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透進了岩殿的入口,可是在岩殿的四周因為茵格蘭姆施下的魔法的關係,四周仍舊飄蕩著魔法產生的柔和光線。

安娜在大書房的躺椅上爬起來,一醒來她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外面,她一心只記掛著古斯希特的情況。

她在岩殿中央看到和亞穆塔斯站在一起的古斯希特,看到他平安無事地醒了過來,安娜忍不住紅了眼眶跑了上去。

「安娜!為什麼哭了?」古斯有特不知所措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安娜,她那張臉和微腫的眼睛明白地告訴他她不至是現在才哭,昨天她肯定也哭過。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害你受傷的…」說著,勉強忍在眼眶中的眼淚缺堤似的流下來了,看到她這樣子,亞穆塔斯向古斯希特投去威脅的眼神。

「沒有這回事,是我自己也太大意了。不要哭了。」

「幸好你沒事…」安娜也破涕為笑,她本就是高興他沒有事,既是高興的淚水,要收起來比傷心的哭來得容易。

「安娜貝勒,準備一下,等會要回到山谷的村子去了。你們不見了一整天其他人大概會很擔心。」亞穆塔斯瞄了瞄被茵格蘭姆扔在一邊關著的盜賊團首領,少了他,其他盜賊成員大概不再是騎士團的對手,岩殿之外的亂狀大概已經平息得七七八八了。

「是的…格蘭他不在嗎?」安娜在岩殿中找尋著茵格蘭姆那白色的身影,可能到處也看不到。

「格蘭?他允准妳這樣叫嗎?」亞穆塔斯意外的瞠大眼,不太相信他認識的茵格蘭姆這麼輕易就讓人叫他名字的簡稱。

「是的。」

「想不到。他回溪谷一趟……現在回來了。」亞穆塔斯說到一半,他就感應到身後的魔法波動,茵格蘭姆利用傳送魔法回來了。

「情況怎樣?」亞穆塔斯看到一回來的茵格蘭姆立即過去把盜賊的首領抓了過來。

「騎士團大致已經把四散的盜賊抓到了,那個團長的人類似乎很擔心你,不過我阻止他們來找。現在就回去吧!」

「用魔法陣回去?」

「不是。」亞穆塔斯簡短的說了一句。然後一陣銀光閃過,岩殿的空間像是一下子縮小了很多似的,一頭閃著銀白色光澤的巨龍正高高在上的用牠冰藍色的眼睛看到站在岩殿中的人。

「騎著茵格蘭姆回去。」亞穆塔斯把後半的話說完。他說得冷靜,古斯希特的表情也沒太大的改變,畢竟他是亞穆塔斯的契約者,之前可能已經早就騎過了吧?但安娜就不一樣了,龍她只見過一次,這次親眼在眼前這麼近的地方看到一頭巨龍,還要騎上去她真的不會反應。

龍願意讓人騎的嗎?

「如果是安娜貝勒的話,我很樂意。其他的我就免為其難吧!」茵格蘭姆的聲音在空氣中飄盪,沒見牠開口說話,但聲音卻仍震撼內心。這感覺很奇怪,同一把聲音,以龍的姿態說話時有種不怒而威的感覺,任何氣勢在牠面前都會萎縮得像小沙粒一樣。

「有必要騎龍嗎?」古斯希特也有這個疑問,雖然龍的飛行速度也是生物中最快的,但物理上再快也快不過他們用傳送魔法吧?

「茵格蘭姆有他的打算。上去吧!」亞穆塔斯伸手幫安娜爬上茵格蘭姆的背,上面沒有放鞍,龍鱗又滑滑的,安娜有點擔心自己會在飛行時脫自己飛在半空中。

雙手還不知道該抓住龍背上的什麼好的時候,古斯希特和亞穆塔斯都已經翻上了龍背,茵格蘭姆站起身,前爪一把扣著癱在地上盜賊首領。銀白巨龍伸長了脖子低吼了一下,然而牠一揚牠巨大的翅膀,一個輕輕的動作後牠已經飛出了岩殿,以極大的速度向峭壁下俯衝下去。

安娜差點尖叫出來,看到身邊以高速變化的畫面就知道自己以多大的速度飛下去,但打在身上的風卻很溫和,那僅僅是微風的感覺。

「茵格蘭姆用魔法緩和了風的衝擊,否則我們都會活生生被吹走。」亞穆塔斯在龍背上坐得很輕鬆,同是龍族的他自然是不會擔心被吹飛後的事,反正也可以隨時回復原型或是用個飛行魔法來自救。

安娜點點頭,安下心的她開始細看高速後退的風景,茵格蘭姆俯衝到雲彩之下,沒有雲朵的遮掩,清晨的陽光照射到茵格蘭姆銀白的身軀上,每一塊充滿光澤的鱗片都反射著陽光變得閃閃生輝。

「好漂亮。」她坐在龍背上都覺得這麼漂亮了,在下面的人看到一定更加目瞪口呆。

當安娜看到溪谷的小村莊出現在地平線之上時,茵格蘭姆再次發出龍吟,轉眼間他們已經在村莊上空,茵格蘭姆在上空不斷盤旋,直到村莊中的人都被他的嘶鳴嚇得在屋前呆立為止。

「茵…茵格蘭姆大人!」村莊中的精靈們發出驚叫,他們都驚訝於巨此龍的出現,而留在村莊中的騎士們則已經震懾於茵格蘭姆的龍威之下動彈不得。

「那是茵格蘭姆?」藍青等人也驚訝得說不出話,蘭爾更加是完全呆掉了。

「白龍…為什麼……」基安利團長無視自己的傷勢走了上前,天空上閃著晨光的巨龍突然低飛下來,在最接近地面的時間把在龍爪的人扔了在地上。而龍背上的亞穆塔斯也一手抱著安娜,一手抓著古斯希特跳了下來,但真的只有他才有辦法這樣做,茵格蘭姆再低飛,龍背的高度也有好十幾層樓,正常人這樣跳下來恐怕會得重傷。

亞穆塔斯輕輕的著地,他沒特別理會古斯希特有沒有站得穩,只顧著安娜有沒有事,惹來古斯希特一個惡狠狠的眼神。

「古斯!安娜!你們都沒事真的太好了!知不知道我們多擔心。」藍青興高采烈地走上來,和友人拍了拍肩膀之後他看向站在旁邊一聲不響的亞穆塔斯。


「好久不見了。契約者的友人。」亞穆塔斯淡淡地說。

眾人的交談再次被龍鳴打斷,把身上所有負擔都卸下的茵格蘭姆在空中拍著牠巨大的翅膀,牠搧出來的風打痛著眾人的臉,陽光從後照射牠的身上,巨龍將自己固定在空中,長長的脖子轉了一轉俯視著地上的人們。

『帝國的騎士。把你們的罪犯帶回去,別再進入精靈的溪谷!』茵格蘭姆的聲音冷冰冰的,讓聽到的人都不由自主看打了個寒顫。

「偉大的白龍,我們感謝您的幫忙……」基安利團長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向著天空中的巨龍恭敬的說。

『閉嘴!人類。把人類的紛爭帶進我的溪谷簡直罪無可恕!』巨龍的怒鳴響徹天際,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劃過幾道閃電。和閃著陽光的感覺不同,閃電的白光打在龍鱗上,令天上的巨物覆上一種森冷的感覺。

『三天之內給我離開!』巨龍盯著地上的基安利,後者因這個眼神流了一身冷汗,雖然巨龍開出的三天限期太過緊迫,但他卻沒辦法反駁甚至是討價還價,默默地點了點頭之後,巨龍像是滿意了似的揚了揚翅膀向山脈飛了過去。

巨龍離去之後精靈們都在竊竊私語,而騎士們則還沒有辦法由茵格蘭姆的震懾中回過神。

對於古斯希特的友人,亞穆塔斯還算友善,在茵格蘭姆故意的威嚇下,蘭爾和白月已經刷白了臉色,只有芙莉娜和藍青還勉強可以支持得住。

精靈們很快又回復到像平時一樣,當中有一個領頭的女精靈走到基安利跟前。

「帝國的騎士團長,白銀之主生氣了,請你緊守三天的限期離開溪谷。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可以跟我們說我們都會盡力幫忙。」精靈們似乎也有點同情騎士們必須三天內撤出一事,他們當中有不少傷員,而且他們大多失去了自己的坐騎。

可是這個溪谷的主人,精靈們尊稱為白銀之主的巨龍下達的要求是絕不可以違逆的,精靈們也是依靠著巨龍的守護才能不受外侵地生活在森林之內,白銀之主的要求,他們絕對會執行。

而且對於盜賊團引發的火災等事亦真的刺激到部份精靈排外的心,精靈的天性再怎麼熱愛和平,始終也是會有限度的。

「我明白的。」基安利團長硬著頭皮的說,雖然三天內離開是趕了一點,但他們也的確沒太多時間待在這裡,他們必須盡快回帝都覆命。

能完成任務就好,他已經很滿足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