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上不尋常聚集的烏雲引起了茵格蘭姆的注意,那個強烈的魔法波動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走出小屋,看到本應在村子中走動的精靈和負傷的騎士們都看得呆在原地。除了令人不安的雷鳴之外,烏雲間中落下的落雷更是大得嚇人,他們心中都懷疑是盜賊首領的作為。

茵格蘭姆沉下了臉色,在眾人都注意著天空的狀況之際他利用轉送魔法離開了村莊。

來到烏雲聚集的正下方,再看到地上的魔法陣,茵格蘭姆皺了皺眉。

他沒理會不遠處被雷轟得冒煙的盜賊首領踏進已經繪成正發出淡淡銀光的魔法陣內。他並沒有像首領之前一樣感到沉重的壓力,他十分輕鬆的就走到了魔法陣的中心。

在魔法陣中心的安娜坐在地上抱著沒有反應的古斯希特,臉上掛著的淚痕沒有乾。茵格蘭姆無言的察看了一下倒地的古斯希特,然後看看安娜。

「安娜貝勒。發生了什麼事?」

「古斯希特他被有毒的匕首刺中了…我…我……」安娜的聲音很慌張,看到認識的人出現在面前她強壓下的不安爆發開來,話都變得結結巴巴說不完整了。

「這個魔法妳沒辦法維持太久的。我有辦法救活他,現在妳把魔法都撤掉。」茵格蘭姆細想了一下,還是把已經半死的首領也拖了過來。

安娜費了一點時間才能平息自己體力騷動著的魔力,地上和天空中的魔法撤下後,茵格蘭姆就把他們傳送到一座白色岩石建成的岩殿之中。

這個岩殿是把山中心挖空建成的,支撐整個空間的柱子和牆壁上的雕刻全都是利用這個岩洞內原有的岩石,沒有窗戶的這個岩殿內部仍像是有陽光一樣明亮。

但這一切的奇異都沒有吸引安娜的注意力,她緊跟在茵格蘭姆的身後,像是深怕少了一步就會跟丟一樣。

茵格蘭姆看似纖細的手臂抱著古斯希特走到岩殿的深處把他放到一堆軟綿綿的墊子堆中。然後他像是記起了什麼似的回頭揚一揚手,被扔在岩殿一角的盜賊首領就被一個冰牢困住。

茵格蘭姆把插在古斯希特身上的匕首拔掉,黑紅色的鮮血流了出來。茵格蘭姆皺了皺眉,修長的手指在他的傷口上繞了個圈,然後古斯希特的傷口就消失了。不像是神官用神聖魔法的感覺,看過亞克斯使用時明明就會金光閃閃的,那些金光正正就是神聖魔法的最大特點。

「我們龍族之所以會位於萬物的頂端除了因為我們本身已已代表生命和力量之源,也是因為我們一族能利用魔法自由地操縱時間和空間。要將特定對象的時間固定,撥前或撥後對我們來說都是簡單的事,剛剛妳在地上刻畫出來的就是時間魔法的一種。是本能之一吧!我想妳連怎樣使用也沒弄清已經把古斯希特的時間停住。幸好如此,否則他就沒救了。」

「那是時間魔法?」安娜知道自己懂得這個魔法,因為看著茵格蘭姆的動作,她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是那些閃過腦海的記憶吧?

「雖說是時間魔法,但也只是取巧地把發生了的結果倒回去,他是被刺到了,這個事實沒辦法消失,只是我把傷口的狀況倒回沒受傷之前而已。傷口消失了,可是失血之類的問題並沒有因為這個魔法而變成沒發生過,所以他一時半刻還醒不了。」

「我想我大概明白吧……」怎樣都好,只要古斯希特沒事。

「不過安娜貝勒。妳得要注意千萬不要在人前使用這魔法。讓人知道妳竟然會懂得這樣的魔法的話就會很麻煩。」茵格蘭姆不知什麼時候找了一個小瓶子出來,托起古斯希特的頭就這樣灌進去了,他沒忘記匕首是有毒的。

「可以告訴我嗎?我到底……」安娜見茵格蘭姆像是已經料理完古斯希特的傷勢之後,她坐到古斯希特的身邊,看到他的呼吸回復平靜,她才放得下心。

「先等等……有客人。」茵格蘭姆看了看岩殿像是入口的地方,他把安娜拉到一旁的同時,岩殿的一大片空間平空出現了一個藍色的魔法陣,一陣藍光閃過,一個沉著臉色的男子出現在他們面前。

「古斯希特!」男子第一時間走到古斯希特旁邊,見他平安無事立即鬆了一口氣。

「好久不見了,亞穆塔斯。自己的契約者身陷險境,你也未免出現得太慢了。」茵格蘭姆笑著上前,而原本背著他的男人也緩緩的轉過身來。

那人比安娜印象中的頭髮長度變得更長,那雙金色的眼睛仍是一樣神秘。

「你救了他我不得不說聲多謝。」亞穆塔斯向茵格蘭姆笑了一個。

「那你應該多謝的是她。」茵格蘭姆側過身,讓亞穆塔斯看到在他身後的安娜。安娜也同樣不知所措的看著他。

自己上一次見過這個人已經是自己小時候的事,現在再次看到同一張臉,自己是有點高興的。同時如果亞穆塔斯已經不記得她的話,她又會覺得失望。

「安娜貝勒?……茵格蘭姆!封印是你解開的嗎?」亞穆塔斯有點意外的看著安娜,剛剛他就沒感覺到安娜的存在,一定是茵格蘭姆故意把她隱藏起來。

「是的。」茵格蘭姆早已經知道亞穆塔斯會生氣,一早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為什麼?」亞穆塔斯微慍的看著茵格蘭姆。

「她知道一切的話更能保護自己不是嗎?」

「如果是那麼簡單的事,西菲爾斯就不用設下這個封印了。」

「那讓她什麼也不知道卻步入危險又是好事嗎?」

「你說的我不能否認……」沉下了臉,亞穆塔斯明白自己沒辦法反駁茵格蘭姆的話,但也不等於他同意了。

「那不就可以了?」茵格蘭姆拍了拍亞穆塔斯的肩膀,換來了亞穆塔斯的一個白眼。

亞穆塔斯走到了安娜的面前,伸手用指背掃過了她的臉頰,然後執起她的手親了一下手背。

「妳長大了很多。已經是個淑女了。」亞穆塔斯仍是一身古風的貴族長衫打扮,絲毫沒有改變的金眸和藍黑色的頭髮,看到這真真正正也再是模糊的印象,也不是遙遠的記憶,而是真真實實的站在自己面前。安娜忍不住眼淚又再次流下來了。

「安娜貝勒?怎麼了?」亞穆塔斯不解的伸手替她抹掉眼淚。

「古斯希特他……他……在我面前……」親眼看著他倒下去,親身感覺到他越來越弱的氣息,那時的不安﹑驚慌是她長這麼大都沒有試過的,即使茵格蘭姆說古斯希特已經沒事了,但是她還是有點半信半疑,對她來說茵格蘭姆仍是半個陌生人,遠遠不比亞穆塔斯這個早就印在她記憶中的人來得親切,看到亞穆塔斯就在自己面前,那沒來由的深刻親切感令她的眼淚像缺堤般流了下來。

「他沒事。」亞穆塔斯肯定地說。

「不過……」

「作為妳的騎士,為妳受傷也是應該的。」對於亞穆塔斯的話,安娜接不上話來。不過她決定一定要問清楚亞穆塔斯和茵格蘭姆。她…到底是什麼人?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