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什麼要現在這一刻跑到山上去見他?她不太清楚。只是當自己記起那天的事之後,她覺得這個人在自己的心裡所佔的地位多了。令她想立即見到他,想問他那天的事,她想知更多更多。亞穆塔斯,她也很想再見到他。

『不可以…!』

一把像是女聲似的聲音在心底響起,隨著聲音響起,安娜突然覺得一陣暈眩。

『不要把傳承的記憶翻出來。忘了吧!像之前那像忘了吧!記起來什麼好處也沒有。』

不要!安娜在心裡大叫。如果又要像是之前一樣把應該要記得應該要知道的事忘了的話,她寧願什麼也記得!安娜奮力支撐著自己的精神,沒讓那個暈眩的感覺支配了她。

細碎的記憶像是打碎了的玻璃一樣亂散在地上,閃過她腦海的片段她不知道次序,只知道有大量的訊息不停在腦海旋轉。不知道的人的記憶,大量複雜的魔法咒文,感覺就像自己使用那個魔法無效化的咒文時一樣,那個魔法大概就是那個聲音所說的傳承下來的記憶吧?

扶著額頭,暈眩的感覺是有點退過去了,但是眼前的視界卻還有一點不清楚,靠在樹幹上稍微休息了一會,待狀態回復正常時她感應了一下四周的魔法元素,奇怪的是這次她感知的範圍大上了很多,一下子她就找到異常的火元素流動了。

現在沒有時間深究為什麼會這樣,只是她感覺得到的火元素聚集得多得可怕,如果被發動成魔法的話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想到這裡,安娜加快了腳步往山上跑去,可是同時一個強烈的爆炸在山上發生,爆炸所產生的爆風差點把安娜吹飛,幸好她及時使出了風系魔法做了個屏障保護自己。可是看到身邊的大樹被吹到,原本翠綠的樹林一下子被火紅支配,安娜嘗試把風的障壁固定在自己身邊往爆炸現場走去,再用了一個飄浮術,既然有明確的目標,直接飛過去比在樹林中找快得多。

很快她就看到爆炸中心的兩人,古斯希特手持的劍閃著微微的銀光,相反他的對手應該是盜賊團首領的男人手上的劍卻像是凝固了的熔岩那樣火紅,那柄劍燃燒著四周的空氣,熱氣源源不絕的冒起。

安娜看到古斯希特勉強的站著,肩上被砍出了一道血口。安娜嚇了一跳,難道那個首領的劍術這麼厲害嗎?

在遠一點的地方降落,安娜正考慮著怎樣才不會加重古斯希特的負擔,盜賊首領再揮著火紅的魔法劍,一列火球隨即襲向古斯希特,面對高熱的火球,古斯希特冷靜地把他僅餘的魔力集中在自己的劍上,一個堅固的防禦結界立即覆在古斯希特的周邊。可是擋下這個攻擊之後,古斯希特單膝跪了在地上。

「看來你的魔力已經所餘無幾了呢?難得看到和我手上這柄同等級的魔法劍,可是劍的主人卻沒有很強的魔力呢!簡直得物無所用。」盜賊首領嘴角勾起了一道勝利的笑容。

「我也沒想到盜賊團的首領竟然是個難得的魔法劍士,怪不得騎士團不是你的對手,就算贏得過你的劍術,也擋不了你的魔法攻擊。」古斯希特定睛看著這個強悍的對手,他會落得如此狼狽也是拜他的魔法攻所賜,對方可以用本身的魔法攻擊他,也可以用魔法劍附有的魔法,再配合他的劍術,古斯希特想全身而回的確有難度。

現在他的魔力的消耗己到了底線,身上的傷也影響他的行動,面對下一次的攻擊,古斯希特沒有信心可以再擋一次。

「殺了你是可惜,可以我很想得到你那柄劍!」首領揚起他火紅的劍一掃,這次不是火球而是火柱由地底冒出。這是高階火系魔法的火龍,被那幾道火柱纏上的話就只有化為灰燼一途了。

只能孤注一擲把最後的魔力用掉了,古斯希特緊握劍柄,這種程度的火系魔法已經不只是魔法劍本身的效果,這個魔法劍士大概是將魔法劍代替魔杖使用,所以火系的魔法被增幅了!

古斯希特咬了咬牙。心想這次不會被燒死在這裡吧?還是得用最後殺著……

在他還想著對應方法之時,和火龍相反屬性的水柱由森林湧向盜賊的首領,火和水柱糾纏在一起產生了大量的蒸氣。這爆開來的蒸氣和烈焰一樣可以做成重傷,心想這次避無可避時,卻發現自己身邊吹起了一道清涼的風。

「幸好來得及了。」安娜由樹林中跑到古斯希特的身邊,後者雙眼睜得大大的。

「安娜!妳怎麼……妳一個人來的?」古斯希特不可置信的看著安娜,除了不可置信之外,他的表情還看得出有點難為情。

「是我自己一個人過來的,不過剛才在途中看到了藍青。那個人是?」

「就是騎士們的目標。想不到連我也沒他的辦法,我還沒能獨當一面呀!」

「他是魔法師……那掩護交給我辦吧!」安娜看了看蒸氣後面的人影,在水柱和火龍都相相消失了的現在,現在也只有他們三人還有被燒過東歪西倒的樹木。

「等等!安娜!他的實力並不普通!」

「我知道,但是我可以用魔法拖一下。」

古斯希特擔心的看著安娜的側臉,她一看就知道那是心情不好的皺著眉頭,只是古斯希特還看得到她眼底隱約閃過的銀光。這抹銀光令他心頭一緊。

盜賊團的首領緩步由蒸氣中走過來,安娜站起身,把腰間的劍拔了出來,雷迅不及掩耳之下擋住了對方一劍,可是安娜手中的劍不及對方魔法劍的銳利,擋成了兩截落在一邊。

「小妞。連像樣的武器也沒有就想擋著本大爺嗎?」盜賊首領瞧不起人似的把劍單手擱在肩上,他的表情更是完全不把安娜看在眼內。

「……」安娜放下了手上的斷劍看著那個男人。她感到十分憤怒,這個男人明明就是個盜賊,以奪取別人財產為生的不法之徒,義賊還好,但這個人明顯地不是那麼風高亮節的人。

一路下來他利用這柄劍傷害了眾多的騎士,還有把這樹林燒成這個樣子。沒可能原諒他!

看了看四周的環境,這裡距離剛才和薩芬羅分開的地方並不是太遠的距離,剛才的爆炸一定吸引了在山上搜捕盜賊和騎士,首領的位置人可說是完全曝露。

不過她現在卻不是只想把他繩之以法,看到一身血污的古斯希特,她就生氣了。

「安娜!別亂來!沒有劍妳沒可能和他打的,我的劍有契約,給了妳也用不了它的附帶效果,妳退後,在後方支援我就可以了!」看到安娜的劍折斷時古斯希特心一緊,連忙撐起身拉住安娜。

「不。劍的話我有。」安娜轉過頭對古斯希特笑了笑,然後她的手上出現了一把銀色細劍。那柄芙莉娜送給她作為老師給她的見面禮。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