誰叫妳是西菲爾斯的孫女。我就不尋妳開心了。妳的騎士誤會了。」茵格蘭姆的話中雖然把安娜說成西菲爾斯的孫女兒,他只是懶得去計算在孫女前多加多少個『曾』字,太麻煩了,乾脆當作孫女好了。

「誤會了什麼?」她就是不知道才想問的。

「誤會亞穆塔斯追求妳。」

「請不要說這樣的玩笑!」安娜心一驚,才剛被蘭爾告白,現在又來這樣的玩笑她可受不了。

「是玩笑沒錯,西菲爾斯是亞穆塔斯的妹妹,他對妳自然也是把妳當妹妹了,只是古斯希特他不知道,妳也不要告訴他。」茵格蘭姆把食指擋在嘴前示意安娜不要說。她還沒來得及回應,古斯希特就黑著臉的由房間出來,而亞穆塔斯仍是一臉平靜似的。

而這時外頭傳來敲門的聲音,藍青他們把午餐準備好了,雖然是簡單的烤麵包和村民們提供的蔬菜,和肉乾,但旅行中這已經是不錯的膳食了。

古斯希特稍為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出了小屋,看著他臉色仍是不爽安娜心裡莫明的跳快了幾下,她有點擔心自己會臉紅了。

偷偷的看了看同坐的兩名龍族,見後者沒什麼特別反應,只是搖搖頭表示不吃之後她也到外面去了,剩下兩人在小屋內。

「怎麼了,兩人吵架了?」只有不怕死的茵格蘭姆還敢問。

「沒有。」

「你的契約者不像是呢!」茵格蘭姆玩味的轉頭看著走到外頭仍背對著他們的古斯希特,亞穆塔斯只是不解的挑了挑眉頭。

「嗯。他在生氣。」

「你也真是平靜呀!難道就不想知道他生什麼氣嗎?」

「他想說的話自然會說吧!」亞穆塔斯個人十分尊重古斯希特的個人空間,他在意的是古斯希特和他結契約時許下的承諾,只要古斯希特做得到其他的他也不會過問,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少話又經常沒特別表情的臉可是會讓人誤會他冷血無情。

還是少年時就和他待在一起的古斯希特說不定心靈上受了不少創傷。

「你就是這種性格才會和契約者一直處於這種不冷不熱的關係。」

「茵格蘭姆,請你不要故意說得那麼曖昧好嗎?」亞穆塔斯不滿的看著自己的同族,他的不滿正是因為茵格蘭姆把他這幾年來的煩惱說了出來,他和古斯希特處得並不算太好,兩個人是有一定的默契,可是兩人既不像主從,也不是伙伴,更不是朋友,他們兩個可算是歷史上最糟糕的龍和龍騎士了。

「你和古斯希特處得不好,可憐的安娜貝勒會很傷心的呢!」

「怎麼扯到安娜貝勒身上了?」

「誰叫是你要古斯希特當安娜貝勒的騎士,那他們兩人就注定分不開了,而偏偏你和古斯希特處得不好,是要把她夾在中間嗎?」

「你說到什麼地方去了?」

「一個年輕人怎會這麼輕易的許下誓言發誓守護一個女孩子的呢!亞穆塔斯你不會是活太久了還是太少接觸人類所以都忘記了人類是感情的動物吧?」

「………」

亞穆塔斯呆掉了,他微垂著頭皺著眉好像在苦思這個問題似的,茵格蘭姆覺得很有趣,就是想知道亞穆塔斯想出來古斯希特應該是對安娜有好感後他會有什麼行動,龍族中誰都知道亞穆塔斯最重視他的妹妹,安娜大概也等同他的妹妹吧?

無視同族等著看好戲的目光,亞穆塔斯轉過頭看著屋子外寫意地野餐的眾人,茵格蘭姆不把話說得這麼明白的話可能他還不會注意得到,古斯希特總是趁安娜和別人說話是看著她。這代表什麼,他也沒笨得看不出來。

「喂喂!亞穆塔斯?你可別把你的契約者弄得半死不活呀!」茵格蘭姆看著亞穆塔斯沉下來的臉上掛著一抹笑容,簡直詭異極了,不妙的預感立即爬上他心頭。

「我自有打算。」

「拜託你不要笑成這個樣子…雷元素都集中在一起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